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十一章 希望你们主动和解

第二十一章 希望你们主动和解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4  |  更新时间:

第二十一章 希望你们主动和解

简臻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随后想到自己之前都没有跟他说过这些,有些忐忑地解释:“我不是有意隐瞒……”

“那是无意?”

简臻羞愧地低下头,“对不起。”

秦聿不想去猜测她的心路历程,“你最好考虑清楚刚才的选择——”

简臻嘴唇动了动,鼓起勇气,“我想请你继续代理……”

“简小姐。”秦聿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眸看她,“信任只有一次。”

简臻握了握拳,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简臻跟高又琳签约后,明面上作为编剧,暗地里为高又琳提供创意以及原创成品,高又琳买断了她所有的作品,不允许她公开发表任何个人名义的作品。

迄今为止,高又琳工作室出品的作品中,有一半出自简臻之手,而这些作品都挂在高又琳名下,要知道在编剧行业里,默认作品的骨架和灵魂由谁提供,谁就是真正的编剧,台词、文字和情节不是最重要的。最终,简臻的这些创意都成了高又琳才女名声的基石。

高又琳还算厚道,给的钱不少,几个同事年龄相近,虽然性格各异,资历也不同,不过简臻没什么野心,不争不抢,跟同事相处还算融洽,工作环境单纯,如果不是闹掰的话,简臻会继续做高又琳的影子。

她们闹掰的原因正是为了《韶光正好》,简臻知道高又琳不想让自己的存在公开,在创作这部作品前曾经问过高又琳,说她下一部作品想独立署名,高又琳态度很坚决,又是威逼利诱,又是动之以情,总之就是不让她署名。

谁也没想到,一向听话的简臻毅然出走。

简臻出走后,高又琳或许是担心简臻继续混编剧圈,以后会被人发觉端倪,便不遗余力抹黑简臻,大骂简臻忘恩负义,其实简臻离开后压根没有打算继续做编剧,而是捡起了自己很久以前的笔名,开始连载新作。

她是有一天突然被举报抄袭,才知道高又琳的新剧跟自己的新作几乎如出一辙,铺天盖地的宣传中,署名的编剧,除了高又琳这个总编剧,还有工作室其他3个编剧。

她曾想质问高又琳,但高又琳拉黑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同事们也切断了联系,直到开庭都不曾联系上。

“《韶光正好》是你离开工作室前创作,还是离开之后?”秦聿问。

“离开前有的构思,离开后才开始创作。”简臻苦笑,她不精明,但也不傻,不然也不会先试探高又琳允不允许自己署名。

“但被告的三个证人证明,《你是我的好时光》是去年初已有的创作计划,以影视剧的制作周期来看,《你是我的好时光》的确可能在你离开前就开始创作,两者相似度很高,我们可以说是高又琳抄袭你,高又琳也可以说是你离开前参与过《你是我的好时光》创作抄袭她。”

“我没有抄袭。”简臻说到这里又闭上了嘴,秦聿也不催她,只是看着她,过了许久,才听她艰难道:“因为这个故事,是我的个人经历,故事里被凌辱的女主角……就是我……那年我差点死了,后来遇到了很多好心人,他们帮助我走了出来,鼓励我考大学,他们很多人已经联系不到,或许早就忘记了自己曾经帮助过一个不幸的女孩吧,可是我没忘,我想写出来,其他故事我都可以给出去,这个我不想给……”

办公室寂静无声,悲伤悄然蔓延。

“抱歉。”秦聿说了声。

简臻摇头,低声问:“你还想知道什么?”

“暂时没有,我让陶霖送你回去。”说罢,秦聿按了内线跟陶霖说了声,最后说道:“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也不要私下跟高又琳一方任何人见面或谈话,如有必要,最好先告诉我,随时保持联系。”

简臻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等陶霖回来,秦聿直接去了城南的金鳞会所。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赵思雨好奇地打量四周,她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找人。”

说了等于没说。赵思雨暗暗吐槽。

十里春风包厢里,高又琳举起酒杯,笑吟吟说道:“来,我敬李律师一杯,感谢李律师今天在庭上的精彩辩论,这么快就胜利在望,真不愧是S市的一流大律师。”

想起秦聿在法庭上当场黑脸,李逸寒憋在心中的一口气吐了出去,笑容里多了几分畅快:“可别叫我什么大律师,今天主要是三位证人慷慨作证,不然也没有这么容易取得优势。”

其他三人纷纷举杯,“李律师客气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惊叫,门突然被大力推开,巨大的动静让包厢里的人同时望过去,下一刻就看到秦聿那张极具辨识度的脸带着浮冰碎雪的气势汹汹而来。

赵思雨小跑着有些匆忙地跟在后面,看到包厢里的人顿时愣住,原来他们是来找被告一行人的,不过秦聿来找他们干什么?想庭外和解吗?

包厢里的人也对秦聿的到来十分诧异,李逸寒最先反应过来,他的想法跟赵思雨差不多,目前的局面对原告很不利,最好的办法就是庭外和解。

他挑了挑眉,“这不是秦律师嘛,稀客稀客,不知道你不请自来有何贵干?”

秦聿扫了眼包厢里的情形,最后目光落回到李逸寒身上,“庆功?你觉得自己一定会赢?”

李逸寒后背一寒,顿时想起上次自己原本胜券在握,最后硬是让这家伙给推翻了证据,在阴沟里栽了跟头。

难道这家伙又掌握了新线索?

他警惕地打量秦聿,“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陶霖极有眼色地拉了一张椅子,秦聿很自然坐下,一双大长腿随意交叠,看起来比包厢里的几人还自在。“高女士,你和简小姐的事她已经全部告诉我,看在你曾经帮助过她的份上,我方不想做绝,希望你主动和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