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十一章 给你立个人设

第三十一章 给你立个人设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

第三十一章 给你立个人设

秦聿没有否认,接着话题继续问下去:“阿姨,您认识葛毅多久了?”

“那可久了,二三十年都有了,不说看着他长大的,但他工作成家我是看着的,还有他家宝儿就是我看着长大的。”

“您家跟他家关系好吗?”

“好啊,怎么不好?都是老邻居了,葛毅两口子都是热心人,在我们这一片就没有关系不好的人。”老太太凑过来小声问,“你是不是葛毅单位的领导呀?来这里考察他的?”

这老太太还挺敏锐。

秦聿笑而不语。

老太太更加认定他就是葛毅的领导,来这里说不定就是考察葛毅的,也难怪他一来,葛毅家里就不方便,很可能是要布置布置家里再迎接他进屋。

心里这么认定,老太太的话更多了,“我家跟他家做了二十几年邻居,可以说除了他自家人,没有人再比我了解他,葛毅啊,打小就是个好孩子,可惜成绩不大好,勉强上了高中,后来没考上大学,他就去学了修车,后来好像又去学了修机器,再后来进了现在的单位才算真正稳定下来。他手艺多,平时经常帮这个帮那个,要是家里儿女不在家,他就帮忙照看老人,性格也好,平时谁闹点矛盾,他也不放在心上,人也仗义,哪家有困难能帮就帮,你要是巷子里问问,很多人叫他哥的。”

老太太嘴里的葛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感动中国人物。

秦聿露出怀疑的神色,“葛毅这么好?”

见他不相信,老太太故意板着脸,“不信你去巷子里问问,没人不说葛毅好的。”

秦聿点点头,“那我可要好好问问。”随后问起老太太家里的情况。

“我们家两个儿子,平时就我和老头子在家,他们都去外地工作了,幸亏葛毅他们家平时照顾我们两个老家伙,要不然有个头痛脑热都不知道怎么办。”

说着又扯到了葛毅身上,生怕他不知道葛毅有多好。

秦聿笑。

老太太哎哟一声,“小伙子笑起来不得了,我要是年轻个几十岁,肯定追你,就没我家老头什么事了。”

秦聿马上收了笑容。

这时,葛毅从屋里出来,眼睛有点红,见秦聿在跟老太太聊天,头没抬起来,“秦先生。”

“谈好了?”秦聿问。

葛毅点点头,“里面说。”

“葛毅,好好招待你领导啊。”老太太叮嘱。

领导?葛毅一脸疑惑,秦律师什么时候成他领导了?虽然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不过这其中肯定是秦律师有什么用意,于是没有问出来。

“秦律师,你能保证赢吗?”葛毅再次问了这个问题。

“我能保证为你争取最大的利益。”秦聿看着他,“所以,我准备了两套方案。”

听到秦聿前面那句话,葛毅就知道他的意思是在现有条件下,保证他获得能获得的最大利益,但不一定是帮他拿回工作,他很失望,但也知道秦聿作为律师比他清楚如何更有利,接着听到秦聿后面一句话,他不由愣住,“两套方案?”

“你敢不敢让更多人知道你有异装癖?”

葛毅瞪大眼睛,让家人接受他有异装癖已经很难,要是让别人知道……

但秦聿肯定不会无的放矢,想到可以拿回工作,他咬咬牙,“你想怎么做?”

秦聿说了句时髦话,“给你立个人设。”

葛毅的案子作为第一起特殊爱好引起的劳动纠纷,虽然没有经过宣传,但还是引起了媒体的注意,报道一出,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舆论中虽有支持的声音,但大部分人都不看好他打这场官司,还有不少攻击的声音,说他恶心,支持用人单位一分钱都不付。

好在报道里没有用真名,葛毅家人平时也不怎么上网,直到开庭前,葛毅家都没受到多少影响。

“我听说有一些异装癖同好者想来支持葛先生,秦律师你为什么不允许他们在开庭前出现?”进入法院,赵思雨没有看到预想中的人群,忍不住问秦聿。

“出现做什么?给院方施压?”

“这也算是民意吧?可以让院方看到民意。”

“这个案子的胜败完全取决于法官的态度,若让法官感到被逼迫,极可能判我方败诉。”对没有明确法律规定的情况,法官会行使自由量裁权,依据法理、习惯等因素判决,葛毅这个案子就属于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且是没有前例的情况,胜败就看姜芮书的态度。

姜芮书……不见得是那种屈服于压力的人。

就算主审法官不是姜芮书,秦聿也不想这么做,异装癖不被主流接受,太高调不但达不成表达民意的效果,反而容易引起舆论的反感。

秦聿他们刚到法庭外,就遇到了被告一行人,这次单位代表来的依旧是上次那个陈先生,双方一碰面,陈先生就冷笑一声,鼻孔朝天,倨傲道:“就算你胜诉,单位也不会让你回去,你这种垃圾就应该躲在见不光的角落腐烂。”

“陈先生最好跟我当事人道歉,否则我会向法庭提起你侮辱我当事人。”秦聿凉凉地说了句。

陈先生脸色一变,不清楚他这话到底是真能拿自己怎么样,还是在恐吓自己,但让他跟葛毅无异于把他的脸皮揭到地上踩,憋得脸通红,这时,被告律师代为开口,“抱歉,我当事人因为见到葛先生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绪有些激动,说话不是很中听,不过我当事人说的也是实话,法官能裁定我们赔不赔偿,但勉强不了我们用不用人,希望葛先生还是早点接受现实。”

不愉快的事?

接受现实?

秦聿看着被告律师,嘴里说着道歉,却一点道歉的意思也没有,话里话外都意图打击葛毅。

果然葛毅脸色很不好看,虽然秦聿做了两手准备,但被告律师说的话也有道理。

法官还能强制单位用什么人?

秦聿道:“不愉快的事?是陈先生调戏女同事被撞见,还是陈先生抢别人的功劳被举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