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十三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四十三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

第四十三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姜法官,这里!”

食堂里,姜芮书打好饭菜,就见有人朝自己挥手。

姜芮书端着自己的餐盘坐下,“都在呢?”

“刚才你电话老占线,有个当事人电话打到我那里去了,你干什么呢?”吴佳声也是民二庭的法官,碰到复杂的案子,姜芮书有时候会跟他组成合议庭一起审理,这人年纪跟她差不多,不过刚成为法官,级别比她低。

姜芮书有点头疼道:“一个离婚纠纷的当事人跟我哭诉她老公对她怎么不好,跟我控诉了她老公半小时,从她老公对她说话不温柔到她老公记不住她喜欢的颜色,再到记不住她的生日,到最后……”

“最后什么?”

姜芮书扫了眼在座的男同事,“她老公时间太短。”

“噗——”

“咳咳咳!”

男同事们一个个憋得脸红。

姜芮书及时护住自己的餐盘,没有遭遇口水袭击。

覃庭长呵呵笑道:“姜法官遇到的这个还好了,朱法官遇到那个离婚案当事人才叫人深刻。”

朱玮霖一脸菜色,“求别提。”

大家闷笑。

朱玮霖是民二庭,准确说是法院里长得拔尖的,说句院草也当得,还没三十岁,一表人才,经常官司打着打着就被当事人搭讪。

前几个月他接手了一个离婚案,丈夫因抢劫入狱,妻子起诉离婚。

原本他挺同情这个妻子的,丈夫没入狱前对她不大好,婆家对她也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三十多岁看起来像四十岁,怎么看都像是被生活磋磨的。所以他对这个案子很上心,女方不大懂法律,问题比较多,他都十分耐心地帮忙解答。

有次他因为沟通案情给女方打电话,没注意用了私人电话,从此以后,女方一天好几通电话嘘寒问暖联络感情,还有各种倾诉爱意表明心迹的短信。

官司打完后,那位女当事人在下班的时候直接拦住他,跟他说想处对象,吓得他连忙换掉用了好几年的号码,好几天不敢独自回家,以后再也不敢用私人电话联络当事人。

可想他心理阴影有多大。

见他不淡定,覃庭长语重心长道:“没事,趁着年轻多磨炼磨炼,因为以后你会发现,还有更多的事儿等着磨炼你。”

哐当一声,朱玮霖的筷子掉桌上。

大家笑得直抖肩膀。

“别说,我今天也遇到了一个碎三观的案子。”吴佳声也加入话题,“原告隐瞒婚史出轨了好几年,一年前两人和平分手,那男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要求女方返还他赠予的房子和财物,可怜那女孩子最好的几年青春都浪费在他身上,到头来人财两空。”

“这个原告的也太过分了吧……”

“所以女孩子一定要擦亮眼睛,交往前一定要了解清楚对方的底细。”覃庭长说到这里顿了下,突然像是华生发现了盲点,“话说姜法官,你谈对象了没?要是没有,我们庭的朱法官也不错嘛,知根知底,我们内部消化也是可以的。”

“不要!”朱玮霖脱口而出,姜芮书的确是民一民二庭里条件最好的单身女青年,但是——他不想跟办案狂魔谈对象!不过话说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点生硬,正想说些什么补救一下,就听到姜芮书开口了。

姜芮书笑着说:“最难消受美人恩,朱法官,还是算了吧。”

“噗哈哈哈哈!”

“朱美人哈哈哈哈哈!”

大家笑得捶桌子。

朱玮霖涨红了脸,更加坚定绝对不跟女同事谈对象!

“那你们喜欢什么样的,要不要给你们介绍?”覃庭长笑够了问道。

朱玮霖憋了半天,小心翼翼道:“小巧可爱会撒娇,比我小两三岁更好……”

哟,这标准完全是避开姜法官的啊。

行吧,民二庭里唯二的单身法官是没办法内部消化了。

覃庭长将视线转向姜芮书,“姜法官呢?”

姜芮书有点无奈,果然到了年龄,不管你想不想,身边的人都会热衷于给你找对象。这个问题其实她想都没想过,找对象?她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合适自己,她觉得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没什么问题。

在覃庭长殷切的目光下,她努力思考了片刻,给出一个含糊的答案:“比较成熟的吧,年龄不能太大。”

“看来姜法官喜欢成熟型男性。”覃庭长笑道,“可以,看到合适的我给你介绍。”

姜芮书笑了笑,没说什么。

大安律所。

“要求女方返还你所赠予的房子和财物?”秦聿看着面前三十多岁的男人,笑眯眯的模样很和气,一点也不像个出轨的渣男。

“对,一套90平的房子,还有80万存款和一些首饰名包,大概值个十几万吧。”男人对自己送出的东西如数家珍。

“你和被告在一起5年……”秦聿翻了翻案卷,“在你婚姻续存期间。而你——至今未离婚。”

男人呵呵笑了笑,“我老婆知道的,你们律师接官司还要看委托人的人品?”

“判定对错的是法官,不是律师,不过有时候一些人渣不但不干人事,还喜欢惹律师不高兴,律师也不乐意给自己找不痛快。”秦聿合上案卷,双腿自然交叠,靠着椅子,“据我所知,你已经换了两任律师,原因?”

“我找的第一个律师是个女的,听说是著名的离婚律师,擅长处理财产分割类的案子,我慕名找上她,希望她能帮我要回我的东西,不过她接了我的案子没多久,宋洁也就是被告找上她,她同情宋洁,劝我跟宋洁和解,她可是我花钱请的律师,居然维护被告的利益,这样的律师不能要吧?”

秦聿没有发表意见。

“第二个律师我吸取了教训,找了个男律师,挺负责的,可惜他能力不大行,上了法庭,宋洁说我隐瞒婚史,以为我是单身才跟我交往的,那个法官居然就相信了,还同情宋洁,我那律师顶不住法官的压力,第一次开庭就差点败诉,我要是再不换个人,下次就开庭就真得败诉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