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十五章 暖饱思淫欲

第五十五章 暖饱思淫欲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8  |  更新时间:

第五十五章 暖饱思淫欲

她这一加班,一直加到天黑,看着堆积的工作被消灭掉,感觉倍儿爽。

晚上她没有回凯旋公馆,开车回了南山花园。

给自己煎了块牛排,配上芦笋和西蓝花,简单解决了晚餐。

这时已经是9点多,从18层望出去,可以看到一家又一家灯光亮起,那是万家灯火,充满了烟火气息,远处一栋又一栋的高楼大厦隐匿在漆黑的夜色中,马路四通八达,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更远的远方是不断闪烁的城市灯海,在夜色模糊了边界,仿佛有一块朦胧的薄纱将整座城市笼罩。

姜芮书给自己倒了杯红酒,靠着落地窗,半张脸隐在阴影中。

“叮铃铃……”

电话突然响起来。

姜芮书拿起电话看了眼,看着来电显示,过了十几秒,到底还是接起了电话。

“芮书,是我。”电话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有什么事?”姜芮书喝了口红酒,声音如入喉的酒液一样带着微微的凉意。

“没打扰到你吧?”

“张女士有事请直说。”

听到她礼貌又疏离的语气,那头张静月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柔声道:“抱歉,我原本不想打扰你,听范阿姨说你前天回家了,我想了想,还是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你爸爸这两天都在外面应酬,昨晚和今晚都喝醉了,不是故意不见你,你别怪他。”

“张女士真是很贤惠。”

听到这么一句夸奖,张静月一点也没有喜悦,反而有点僵硬,“芮书……”

“张女士做好自己的事就行,别的不用管。”

“芮书,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姜芮书跟她没什么好说的,“还有别的事?”

张静月那边顿了顿,声音听起来有点低落,“没有了。”

姜芮书嗯了声,挂了电话,灌了一大口酒,再喝的时候发觉一杯酒已经被自己喝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点酒,她感觉有点热,干脆鞋也不穿,光着脚走到橱柜前,将整瓶红酒拎过来,坐到落地窗前一下一下地接着喝。

半瓶红酒下肚,她有点微醺,整个人懒洋洋地靠着窗户,像只餍足的狸花猫。

寂寞来得突如其来。

也真是奇怪,平时也是一个人住,什么感觉都没有。

暖饱思淫欲吗?

她没回头,伸出手,摸摸索索地摸到手机,这时,手机叮咚响了声,跳出来一条新消息。

钱清昊:【姜法官,你在干嘛?】

姜芮书自己没有相亲的欲望,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主动联系对方,这两天没见对方发消息过来,她还以为钱清昊跟自己一样,或者换了目标,回头覃庭长问起她就说两人不合适,便了了这桩事。

不过她这会儿正无聊,有个人聊天也不错,于是回道:【刚吃完饭。】

钱清昊:【好巧,我也是—】

钱清昊:【不过你怎么吃这么晚?】

姜芮书:【今天加班。】

钱清昊:【好巧,我也是,你平时很忙吗?】

姜芮书:【挺忙,你也是吧?】

钱清昊:【是的,看来我们的节奏挺像的。】

姜芮书随意地跟他聊着,意外发觉两人的共同话题还挺多,从工作到爱好,从文学到政治,不知不觉地聊了快一个小时,直到闹钟响起。

最后钱清昊问:【下周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私房菜,平时没有朋友一块去,想请你一块去。】

没朋友肯定是借口,请客从来不存在请不到人的情况,谁身边没几个吃货?姜芮书想到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就有一二三四五六七个大吃货。不过他这个借口显然是为了不那么刻意,以朋友的名义邀请能让彼此都自在些。

真是个很体贴的人。

姜芮书对他的感官挺好的,但这还不足以让她想见面,想也没想就拒绝:【我也不知道,有时间我再跟你说吧。】

对方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她暂时不想见面,没有强求:【那行,等你有时间再去。】

第二天因为上午有开庭,姜芮书一大早赶到法院,打开电脑数了下,这周有8个案子要开庭,还挺轻松。

快上班的时候,覃庭长过来问:“你们聊得怎么样?”

见覃庭长一副比自己还着急的模样,姜芮书很无奈:“加了微信,聊了两次。”

“感觉人怎么样?”

“了解还不是很多,暂时没有什么感觉。”她实话实说。

覃庭长挑起眉,“人家跟我说对你感觉很好,跟你很有共同话题,我就说你们能聊得来,我跟你说,小钱条件真的很好,抢手得很,你要是觉得合适就见个面,说不定就有感觉了。”

她条件也不差啊,要学历有学历,要事业有事业,有房有车,长得也不差,没有家庭负担,要啥有啥,放在婚恋市场也是食物链顶端的吧?

或许是她的表情太明显,覃庭长啧了声,“你条件是好,可是年纪大了啊。”

“咳咳!”姜芮书一口水呛在嗓子眼里,WTF?她年纪大了?

“婚恋市场吃香的都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你这奔三的年纪,人家结婚早的孩子都能叫你阿姨了。”

又扎心了我的覃庭长……

一直觉得自己还是小姐姐的姜芮书,有点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好吧,她也有结婚早的同学,好些都有孩子了,她早就被叫过阿姨,红包都给出了很多,但是她的同学都比她年纪大呀。

别说三十,就是四十、五十,她也不会觉得自己年纪大。

谁规定到了年纪就一定要做什么?如果四十岁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那就继续单着,什么状态最舒适就处在什么状态。

不过这话她没当着覃庭长的面说,不然覃庭长肯定又会扎心,嘴上应得好好的,“等有时间就考虑,最近忙呢,这周好多案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空。”

“行吧,你们自己聊。”覃庭长是真觉得对方条件好,不希望姜芮书错过,才特地说了这么几句,提醒到了便点到为止,不然就越俎代庖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