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十一章 原因只有一个

第五十一章 原因只有一个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1  |  更新时间:

第五十一章 原因只有一个

“所以?”

“就算宁杰是个人渣,但法律赋予了他权利,可以作为丈夫代替妻子起诉,你和我都不能剥夺他的权利。”姜芮书冷静道。

吴佳声嘴唇动了动,他知道原则是什么,只是意难平。

朱玮霖看看两人,见两人都没再说话,问:“讨论结束?”

十五分钟后,再次开庭。

“现在宣判。”姜芮书敲了下法槌。

“全体起立。”

姜芮书扫了眼法庭,开始宣判:“经合议庭评议认为:被告购买S市D区世纪花园148号103室房屋的房款系原告的夫妻共同财产,被告无偿取得财产,未经原告同意,该种行为不符合‘善意取得’的构成要件,故被告因此取得的财产应予返还……被告先后所获80万元转账系原告的夫妻共同财产,均为不当得利,故对被告辩称收到的转账32万为债务往来,本院不予采信……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判决如下:一、被告归还原告购房款100万元。二、被告归还原告不当得利80万元。三,被告归还原告首饰若干、奢侈品若干……”

宋洁咬紧牙关,满心的不甘和愤怒。

整整五年,耗费了那么多青春,还背上小三的罪名,最后什么都没得到,她如何能甘心?想到这些,她忍不住狠狠地刮了宁杰一眼。

女律师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从宁杰第一次起诉宋洁就是宋洁的律师,第一次官司打得很漂亮,宁杰毫无还手之力,所以宋洁再次被起诉时,毫不犹豫选了她代理,但是当她看到原告和原告的诉讼请求时就知道对方律师不好对付。

由追回财产赠与变为追回夫妻共同财产,光是诉讼请求这一项就赢了一半。

京城来的大律师真不好对付……

宁杰脸上却露出了笑意,转眼见宋洁目光阴沉地看着自己,回了一个冷冷的斜眼,面目极尽刻薄。

宋洁脸色更加难看。

旁听的市民都有一种长见识的感慨,真是越有钱越扣,那个宁杰实在太及破下限了,在一起时送房送钱,分手了一个起诉让小三回到解放前,没出什么钱白睡一个年轻姑娘好几年,这操作一般人真干不出来。

“所以女孩子做什么都不能做小三,等人家原配追究起来,一招打回原形,什么都落不下。”

“虽说小三不应该,但这次是真惨,遇上这么个抠门的渣男,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人家原配才惨,老公拿钱送小三不说,还给渣男拿来利用。”

“渣男贱女凑一对,不管谁倒霉都活该,就是不知道原配能拿到多少……”

议论纷纷,宋洁听不下去,匆匆离开。

宁杰也不乐意被人明里暗里骂渣男,跟着要走。

“秦律师,你来一下。”姜芮书叫住就要离开的秦聿。

秦聿顿了一下,心头念头微微一动,隐约猜到她为什么叫自己,面上仍然不动神色地跟上她的脚步。

在姜芮书手下打过四个案子,这还是秦聿第一次来姜芮书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不大,一张实木办公桌占据了小半空间,桌上摆满了案卷,虽然很多,却并不乱,椅子后是一个同色书架,上面塞满了各种法律书籍,边上还有少许诸如哲学、美术、历史和文学,由此可见书架的主人看书很杂。

办公桌右边是窗户,窗户对面的角落是饮水机,旁边是一盆绿植,葱葱郁郁,翠绿油亮,没有一丝黄叶,一丝尘埃也无,想来平时被人照顾得很精细。

姜芮书将案卷放下,走到办公桌后,目光灼灼看着秦聿,“为什么没有事先提交物证?这份证据明明很重要,别跟我说你又是举证期过了才找到的。”

“被告没有证据支持债务关系的主张,有没有这份证据无关紧要。”他回答。

姜芮书看着他,“如果被告有呢?”

“债务关系不存在,被告不可能有证据。”

“你就这么肯定?”

“当事人想胜诉就必须信任我。”

所以不会对他有所隐瞒。

将信任交付律师,让律师全面深入了解案情,以便做出最准确的辩论方案,胜诉的几率会更高。

“万一被告真的有证据呢?”

“肯定是伪造。”他语气不重,却不容置疑。

“即便如此,你的行为仍然增加了你的当事人败诉的风险,法庭上任何疏忽大意和自以为是都可能导致败诉。”

“姜法官,你的言语容易让我误会,刚才的胜诉是因为你偏向我,当然我知道你没有,我也希望你没有。”他说,“另外,不会败诉。”

“你又能肯定?”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只要法官公正,绝不会败。”

他的意思是要是败诉肯定是法官不公正?

姜芮书简直气笑了。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案子原告有天然优势,只要能证明双方有经济往来,而被告无法说明经济来源,被告败诉没商量,他一点也没说错。

但是姜芮书不认为他这么做是因为有恃无恐,当初打抄袭案的时候,他先后策反了被告的三个证人,依旧谨慎地找了第四个证人,将所有的不可能因素堵死,他就不可能是那种自以为是的人。

所以原因只有一个……

“不要再试探我的底线,你下次再这样,我不会让你如意。”

秦聿直视她。

这样近距离平视,他的眼睛很漂亮,内眼角微微呈钩状,外眼角上翘,细长有神,狭长的线条让五官更深邃,在没有锋芒的时候很吸引人,“姜法官会怎样?”

姜芮书对上他的视线,“但凡打过交道的律师,我心里都有一个账本。”

简而言之,她会记仇。

对刺头律师,她有招儿对付。

有本事就来试试。

秦聿一秒领悟了她的话外之音,眼睛微微眯了眯,“了解,姜法官还有别的事?”

“没有,秦律师慢走。”她直接下了逐客令,短时间内都不想见到这人,同时在心里祈祷,下次别再让她排到他的案子。

秦聿点点头,转身离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