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十四章 无可奉告

第三十四章 无可奉告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82  |  更新时间:

第三十四章 无可奉告

被告律师一离开,葛毅的气势马上泄了一大半,有点不确定地问:“秦律师,我是不是太冲动了?”

“如果你后悔,我可以叫被告律师回来,你不想出面,我可以去谈。”秦聿一点也没觉得为难,争取利益的过程就是不停地扯皮,结果比过程更重要。

葛毅想了想,摇头。

后悔的确有一点点,但更多的是气愤,整整十年,他兢兢业业地在单位干了十年,没犯过错,就因为他有个特别的爱好断然开除他,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他,如果不是秦律师,他只能拿到2万。

他突然有点心灰意冷,再坚持下去的意义大吗?

“我拒绝和解,他们是不是会想办法证明过错在我?”

“对,但这个过错是否成立,直接由法官判定,所以你必须争取法官的好感。”

“那姜法官会不会对我这样的人有偏见?”听秦聿这么一说,葛毅紧张起来,他不是个会讨好人的性格,更别说要跟法官打交道。

“她?”秦聿想起休庭后姜芮书对自己的警告,微微一哂,“你只要如实表达心中所想即可。”

此时,姜芮书刚结束一个庭审,回到办公室没一会儿,就接到被告律师的电话,说是想查阅案卷,顺便跟自己谈谈。

姜芮书看了看自己下午的工作安排,有一个离婚案的开庭,案情不复杂,应该不会拖太久,于是就跟被律师说:“下午4点左右应该有空,你看可以吗?”

那边一口答应。

姜芮书已经不记得自己经手过多少个离婚案,但像这次原被告双方依依不舍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原告是女方,温文秀气,二十八九的模样,穿了身白衬衫黑长裙,很是知性。

被告是男方,五官端正,高高大大,三十岁的模样,一身挺括的白衬衫黑西装,浑身透着精英气质。

咋一看,两人像穿了情侣装,但两人的情绪都比较低沉,又像去参加葬礼似的。

姜芮书翻过两人的案卷,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们是在国外留学时的同学,两人相恋数年,毕业回国后就结了婚,婚后两人过得很幸福。

问题出在孩子出生后。

由于夫妻俩都有工作,无暇照顾孩子,请保姆又怕不够尽心,便接了丈夫的母亲来帮忙照顾孩子。

母亲是很乐意的,对孩子也的确很尽心,但是随着熟悉起来,母亲和年轻人之间的代沟逐渐暴露,最开始是生活习惯,这些磕磕碰碰妻子可以理解,毕竟老人家,但她无法忍受婆婆对孩子的无原则溺爱,两人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最终这个冲突无法消弭,夫妻俩在感情被磨灭前果断离婚。

起诉时,丈夫主动当被告,说被告听起来更像过错方,他不想让妻子承担这个错过方的名义,财产分割也毫无意义,孩子的抚养权给妻子,家中的大房子给妻子,一次性给予妻子60万存款,除了一辆代步车,几乎净身出户。

庭审全程没有争吵,丈夫还一直叮嘱妻子要照顾好自己。

妻子也毫无怨怼,只是含泪点头。

姜芮书不确定他们选择离婚,究竟看到了继续下去会一地鸡毛的未来,所以理智地选择在关系尚好时结束关系,还是为了避开家庭矛盾,战略性的离婚。

姜芮书希望是后者。

可是离了婚,没有婚姻关系的约束,很多事都会变得无法预测,人心更加易变。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注重名分。

没有了名分,有人一夕之间就从忠贞不二变成花心浪荡子,曾经的诺言抛之脑后。

也有人为了一个名分,甘愿忍受没有感情的婚姻,一辈子耗在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身上。

“祝你好运。”判决后,姜芮书对女方说道。

“祝你初心不改。”随后她对男方说。

“祝你们未来依旧拥有幸福。”她对两人说。

女方一下子泪崩。

男方给已经成为前妻的女人拭去眼泪,眼角微红,最后跟姜芮书说了声谢谢。

回到办公室,姜芮书看着满桌子的案卷,发了一会儿呆,靠着椅子,随手拿了本书盖在脸上。

“姜法官,你是不是不舒服?”刘一丹见她不大对劲,忍不住问了句。

姜芮书拉下书本,淡淡笑了笑,“没有,只是有点累。”

“那你要注意休息,晚上别熬太晚,一会儿我给你泡一杯枸杞补补元气。”

“谢谢。”

姜芮书抹了把脸,打起精神,看着满桌子的案卷,都要要开庭审理的案子,数数自己手上还有好几个判决书没写。

真是头大。

“姜法官,劳动纠纷案的罗律师来了。”下午四点,刘一丹领着人来到办公室。

姜芮书看了他的证明材料和委托书,确定无误后,将案卷交给他。

“姜法官,我听说你是C区民事庭里办案最快最多的法官。”被告律师飞快翻阅了案卷,见她满桌子的案卷,便顺势起了话头。

姜芮书礼貌地笑了笑,不置与否,“罗律师,你还想了解什么?”

被告律师叹了口气,“其实我们这边是希望和解的,今天上午我还带了和解书去跟原告谈,委托人愿意满足他30万的二倍经济补偿,可惜葛先生拒绝了。”

“你们想让我安排调解?”

被告律师没想到她是这么个反应,不过很快想到,姜芮书手上案子多,能庭外解决的肯定不想开庭,也难怪能办那么多案子。他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葛先生和他的律师态度很坚决,恐怕不会接受调解。”

“下周才开庭,只要你们想调解,我会尽力安排。”

“我回去再跟委托人商量一下,如果要安排调解会尽快跟姜法官说。”

姜芮书点了点头,“罗律师还想了解什么?”

被告律师看着她,微微一笑,“关于案子的没有了,不过姜法官,我能冒昧的问个私人问题吗?”

姜芮书职业微笑:“既然冒昧,那还是不要问了吧。”

被告律师:“……”

姜芮书看着他瞬间僵硬的表情,继续微笑:“罗律师还有别的问题吗?”

在她的微笑注视下,被告律师有一种张不开口的感觉。

“我看他想问你有没有男朋友,你不知道他来找你之前一直在旁敲侧击打听你。”等被告律师离开,刘一丹送了一杯枸杞茶过来,同时开启八卦小雷达。

姜芮书喝了口茶,“我觉得他想问我的偏好。”

“然后投其所好?”

“你别忘了他现在的身份。”

刘一丹恍然,“他想知道你对原告的态度?或者说,你对原告那样的人群是什么态度?”

“回答正确,没有鸡腿。”

刘一丹看着她,“那你到底是什么态度?”

姜芮书一口气咕嘟咕嘟喝完枸杞茶,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才分了个眼神给眼巴巴的八卦小雷达,露出她的职业微笑:“无可奉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