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十八章 不赢意义何在?

第五十八章 不赢意义何在?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98  |  更新时间:

第五十八章 不赢意义何在?

“有天晚上我跟何生生想吃瓜,今年瓜太贵,我们就去郊区的田里摘了几个瓜。”冯义超陈诉道,何生生是这起盗窃案里的同伙。

秦聿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冯义超点点头,补了句,“就这样。”

秦聿眉心跳了跳,“你再说一遍。”

冯义超以为自己普通话不标准,律师没听清楚,于是放慢了语速重新道:“有天晚上,我跟何生生想吃瓜,今年瓜太贵,我们就去郊区的田里摘了几个瓜。”

秦聿:“……你重新详细地说一遍。”

他加重了“详细”两字的语气。

冯义超“哦哦”两声,露出恍然的神情,摆出龙门阵的架势,“就是有一天晚上,我跟何生生特别想吃瓜,但是呢,今年什么都贵,一个瓜要三四十,想吃瓜又没钱买,怎么办呢?就听人说郊区有一片瓜地,所以我跟何生生就去摘了几个瓜吃,那瓜吃起来跟别的瓜也没什么区别,怎么就那么贵,金子做的瓜都没那么贵,秦律师你说是不是啊?他们该不会想讹钱吧?”

秦聿:“……”

见他抬眸,冯义超露出讨好的笑,还问了句:“清楚了吗?”

清楚个鬼!

秦聿面无表情,敲了敲桌面,“我问你答。”

冯义超连连点头,“秦律师你问。”

“你和何生生是怎么知道郊区有西瓜地的?”

“听说的。”

“听谁说的?”

冯义超想了想,想得眉头皱起来,最后摇摇头,“反正就是听住在郊区那一帮人说的。”

“你跟何生生住一起?”

“对。”

“是谁先提议去偷西瓜?”

“是我。”

这么说冯义超是主犯。秦聿继续问,“你和何生生先后两次偷窃,这两次分别是谁提议的?”

“都是我。”

“是谁提议卖西瓜的?”

“是我。”

“卖西瓜的钱谁拿得多?”

冯义超拍拍胸膛,“当然是我咯~”

秦聿:“……”你骄傲个什么劲儿?

在看守所呆了半小时,秦聿问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最后叮嘱冯义超,“开庭前不要乱说话,有任何问题随时联系我。”

“秦律师。”见他要走,冯义超突然站起来叫住他,见他回头,马上问道:“按照你说的那么做真的行?”

秦聿看着他,眼神犀利,冯义超下意识缩起肩膀,马上解释:“里边的人说刑事案请律师没什么用,最多就传个话,除非能遇到有良心又有能力的律师,但最多也只能争取少判一年半载……”

“大部分如此。”成文法体系中,刑事案被告人被检方起诉时,基本上犯罪事实已经很清楚,律师能做的便是盯着司法机关,保证案件审理过程中程序合法,委托人的合法利益不受侵犯,以及争取罪轻判决,跟判例法国家,律师靠一张嘴就能黑的洗成白的截然不同。

“啊?”

“你是少部分。”

“这、这样吗?”冯义超不懂法,听别人的说法跟律师说法差别太大,难免不知道相信谁,“那何生生是不是跟我一样?”

“他另外有辩护律师。”

“你不负责他?”

“不负责。”

同一案件的不同被告可能存在利益冲突,不能委托同一个律师,所以秦聿只能为冯义超辩护。

秦聿再次告诫冯义超不要乱说话,没想到在看守所门口遇到一个熟人。

李逸寒一看到他,脸一下子拉得老长,“怎么是你?”

“你为何生生辩护?”

“你怎么知道?”李逸寒刚说完就反应过来,“你为冯义超辩护?”

秦聿挑了挑眉。

啊,他怎么就接了这么个案子?早知道另一个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是秦聿,他接都不会接这么案子!李逸寒一张脸黑成锅底,没想到秦聿接下来的话更让他暴躁,“李律师这么嫉恶如仇的人,怎会接这种案子?”

这个案子的两个被告人都不是十恶不赦之徒,原本只是寻常小偷小摸,结果误打误撞成了大额盗窃案,案子出来后,很多人虽讨厌他们的行径,但主要关注点是在天价西瓜上,反而觉得两个被告人很倒霉。李逸寒虽然也厌恶窃贼,但认为他们不至于受到重罚,所以才毫不犹豫接下这个案子。

他冷笑一声:“我是有职业操守的!不像某人,利益熏心,为了胜诉能昧着良心什么手段都用。”

“打官司不为赢意义何在?”

李逸寒噎了下,打官司当然是为了赢,为了输谁还找律师打官司啊?

“就算为了赢,也不能不择手段。”

“法庭上你也可以用任何方式反驳对手。”

李逸寒又噎了下,他的意思是对手不择手段,自己也能用任何有效的方式反驳对手,庭审本身就是双方非胜即败的角力,必须想尽办法、竭尽全力去占据优势,打击对手,这样才能争取到胜利,达到维护委托人利益的目的。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从秦聿嘴里说出来,李逸寒感觉老大不爽。

想到秦聿是第一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他忍下脾气,问道:“你给冯义超做什么辩护?”

“无罪。”

李逸寒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还真敢啊?“你确定?”

“难道你想做有罪辩护?”秦聿反问。

李逸寒皱起眉头,“第二次盗窃时,他们被抓了现行,盗窃事实无法推翻。”

“盗窃事实无法推翻,不意味着其他事实无法推翻。”

“你是指……”

“S市盗窃案的立案标准是2000元以上。”秦聿说了这么一句。

李逸寒瞬间明白了秦聿的策略,琢磨了片刻,仍然不大赞同:“推翻这个依据不容易。”

“不容易也得做。”

“那你打算怎么做?”

他以为秦聿会告诉自己怎么做,毕竟第一被告人和第二被告人大部分利害关系一致,两者律师做好沟通更利于辩护,结果听到秦聿说:“出了结果会告诉李律师,只希望开庭的时候,李律师不要拖后腿。”

拖后腿……?

怀疑他能力吗?

李逸寒闻言有点不悦,却突然想起秦聿最开始说的那句话,反应过来,这家伙在嘲讽他!怕他当了检方的卧底。

靠!

这绝对是对他职业操守赤果果的侮辱!

李逸寒的小宇宙瞬间爆发,要跟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来个八百回合的辩论,但秦聿人高腿长,眨眼间已经开车离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