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十七章 女装大佬

第二十七章 女装大佬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5  |  更新时间:

第二十七章 女装大佬

天气越来越热,才上午八九点,阳光已经有了灼热感。

赵思雨满头大汗推开律所的玻璃门,冷气迎面扑来,她长长地吐了口气,又深深地吸了口气,凉爽的空气进入肺部,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来这么早?”陶霖路过跟她打了声招呼。

“天越来越热,来早点没那么热,秦律师也来了?”

“没有,没事他从来不会提前来律所。另外——”陶霖说着指了指自己眼睛,“眼妆花了。”

“啊?”赵思雨手忙脚乱掏出化妆镜,还真有点晕妆了。

“以后你还是打车来上班吧,出这么多汗妆容易花,碰到客户上门不大好看,要是让秦哥看到你脱妆的样子,他会让你原地洗脸。”素颜威胁可不是每个女人能承受的。

“我倒是想呢,可是我住的地方打车过来很贵。”实习律师没法独立接案子,能拿到的钱自然也少,每天打车对她来说负担太重。

陶霖摸了摸下巴,“给你推荐一个定妆神器。”

“你还懂这些?”

“略懂。”

“不贵吧?”赵思雨露出穷逼属性。

“NYX定妆喷雾,85左右。”

“你用过?”赵思雨打量他,试图发现化妆的痕迹,这年头化妆的男人也不少。

“没有,但我知道。”陶霖一脸高深莫测。

两人正说着,玻璃门突然从外推开,一个身着长风衣,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头戴鸭舌帽,帽檐严得很低的人走进来。

大热天做这种打扮实在太怪异了,赵思雨吃了一惊,陶霖见多识广比较冷静,打量了一下那人,“这位……先生?”

那人闷闷地嗯了声,微抬起头,帽檐下露出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声音低沉:“听说你们这里有个厉害的律师?”

原来是来找律师的。陶霖一笑,“我们这里的律师业务能力都很强,不知你想找哪位?”

“你们什么案子都敢接?”

“我们承接各种案子。”

男人目光闪烁,突然抬头,哗一下敞开风衣,露出里面的着装。

只见男人脸上化了个大浓妆,高挑眉,烟熏妆,烈焰红唇,里面穿的是一条性感吊带连衣长裙,定睛一看,他里面竟然还穿了bra!再往下看,没意外地看到了高跟鞋。

陶霖和赵思雨嘴里能塞下鸡蛋,几近石化。

“女、女装大佬……”赵思雨活这么大,第一次近距离见到活的女装大佬,不同于网上精致的女装大佬,眼前这位粗狂得辣眼睛。

男人阴恻恻地盯着他们,恶狠狠道:“我这样的人,你们敢不敢接委托?!”

陶霖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礼貌而不是尴尬的微笑,“先生里边请。”

秦聿刚到律所就听陶霖说有个委托人在会议室等自己。

“指定委托?”秦聿问。

“没有,对方说要最厉害的律师。”陶霖给他一个“你懂的”眼神。

“什么委托?”

“没说,一定要跟律师面谈。”陶霖提醒,“这人是个女装大佬。”

秦聿回头看他,“什么人?”

“女装大佬,就是穿女装的男人。”

秦聿没再问,到了会议室直接推开门,接着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正背对着自己。

听到声响,对方转过身,秦聿就看到了他挂在身上的吊带裙,由于身材略肥胖,他的胸部肉很多,bra居然挺合身,嗯,还蛮大的。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姜芮书……

秦聿看着他,“异装癖?”

男人抬起头,目光直直地看着他,“好看吗?”

秦聿关上门,就近拉了张椅子坐下,“恕我无法欣赏,不过你看起来很自信。”

不咸不淡的语气,男人的脸色却放松了些,因为他没在秦聿眼里看到异色,“听说你从来没输过,我想请你打一场官司,只能赢不能输。”

秦聿靠着椅背,“知道我的收费标准吗?”

“知道,希望你的贵能配得上你的能力。”

秦聿深深看他一眼,给陶霖打了个电话,“拿合约过来。”

“今天要开庭的劳动纠纷案,刚刚被告提出调解,原告那边表示愿意调解。”姜芮书刚到办公室,刘一丹就告诉她案子出现了变动。

姜芮书灌了一口凉茶,心说这天气简直要让人自燃了,“庭外调解?那倒省不少事,他们人到了吗?”

“都到了。”

“安排他们去调解室,我十分钟后过去。”

翻出劳动纠纷的案卷,姜芮书飞快浏览了一下起诉状,确定无误后,起身去调解室。

推开调解室的门,姜芮书一眼就看到了熟人。

这次原告的代理律师是秦聿,没想到案子又落到了她手上,真是微妙的缘分。

不过对她来说,到了这里就只案子相关人士,秦聿也好,别人也好,都只是一个代号。

起诉状中,原告起诉自己的工作单位非法解雇,对于这类劳动纠纷,原告一般就要求经济赔偿,区别在于金额的多少,但这个原告的诉求有点特别,他要求单位让他回去继续工作。

她看了看秦聿,难道他不知道这种要求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用人单位既然开除了原告,就是不想再要他这个人,宁愿多赔点钱也不一定乐意他再回去。

“葛先生,你明确自己的诉讼请求了吗?”姜芮书问了下。

“明确。”原告葛毅肯定道。

姜芮书看向秦聿,眼神很明显:这种诉讼请求你觉得我能答应你们吗?

她都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个假秦聿。

秦聿毫无波动,还重复了一遍:“我方诉讼请求与起诉状一致。”

行吧,看你们能说出什么花来。姜芮书转头问被告,“陈先生,你们清楚葛先生的诉讼请求吗?”

被告来的人是单位代表,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头有点秃,戴了副黑框眼镜,眉心有抬头纹,他一直双手环臂,看都不看葛毅一眼,偶尔还露出鄙夷的神情,一看这人的模样,姜芮书就觉得原告的诉讼请求难以达成。

被告代表没有说话,他的律师代为开口:“在解雇程序上,我们没有不规范的地方,是葛先生给单位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才会被解雇,不过出于人道主义,我们愿意一次性给予葛先生2万元补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