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十二章 狮子大开口

第三十二章 狮子大开口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65  |  更新时间:

第三十二章 狮子大开口

陈先生脸色一变,脱口而出,“你胡说!”

他平时喜欢跟女同事调笑,搞点小暧昧占占小便宜,但绝对不是调戏,至于抢别人的功劳,一般部门立了功,部门领导不管有没有做贡献都会占大头,但这些事不能明说,摆上台面只会让他脸上更难看,他只能生生咽下了这口气,“走!”

葛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说:“秦律师,我听说单位那个律师很厉害,跟你一样从来没有败诉过……”

“呵。”杀气满满,“跟我一样?”

葛毅马上缩起脖子,求生欲满满的,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小声哔哔,“我还听说是从大律所特地请来的……”。

秦聿面无表情看着他,“你觉得我会输?”

“没有没有!”葛毅连忙摆头。

“你最好调整好心态,敢拖后腿,我会让你知道得罪一个律师有什么后果!”秦聿冷声警告。

葛毅抱紧胖胖的自己,“……那我该怎么做?”

秦聿的目光如锋芒,“不论何时,抬头,不要闪躲任何人的目光。”

葛毅微微一怔,只要这样吗?

不过,他已经有多久没有抬起头,无惧无畏的面对别人的目光了?哪怕是那些不知道他异装癖的人,在看他的时候,他心里总是心虚害怕的,怕稍不注意别人就发现自己不正常……

“好!”深吸了口气,他抬起头,将刚才的担忧都抛到脑后,跟着走进法庭。

“审判长,原告要变更诉讼请求。”刚开庭,秦聿就扔了个地雷。

姜芮书:“……变更什么?”

“原诉讼请求是要求被告以2倍工资赔偿原告,但我当事人在过去12个月中的实际平均工资不是9967元,而是15092元,所以被告应当赔偿我当事人301840元,另外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失费10万元,共计赔偿401840万元。”

姜芮书忍不住看他。

原告的工资什么时候涨了?

还要精神损失费?

张口就比原来多了一大半的赔偿,他还真敢开口……

被告那边也被他的狮子大开口惊住了,40万!不是4万!他是疯了吗?当他们是提款机吗?

“想钱想疯了吧。”被告代表冷哼。

被告律师却皱起了眉头,有点摸不准秦聿什么意思,在法庭上索要赔偿可不是市场买东西,漫天要价,坐地还价。

姜芮书倒是有点明白他的用意,如果真能拿到这么多赔偿,原告就不会那么在意能不能回去工作,虽然听起来很夸张,但他应该不会没凭没据随口张来,于是问道:“原告方,根据你们之前提交上来的证据,原告的基础工资共9967元,按照劳动合同法47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如果用人单位是非法辞退,则双倍支付经济补偿金,你这个赔偿是怎么算来的?”

秦聿道:“解除劳动合同的补偿金应为职工本人在本单位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经济补偿的月工资按照劳动者应得工资计算,包括计时工资或者计件工资以及奖金、津贴和补贴等货币性收入——审判长,我没说错吧?”

“没错。”

“在我当事人被辞退前,他所参与的工程已经收尾,根据被告内部的规章制度,我当事人在工程结束后可以获得61500元的奖金,所以他在过去12个月平均工资应该是15092元。”秦聿取出一份打印件,“这是合同和被告内部对参与项目奖惩的相关规定。”

如果真如秦聿所言,那单位就要赔大发了。

被告律师连忙低声问被告代表:“怎么回事?”

被告代表一脸不高兴:“他都走了,哪还有什么奖金?工程款现在也还没收到尾款,哪来的钱给他?”

怎么不要给?只要葛毅参与并完成了工程,就能按照单位内部规章制度获得奖金,这个奖金不会因为他被辞退而不存在,跟工程有没有收到尾款也没有关系!葛毅没想起来还好,一旦他追究,那就得给!

被告律师的脸色一下子有点不好看,千算万算没算到纰漏出在己方身上。

姜芮书问道:“之前为什么没提出?”

“我当事人被辞退的时候,被告以工程以离岗无法获得奖金欺瞒我当事人,导致我当事人以为拿不到这笔奖金,所以没有提及这笔奖金。”

姜芮书微微皱眉,这种情况的确很多,用人单位为了不给钱就说离岗后不能获得奖金,甚至很多用人单位在赔偿被辞退员工时,只算基础工资,不算工龄工资、补贴和各项福利。

实际上,这些都应该算在员工的基本工资内。

“为什么还增加了精神损失赔偿?”她问秦聿,但心里很清楚,秦聿就是为了给原告多争取赔偿。

“今年6月18日上午,我当事人像往常一样上班,由于施工时不方便携带手机,他像其他同事一样将手机交到统一的物品保管处,在接了一个电话后,他将手机放回物品保管处,此时手机处于解锁状态,随后被同事私自翻看,看到了他保存在相册里穿女装的照片。这个同事发现这些照片,大量复制,并传给了其他人,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当事人喜欢穿女装。”

说到这里,葛毅感觉到各种异样的目光落在身上。

【不论何时,抬头,不要闪躲任何人的目光。】

他握紧了拳,在看不到的地方微微颤抖。

没错,他只是喜欢穿女装,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没道理不能清清白白做人!

这么想着,他抬起头,挺起了胸膛。

秦聿的余光注意到他的动作,没什么表示,继续陈述,“由于被告保管不当,导致我当事人的隐私外泄,且照片外传后,被告相关领导并未制止,任由流言中伤我当事人,甚至主动散播侮辱性言论……”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冷然地射向被告席上的陈先生,陈先生被他看得下意识缩了缩身体,心里发虚。

秦聿收回目光继续往下说,“导致我当事人的名誉和人格尊严受到极其严重侵犯,给我当事人造成极其严重的精神损害,故增加精神损失赔偿的诉讼请求。”

姜芮书将他看陈先生的那个眼神看在眼里,嘴角抽了抽,这个陈先生……当着她的面就说原告是变态,私底下还真不知道说的话有多难看。

她将视线转向被告,“被告,你们对原告提出的这两点赔偿可认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