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十八章 情债?

第四十八章 情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9  |  更新时间:

第四十八章 情债?

姜芮书淡定道:“现由被告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进行答辩。”

被告的律师道:“被告的陈述大部分不是事实。”

“大部分?”也就是有小部分是事实?姜芮书问道:“哪些是事实?哪些不是事实?”

“一,被告名下的房产为被告个人出资购得,非宁先生以被告名义全款购得。购房当天的确是宁先生陪着被告,但购房的房款是被告自己出的,这一点可以房屋购买合同和转账记录可以证明。”

“二,这五年间,宁先生先后转账50万元给被告,其中有32万是双方债务往来,非全部是生活费,被告有稳定的工作收入,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女性,不需要谁给生活费。”

“三,双方交往期间,宁先生的确给被告买过首饰盒奢侈品,但被告也多次为宁先生购买奢侈品,并非单方面向宁先生索要,这是购物清单。”

“四,至于去年九月份宁先生给的30万元,是宁先生主动给的,非被告要求,被告愿意归还。”

女律师一条一条反驳原告的诉讼请求,但没有完全否定原告的诉讼请求,因为宋洁和宁杰的关系无法否认,不可能没有任何金钱往来。

这是弃卒保车。

非常明智的选择。

如果原告无法证明被否定掉的这部分财产是夫妻共同财产,很可能只能拿回被告承认的那部分。

最后30万愿意主动归还,洗白效果很明显,很能争取法官的好感。

这是个很理智的律师。

姜芮书将视线转向原告,“原告对被告的答辩有什么意见?”

“原告不认可,坚持原来的诉讼请求。”秦聿从桌上打开整理好的文件夹,“被告声称房屋为个人出资购得,但实际上购房的资金由宁先生提现交给被告,被告以这笔钱全款购房——这是宁先生的提款记录。”

接着他又说道:“除了去年九月转账的30万,宁先生先后多次转入被告账户的50万,从转账记录看,宁先生每个月给被告7000到10000元不等,每年约10万元,五年不多不少正好50万,如果说被告与宁先生存在债务关系……一个家世平凡的普通员工,一个收入不菲的企业高管,不知被告是如何做到让宁先生欠债三十多万的?”

他说了个冷笑话,“情债吗?”

所有人:“……”

神特么的情债,你这是在羞辱被告啊,还是在羞辱被告?

宋洁的脸色青红交替,既恼怒又心虚。

秦聿继续举证,他拿出一份聊天记录的打印文件,“这是两年前,原告借宁先生之名与被告交谈的记录,在聊天记录中,被告亲口承认房子是宁先生出资购买,且宁先生已经给予被告30万生活费,每年约10万元,与被告关于债务往来的说辞冲突,由此可见,五年间宁先生给被告的50万,应是生活费无疑。”

聊天记录一出,在场所有人纷纷侧目。

借丈夫之名跟小三聊天,从小三口中套出丈夫给小三买了多少东西?证据保留两年之久?那岂不是原配拿到证据后一直忍而不发,耐心等待着发挥最大作用的一天?

这个原配有点厉害啊……

这时,秦聿又补了一刀,“至于被告是独立自主的女性——独立自主的女性会做破坏他人婚姻关系的第三者?”

做第三者无非两个原因,一是真爱,二是为钱。

前者道德有问题,后者更洗不白,两者都不是好人。

这一个反问揭了宋洁的老底,法官看不惯出轨的宁杰,也未必能看得惯第三者。

你不好我不好未必对我不利,站在同样的低谷,剩下的就是证据说话。

宋洁被秦聿一个接一个的讽刺说得面皮青黑,她明显感觉到法庭的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变了,如果说开庭的时候,人们关注的重点在于宁杰的又渣又扣,现在开始关注她在这段关系中的不光彩身份。

“现在PS技术那么发达,想要什么聊天记录都不是难事,而且如果这份证据是真的,原告明明可以更早追要夫妻共同财产,为什么一直藏着?”女律师反驳,光凭一份打印的聊天记录,说服力还不够。

姜芮书觉得被告律师应该有所依仗,否则不会这么断然否定原告的证据,“还有别的异议吗?”

“关于原告方对被告第三者的指控,被告不否认与宁先生的关系不符合道德要求,但在这段关系中,被告其实也是受害者,在最开始的时候,宁先生隐瞒自己的婚史,被告并不知道宁先生已经结婚,宁先生也没有说明自己已婚,被告是以认真交往与他开始的这段关系。”

“你是说被告因为被欺瞒才开始与原告丈夫有不正当关系?”姜芮书知道上次宁杰起诉宋洁的时候,宋洁曾经声称宁杰隐瞒婚史,但最终双方都没有证实。

“是的。”

“有证据吗?”

女律师提出申请:“被告方申请传唤证人梁秋梅到庭。”

证人是个年近六十的女性,容貌跟宋洁有些相似,一看就是宋洁的近亲属,待她走上证人席自我介绍,果然是宋洁的母亲。

女律师问道:“你知道被告是怎么跟宁杰认识并在一起的吗?”

宋洁母亲先是看了看宋洁,随后看了看宁杰,眼神有点冷,点头道:“知道,小洁说是工认识的。”

“被告第一次向你们介绍宁先生,以什么身份介绍的?”

“男朋友,当时我们吓了一跳。”

“为什么?”

“小洁大学毕业后一个人留在市里工作,因为工作忙,她很少回家,有次我打电话催她抓紧时间找个男朋友,她突然告诉我已经有男朋友,还是一个公司高管,这对我和她爸爸都太突然,之前一点动静都没听到,我们都担心她被骗。”

“那你们知道宁杰的已婚身份吗?”

“开始不知道。小洁说有男朋友后,我和她爸爸提出什么时候见个面,也好帮她把把关,可是小洁拖了又拖,到后来我们发觉不对,她才跟我们坦白,宁杰没离婚。”说到这里,宁杰母亲怒视了宁杰一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