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十三章 姜法官,是吗?

第五十三章 姜法官,是吗?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59  |  更新时间:

第五十三章 姜法官,是吗?

姜芮书去的健身房在凯旋公馆附近,开车五分钟就到,会员顾问得知她过来,赶过来打招呼,“姜小姐,你很久没来了。”

姜芮书笑笑,“最近不在这边。”

“需要教练吗?”

“不用。”

“好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叫我们。”

话音刚落,就见会员顾问露出笑容,朝她后面打招呼,“秦先生,你来了。”

姜芮书下意识回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

“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

姜芮书:“……”

秦聿:“……”

这是什么鬼的孽缘,这都能遇上……

秦聿想起昨晚看到的那辆昂克赛拉,那应该就是她的车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目光不受控制落在她身上。

刚到锁骨的头发挽了个半丸子头,露出白皙饱满的额头,上身是一件灰白色防晒衣,拉到一半的拉链可以看到里面穿的是黑色运动内衣,下身穿了条黑色紧身运动长裤,脚上蹬了一双蓝色绒面运动鞋,一双腿又长又直。

这副打扮的姜芮书充满活力,跟裹着法袍的她太不一样。

姜芮书也是第一次看到穿休闲装的秦聿,但看他单肩挂着的训练包,很显然,他也是来健身的。

“你住这儿附近?”姜芮书问。

“凯旋公馆。”秦聿道。

啊,居然还在一个小区,S市这么大个城市,那么多住宅区,他怎么就挑中了这里?

姜芮书已经吐槽无力,开始考虑自己以后是不是别过来了。

“你怎么住凯旋公馆?”

“环境好。”

说了等于没说。

姜芮书已经什么都不想说,“先走一步。”

秦聿微微颔首,跟她一样没有熟人一起锻炼的念头,认真说起来,他俩也不是很熟,更没必要组队锻炼。

姜芮书先去更衣室找了个橱柜将背包放下,脱下防晒衣,穿戴好装备,先去操房热身。

这个时间人不多,健身房面积也很大,只零星见到五六个人,姜芮书随意选了个靠窗的跑步机,跑了十来分钟,额头冒出些许细汗,关掉跑步机做拉伸。

拉伸结束,她走到杠铃前,开始做深蹲。

深蹲是最消耗体力的动作之一,可以同时练习身体的多个肌肉群,不用特地练习腹部和臀部,就能获得马甲线和翘臀,比跑步对关节的压力更小,热量消耗也更大,不用担心碳水摄入,是姜芮书最喜欢的练习项目之一。

杠铃自重15KG,她往杠铃两边各加了25KG,一组动作下来已是满头大汗。

歇了几十秒,她开始做第二组动作。

汗水完全浸湿衣服,额角的碎发被汗水打湿,随意地贴在脸上,汗珠顺着脸颊滑下,在下巴停留,随着她一上一下的动作滴落在锁骨上。因为负重,她的脸颊有点发红,皮肤却越发白皙。

姜芮书很喜欢这种大汗淋漓的感觉,随着重量增加,一次次突破自己的限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对身体的控制力也越来越强,而在力竭之后慢慢恢复力量的感觉则人从里到外的放松。

“嘘~”

突然有人朝她吹了声口哨,姜芮书放下杠铃,寻声看去,只见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正一脸猥琐地看着她。

那人也不说话,目光赤裸裸将她从头到脚打量,最后停留在她紧实的臀部上。

她穿的是带弹性的紧身速干运动长裤,可以清楚地看到优美的臀部曲线,上身是运动内衣,平坦结实的腹部和白皙的背部一览无遗,汗水顺着光滑紧致的皮肤一道道滑落,格外的诱惑人。

姜芮书心里有点不舒服,感觉被冒犯。

姜芮书没理他,继续练习,但明显感觉到那人一直在盯着自己,如有实质般地将自己从头到脚一遍遍的打量,想到他用那种猥琐的目光,脑子里不知道在意淫什么,她就觉得一阵恶心。

她放下杠铃,回头给了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那人不以为意,还朝她挑眉。

这种人姜芮书见多了,越搭理越起劲,要是她质问,恐怕他还会狡辩他什么都没说也没做,是她想多了。

她什么都没说,走到哑铃区,挑了两个哑铃,开始练手臂肌肉。

她手臂的肌肉不明显,但举哑铃的时候还是能看出肌肉的形状,那么大一个哑铃举起放下毫不费力。

那人见姜芮书没什么反应,还以为她胆子小,不敢说什么,正想上前一步,这时姜芮书做完一组练习,手里的哑铃咚一声扔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因为重量比较大,地板还震了一下。

他不由看了看那对哑铃,突然一个激灵。

这女人举的哑铃好像是……35KG组合的。

那就是70斤,这要是砸在身上……

这时,姜芮书抬头看着他,黑亮的眼瞳有点渗人,往他下三路瞄了一眼。

他不由菊花一紧,夹紧了腿,见姜芮书又捡起了哑铃,作势要走过来,连忙灰溜溜跑了。

见猥琐男跑了,姜芮书换了对轻一点的哑铃,以她的身高体重,35KG过重,她可不想练出粗壮的肱二头肌。

“你干嘛啊?”

打算离开的时候,姜芮书突然听到有个女孩子叫起来,脚步一转,就见刚才那么猥琐男正对圈着一个女孩子,嘴里说着:“不是你让我教你吗?你动作不对,应该这样……”说着往女孩子臀部摸去。

“你,你离我远点……”女孩子满脸通红,快哭出来。

姜芮书走过去,正要一把揪住猥琐男,一只修长的手伸出来,直接将猥琐男拎起来。

“他妈谁——”猥琐男恼怒回头,见是个男的,脏话脱口而出。

秦聿直接将他扔在地上。

猥琐男被摔了个狗吭屎,哎哟嚎了声,狼狈地爬起来,凶恶道:“你敢动我!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李刚?”

被骚扰的女孩子前一秒还惊魂未定,下一秒差点笑出声,这个大帅哥太幽默了。

猥琐男一脸被羞辱的神情,“有种你报上名字!不整死你老子是孙子!”

秦聿一脸高冷,“垃圾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你——”猥琐男大叫一声,挥拳冲上来。

秦聿单手握住他的拳头,他挣扎了几下,却纹丝不动,正想上脚踢,就听秦聿带着冷意的声音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谁啊?”

“可以让你进监狱的律师——你刚才的行为已经构成猥亵妇女,此处有监控,人证物证齐全,只要这位女士告你猥亵,你绝对逃不了。”秦聿的目光转向旁边看戏的某人,“姜法官,是吗?”

姜芮书突然被cue,不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猥亵妇女无疑,另外还有故意伤害的嫌疑。”

猥琐男瞳仁猛地一缩,这两人是律师和法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