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十五章 心理问题

第三十五章 心理问题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09  |  更新时间:

第三十五章 心理问题

过了一周,劳动纠纷案二次开庭。

开庭前,姜芮书接到刘一丹的电话,说旁听席坐满了,门口还站着一些没座位的人,说也是要旁听。

一瞬间她都有点怀疑刘一丹是不是搞错法庭了,她去的是劳动纠纷案的审判庭吗?要知道公开的庭审,市民只要带身份证登记就能随意旁听,但大多庭审的旁听人员都不多,只有大案和热门案子才会出现旁听席满员的情况。

“怎么那么多人?”

刘一丹道:“多了两家媒体,有些是慕名来旁听的市民,还有些好像是原告和被告那边的人,他们说是特地来旁听的。”

姜芮书更诧异了,被告叫人来旁听她能理解,但原告也叫了人来旁听?他不介意自己的喜好被人知道了吗?

“换个大的审判庭。”

“好的。”

过了一会儿,姜芮书和两名陪审员一起进法庭,果然发现满员了。

原告席上,葛毅紧张得快要出汗。

旁听席里有他的街坊邻居,都是平时关系很好的人,人群里还有他以前的同事,他没去问他们是自己来的,还是单位叫来的,但此刻他不敢抬头去看他们,他能明显感觉到旁听席里投来的异样目光。

他感觉呼吸有点困难,开始不确定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值不值得……

如果他老老实实拿了单位给的30万,只要离开单位,不跟单位的人碰面,就不会有人知道他那样的爱好,可以像个正常人继续生活。

只是……

他不甘心。

不甘心就像条狗一样被扫地出门,不甘心从此挺不起腰,畏首畏尾活在阴影里,好似变成了见不得光的生物……

明明,明明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现在开庭。”

法槌响起,冷清的女声将他拉回现实。

“审判长,被告对原告提出的两项主张都不认可。”被告律师一开口就否认了原告的全部主张。

葛毅马上坐直了身体,紧紧盯着被告律师,脸色愈发绷紧。

“原告要求二倍经济赔偿,共计301840元,这一赔偿标准是在职工非过错,而用人单位非法辞退的情况下才成立。但在本案中,被告辞退原告并非无缘无故,而是因为原告给被告带来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故将其辞退。”

葛毅这个特殊爱好不在法律明确规定中,被告律师前些天也没搞清楚姜芮书对这一人群的看法,但他研究过姜芮书判案的风格,感觉姜芮书可能不是思想保守的那类法官,如果他对原告表现出太强烈的偏见,肯定会引起她的恶感,于是他没有直接说葛毅存在重大过错,而是说葛毅给单位带来了负面影响,不合适再工作下去。

这个理由是完全成立的。

“就精神损害这一主张,被告的确有管理不力的地方,但主因还是在原告身上。在同事们看到他的照片,他没有进行澄清和解释,也没有报告领导及时处理,而是跟同事发生冲突,最终导致错过了澄清问题的时机。被告愿意承担相应责任,但原告索要的赔偿不符合实际情况,请审判长不要纵容这种狮子大开口式的索赔行为,完毕。”

不得不说被告律师的策略很聪明,管理不力这点上无法推脱,索性不推脱,但将主责归到原告身上,不但争取法官的好感,到最后担责也赔不了多少钱。

至于姜芮书到底有没有好感……

姜芮书脸上看不出情绪,将视线投向原告席。

秦聿道:“审判长,原告方要询问被告代表人。”

听要询问自己,陈先生抬起一张扑克脸,冷哼了一声。

秦聿没在意他的态度,踱步到他身边问道:“陈先生,请问你平时如何着装?”

陈先生看了他一眼,昂起头:“衬衫西裤。”

“你认为男性的最佳着装是怎样的?”

“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总该像个男人的样子。”他意有所指。

“这么说你不认同男人穿女人的衣服,将自己打扮成女人?”

“我想绝大部分人都不会认同,男人穿男人的衣服,女人穿女人的衣服,这是普世默认的规则。”

“所以你认为异装癖是不健康的癖好?”

陈先生斜了眼原告席,“异装癖是心理问题,本来就不健康。”

“所以在贵单位,职工有不健康的癖好就会开除?”

“当然不是有点不良癖好就开除,抽烟喝酒这种,只要不耽误工作就无伤大雅。”

“我当事人可曾因为异装癖耽误工作?”

“他那样……”

“你只要回答有没有。”秦聿打断他。

“没有。”

“那我当事人可曾造成重大失误,或者无法胜任他所负责的工作?”

“没有。”陈先生说得很不甘心,马上说道:“但是他……”

“那么,在我当事人既没有影响工作的癖好,也没有犯错失职,更没有无法胜任工作的情况下,贵单位为何辞退我当事人?”秦聿再次打断他。

“他那个癖好是有心理问题的,有个有心理有问题的人经常呆在你身边,你不怕吗?谁也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更严重,做出可怕的事情来伤害大家,为了更多人的安全考虑,单位只能辞退他。”陈先生不再张口闭口说变态,只说葛毅有心理问题,显然受到了指点。

在很多人看来,心理问题≈精神病,甚至就等于精神病,身边有个无法预料的精神病患者,谁心里没点排斥的想法?

秦聿瞥了眼被告律师,抽出一份资料,“在这里我想做个科普。异装癖,transvestite fetism,准确说叫恋物性异装症,是恋物症的一种特殊形式,表现对异性衣着特别喜爱,反复出现穿戴异性服饰的强烈欲望并付诸行动,由此可引起性兴奋和达到性满足。”

说到这里,法庭里发生了轻微的骚动,葛毅感觉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其中大多是异样的目光。

他低下了头,不敢去面对这些目光。

秦聿没管他,“异装癖的形成主要有三个,其一是对于两性关系有惧怕和忧患心理,穿上异性服装后,这种症状会消失。其二是在小时候手环境影响对自身的性别辨别不明,比如父母经常给男孩穿女孩的衣服,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孩子的心理。其三是母亲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十分宠爱,父亲比较严厉,孩子与母亲相处的时间多过父亲,于是心里将女性特征神圣化,进而产生渴望。”

在他的娓娓道来中,法庭变得格外安静,只有他的声音,“我们可以看出,异装癖的确是心理问题,但是——从成因和表征看,异装癖没有攻击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