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十八章 我不是怪物

第三十八章 我不是怪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3  |  更新时间:

第三十八章 我不是怪物

法庭里一片寂静。

为什么?

法律规定了吗?没有。法无禁止皆可为,法律没有规定每个人应该怎样着装。

道德不允许吗?没有。一个人穿什么衣服,并不能决定这个人人品好坏,更不代表他道德有问题。

那是为什么?

“一群人狂欢般的给一个无害的人定罪,仅仅是因为这个人有个让人不适的爱好,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心头一凛。

仔细一想,葛毅这件事还真是这样。

可是这话背后的含义,却是越想越觉得可怕……

这时,秦聿又道:“审判长,我要询问当事人葛毅。”

姜芮书看了他一眼,道:“原告上前来。”

葛毅深吸了口气,紧张地站出来。

秦聿走到他身边,“葛先生,你在单位熟悉的同事多吗?”

“本部门的同事都熟悉,不过单位人多,其他部门经常打交道的会比较熟悉,但大多是点头之交,算不上熟悉。”

秦聿走到审判席前,“审判长,我能否看一下意愿书?”

姜芮书将意愿书递给他。

他微微颔首,翻开第一页递到葛毅面前,“签字的职工中,你认识多少人?”

葛毅一页一页地翻到最后,或许是没有看到某些名字在里面,压在他心头的郁闷消去了很多:“大部分认识,不过很多人不熟悉,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单位人多,不是一个部门的人,知其名不熟其人很正常。

“也就是说,这份意愿书上,大部分人跟你不熟,对你谈不上了解?”

“是的。”

说罢秦聿将意愿书还给姜芮书,又走到葛毅身边,问道:“葛先生,被一群既不了解你为人,也不曾亏待过的同事排挤,感受一定很不好吧?”

“是……”葛毅的声音沉闷了很多。

“如果给你一个让别人了解你的机会,你愿意展示自己吗?”

展示自己?

葛毅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一抖,下意识想退缩。但下一刻就对上了秦聿深不见底的眸子,隐藏的锋芒逐渐展露,不容他有丝毫退缩。

这是他唯一争取法官好感的机会。

也是唯一为自己正名的机会……

他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拳,用力点头:“我愿意!”

“请你陈述自己此刻的想法。”

葛毅再次深吸了口气,手指按住风衣的领口,开始解扣子。

看到他脱衣服,姜芮书吃了一惊,不止她,两个陪审员也被吓了一跳,他他他!他想干什么?!当庭耍流氓吗?!

“住手!”脱口而出的瞬间,葛毅脱下了风衣,露出了里面的着装。

他里面穿的是一条紫红色低胸包臀连衣裙。

哗——

法庭里一阵轰动。

葛毅是面对着审判席站,旁听席的人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这也不影响他们判定,葛毅穿的就是女装!就是裙子啊!

他疯了吗?!这是法庭,不是他家里,他到底要干什么?!

姜芮书张了张嘴,一时找不到自己的语言,说实话她是第一次看到活的异装癖者,不过好歹经常在网上看到各种重口味的妖魔鬼怪,对女装大佬这种生物不陌生,所以还比较镇定。旁边两个上了年纪的陪审员就有点接受不良了,她看到陪审员们嘴里都能塞进鸡蛋,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原告的行为是在藐视法庭!”被告律师猜到葛毅的意图,虽然他觉得这个行为很冒险,但还是感觉不妙,马上起身反对。

“我当事人正在做陈述。”秦聿马上反驳。

“原告陈述应当说明自己的诉求,而非哗众取宠。”

“法庭没有明确规定男性不能出穿女装做陈述。”

两人的眼神在半空碰撞,杀气腾腾,互不相让。

他们同时看向姜芮书。

姜芮书微微一笑,“我对原告的陈述很感兴趣。”

被告律师不甘地坐回去。

葛毅看着姜芮书,“谢谢审判长给我这么一个机会。”

姜芮书做了个手势,“请你陈述。”

葛毅点点头,慢慢转身。

一瞬间,他感觉各种各样的目光投来,在众多的震惊中,他感觉到,其中有一些异样的、厌恶的目光,在他的照片曝光后,他曾在很多人的眼中见过这样的目光。

他下意识看秦聿,秦聿没有开口帮他的意思,只是看着他,将决定最后胜败的机会交给他,也是将一个……直面自己的机会交给他。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如实的表达自己心中所想就可以了吗?

他深吸了口气,抬起头,迎接各种打量的目光,然后顺着那些目光回看过去,他突然发现,有些人竟然不敢直视自己,当自己看向那些目光灰暗的人时,他们不敢跟他对视。

他突然索然无味。

“你们应该觉得我这个样子很难看,甚至有点恶心,男不男女不女的。但是,我不是怪物,我也不会伤害谁,除了喜欢穿女装,我跟在座的每个人一样,我有家人,我有父母、有妻子、有孩子,我爱他们。我也跟你们一样,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希望孩子成才,希望自己工作顺利点。我也有朋友,会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有余力的时候也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也有正常的爱好,平时没事跟朋友喝点酒,吹吹牛,日子虽然平淡,但很安逸……”

葛毅顿了顿,“我知道自己这个癖好很多人无法接受,但我没想到相处了十年的同事就这样全盘否定了我,明明在照片曝光前,我们还约了发工资一起喝酒,突然之间,全都把我当成异类、变态、精神病,难道这么多年的相处,都比不上那些妖魔化的流言更值得信任一点点吗?”

“秦律师对我说,人对不了解的事物总喜欢妄加揣测,这时候谣言比真相更容易让人相信。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理解接受异装癖,不管你们理不理解接不接受,我只想告诉你们——”说到这里,葛毅抬起头,“我有异装癖,但我不是怪物,我不会伤害任何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