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十三章 针对性策反

第二十三章 针对性策反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85  |  更新时间:

第二十三章 针对性策反

“你引诱证人翻供?”赵思雨早就想说话,虽然秦聿没有明说,但话里话外都是让证人不利于高又琳,这有点颠覆她的认知,秦聿这算不算是威逼利诱里面的利诱?

能这样做吗?

“我没有强迫他。”

“可是你给了他选择。”

“选不选择是他的责任。”秦聿很冷漠。

赵思雨觉得秦聿就是个魔鬼,引诱人放大心中欲望的魔鬼,可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己方的胜利……

突然,她明白了秦聿刚才为什么去会所,说那么一番冠冕堂皇的话,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劝证人良心发现,而是试探证人对于作伪证的真实心理。

他试出来了。

于是他开始了针对性策反证人。

郑炜有能力有野心,高又琳发掘了他,有恩于他,可那是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现在高又琳成为了挡在他往上爬的阻碍,无可避免的,他对工作室或者说对高又琳产生了不满,于是秦聿给了他一个可以放飞野心的机会。

那么剩下两个证人呢?他要如何对付他们?

将赵思雨送回家,陶霖开车送秦聿回住处。

“前面那辆车有点眼熟。”车开到小区附近,陶霖看着前面那辆红色的车好像哪里见过,再一看车牌,“那不是姜法官的车吗?她也住这里?”

这个别墅区环境极好,各种设施和安保都是一流,秦聿很挑剔,来S市之前找了很久才看上这个地方,但就一个字,贵。为了买这里的房子,秦聿把身家都投了进去,而且还是托了人情才买到的。

要陶霖说,他更愿意去买两套大平层,一套自住,一套投资,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不是?也就秦大律师这种随心所欲的光棍大少爷才会为了住好点花光积蓄。

姜芮书的车停在小区门口一会儿,横栏自动打开,徐徐开了进去。

“姜法官还真住这里,这两个月怎么没见过她……”陶霖嘀咕,她那辆昂克赛拉就十来万吧,落地价不到十五万,一点也看不出家境这么好。不过转念一想,姜法官也不一定住这里,这个点,说不得是来找男朋友的呢。

姜法官看着年纪轻,不过能当主审法官,肯定不是小新人,谈恋爱了也正常。

陶霖猜着,前面姜芮书的车开进了左边的停车场车道,消失在夜色里。

第二天,赵思雨带着纠结和莫名的期待来到律所,想知道秦聿怎么对付其他两个证人,但秦聿连着几天都没有动作。

这些天,他们对第一个出庭作证的证人,也就是张文奇做了详细的调查了解。

张文奇在工作室一人之下,高又琳十分器重他,不但让他统筹工作室诸多工作,还经常带他露脸,可以说是工作室仅次于高又琳有头有脸的人,但论起专业能力,他是几个编剧里最弱的,也就是说,抱紧高又琳的大腿才是正确方针。

这样的人,若没有更大的利益,绝对不会背叛高又琳。

“这个张文奇完全找不到入手的地方,实在不行就放弃他,只要争取到另外两个证人,我们的胜率也很大。”赵思雨道。

陶霖摇头,以他的了解,秦聿不会满足于不确定的胜率。

秦聿十指交叉,垂眸沉思了一会儿,很快有了决断:“去见张文奇。”

张文奇有个交往多年的女友,两人住在一起,陶霖之前为了套消息假称是某投资方,加过张文奇的微信,见他朋友圈说今天在家,便直接驱车去了张文奇的住处。

车刚开到张文奇居住的公寓楼下,两人正要下车,突然见张文奇跟一个年轻女子走出来,两人牵着手,神态亲昵。

走到出口,女子垫脚亲了亲张文奇,又不舍地抱了抱,独自离开。

秦聿半降下车窗,看着难分难舍的两人,“一个男人而立之年,事业有成,经济稳定,女友交往多年感情稳定,无结婚意向有几种可能?”

“要么不婚,要么渣男。”陶霖翻看朋友圈,“张文奇女朋友昨天去国外出差了。”

秦聿推门下车。

张文奇似有所感,扭头一看,顿时脸色一变。

半小时后,秦聿再次回到车上,陶霖问:“谈妥了?”

“嗯。”

陶霖打了个口哨,打道回府。

回到律所,简臻也过来了,秦聿让她去见林茵。

第二天,简臻来到律所,说林茵答应开庭当天说出实情。

针对林茵的策略很简单,简臻对林茵有恩,林茵作伪证本就心虚,她之前躲着简臻未尝不是这个原因,只要简臻见到她,亲自求她,她很难拒绝简臻。

赵思雨不可思议地看着秦聿,被告的三个证人竟然都被他策反了。

不是一个证人,而是三个。

竟然,都策反了……

律师有取证的权利,秦聿说服证人说出实情没有违反规定,也符合委托人的利益,可他的手段并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仿佛是对的,又仿佛不对。

赵思雨感觉自己的认识陷入了分裂……

二次开庭,申请旁听的人员依旧超出允许人数,法院不得不再次抽签。

这次申请旁听的媒体也更加大牌,除了省台省报,还有官媒也来了。开庭前,副院长和庭长都特地来叮嘱姜芮书,让她务必谨慎。

其实姜芮书觉得这个案子审理下来不算复杂,只不过因为关注度高,院里有些压力,怕庭审出纰漏引起舆论争议,君不见一些法官因为一时言语不当就被挂到网上,成为公检法的不良代表,常年享受鞭尸待遇。

姜芮书自然不想享受这个待遇,开庭前将案情理了又理。

目前案情对本诉原告不利,被告有三个证人在手,原告想反驳被告,必须拿出新证据,证明原告没有抄袭。

可是直到开庭前,法庭没有收到本诉原告方提交新证据或申请证人出庭,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新证据。

但是想到原告的代理律师,姜芮书觉得这场庭审没那么简单,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些期待……

上午九点二十,距离开庭还有十分钟。

“郑炜没来,不回信息,也不接电话。”赵思雨握着手机,压低声音说道。

“他不会来。”秦聿一点也不意外。

郑炜这人最会趋利避害,让他出庭指证高又琳难度比说服张文奇还大,他不会明目张胆得罪高又琳,但他乐见高又琳倒霉,所以,二次开庭他不会来。

三个证人去其一。

对原告来说,他不发挥作用,就是在发挥作用。

“啊?”赵思雨略一想明白过来,不由担心,“那另外两个证人……”

“没事。”秦聿看着对面,眸色暗了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