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十六章 意图

第三十六章 意图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8  |  更新时间:

第三十六章 意图

很多人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排斥源于畏惧,畏惧源于无知,但当人们开始了解本质,知道这并不可怕,心中的畏惧和排斥便会逐渐消散。

“其实现实中大部分人都存在心理问题。受限于学历只能在出卖体力的底层人群,会因为沉重的生活压力而绝望;身居高位执掌权柄的上层精英,会因为高强度的压力而焦郁;既要照顾家庭又要兼顾工作的女性,会因为生活太辛苦而抑郁;既要养老又要养小的中年人,会因为经济压力太大而焦虑;漂流在大城市,工资永远涨不过房价的年轻人,会因为看不清前路的未来而迷茫……但现实里,很少有人会因为心理问题而犯罪。异装癖也一样,有心理问题不意味着有犯罪倾向,异装癖者拥有正常的智力,正常的情感,正常的自我认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异装癖者具有社会危害性!”

秦聿目光灼灼看着陈先生,“被告以我当事人有心理问题,会伤害到他人为由辞退他,没有任何依据!”

“但这也不能证明原告一定没有危害性。”被告律师马上道。

这话听起来没毛病,但是,谁能保证别人一定不会做坏事?很多人连自己都无法保证。

秦聿瞥了他一眼,回头看审判席,“审判长,原告方申请传唤证人许女士出庭。”

这次证人出庭是事先申请过的,姜芮书道:“传证人上庭。”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法庭的入口。

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在法警的引导下走进法庭,坐到了证人席上,老太太坐下后转了转视线,有些好奇地打量法庭。

“请您先自我介绍。”秦聿跟她道。

“我叫徐良娣,退休居民,是葛毅的老邻居。”老太太答道。

秦聿点点头,“请问您跟原告,也就是葛毅,认识多久了?”

“快三十年吧。”老太太想了想,“他家搬到我们那片区后,跟我家一直是邻居,我记得他那时候刚上中学。”

“在您印象里,原告一家的关系如何?

“他们家关系可好了,葛毅爸是个硬脾气,他妈正好相反,是个软和人,不过他爸听他妈的,两人很少吵架,葛毅跟他妈打小关系好,后来葛毅结婚,他妈就把家里的事给儿媳妇操持了,他老婆对他爸妈也很好,换季都给老人买新衣服,好东西都先紧着老人,没见过他家闹大矛盾。”

“也就是说原告的家庭关系很和谐?”

“对。”

“在您印象里,原告是个怎样的人?”

“热心,葛毅他们一家子都是热心人,葛毅受他爸妈影响,也是个乐意帮助人的性子,平时谁家里有个困难,他都是能帮就帮,像我们家这样儿女不在身边的,有什么事叫他,他都会过来帮忙。葛毅这人也很讲义气,在我们那一片,年纪比他小的都叫他哥,年纪大的也喜欢跟他玩,人缘可好了。”

“在您认识原告近三十年里,原告有没有做过什么触犯法律或者道德的事?”

老太太凝眉想了许久,“他有次带着一群小伙伴往人家粪池里扔鞭炮,把人家的粪池炸了,人家还在厕所里,被炸得满屁股屎,裤子都来不及提就跑出来了。”

秦聿:“……”

姜芮书:“……”

所有人:“……”

这描述太有画面感了,还自带气味。

葛毅满脸通红,这种黑历史竟然在法庭上被翻出来,这丢人真是从小时候丢到中年了。

秦聿轻咳了声,“除此之外呢?”

老太太摇头,“都是普通老百姓,还能做什么违法的事?小毛病谁都有点,说不上道德问题吧?葛毅这孩子我看着成人结婚的,我不相信他是个坏人。”

“谢谢,我的提问结束了。”秦聿请老太太下去,随后他又申请了两个证人上庭,一个是年纪跟葛毅差不多的老街坊,一个是葛毅家所在片区的居委会委员,秦聿对他们进行了同样的提问。

得到的回答跟老太太都差不多。

秦聿问完后,再次看向姜芮书,“审判长,原告方申请传唤证人刘女士。”

他要全方面地证明原告不具备社会危害性,反驳被告辞退原告的理由,进而支持原告无过错的主张。

姜芮书已经明白他的意图。

他的策略很正确。

而这最后一个证人……

她看了看被告席,被告律师脸色紧绷,应该也猜到了他的意图,“传证人上庭。”

走进法庭的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刚走进法庭,感觉所有人都在看自己,她有点紧张,双手拽进了衣角,但不知想到了什么,高高地抬起了头,大步走上证人席。

“请证人自我介绍。”

“刘雪梅,家庭主妇,原告葛毅的妻子。”说到原告妻子的时候,她的腰挺得很直,接受来自四面八关的目光。

“你们结婚多久了?”

“20年零3个月。”

“就这20年零3个月的相处,请你用简单的词汇对自己的丈夫做一个评价。”

“忠诚、可靠、孝顺、疼孩子、热心、正直。”每一个词她都略有停顿,说得很慎重。

“你们夫妻关系如何?”

“平时有些小吵小闹,没有大矛盾,他从来不记仇,没一会儿就乐呵呵,老喜欢逗我,我们家宝儿说他是金鱼记忆,其实我觉得他是脸皮厚。”

“他与父母关系如何?”

“他对父母很孝顺,以前父子俩偶尔会吵吵,这些年二老年纪大了,他怕老人家一个气不好,把脾气都收敛了,凡事能让着就让着,关系比年轻时要亲密。”

“他与孩子关系如何?”

“他很宠孩子,在家里我是严母,他是慈父,孩子更黏他一些。”

“如果让你给葛先生分别作为丈夫、儿子和父亲打分,你打多少分?”秦聿转身,看向原告席上的葛毅。

葛毅一下子紧张起来,下意识坐直了。

葛毅妻子看过去,跟葛毅的视线对了个正着,“作为儿子,我给90分。作为父亲,我给95分。作为丈夫,我给80分,原本可以给90分的,可是他隐瞒了我一件事。”

“因为他隐瞒了异装癖这件事?”

“……对。”

“你是否知道什么是异装癖?”

“知道。”

秦聿看着她,“你能接受他有异装癖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