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十九章 申请回避

第五十九章 申请回避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5  |  更新时间:

第五十九章 申请回避

盗窃案距离开庭只有一周,给秦聿的时间不多,他一方面寻找相关方面的专家,一方面要去物价局了解情况,另一方面还要去法院查看案卷,行程异常忙碌。

姜芮书在法院看到秦聿,回去看了下自己的开庭安排,没有他的案子,后来听说这次他是做刑辩,心里倒是有些期待。

遗产案是周四下午开庭,周三上午,趁着没有开庭,姜芮书安排了双方当事人交换证据,蔡晓华这边带的是个女律师,原告那边来了两男一女和一个男律师。

蔡晓华提交了数份书面证据,包括被继承人的遗嘱、财产清单、和遗嘱鉴定报告。

三名原告也提交了几分书面证据,还有证人证词,他们原本不想承认遗嘱是真的,但在鉴定报告面前,反驳显得很无力。

他们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的父亲真的一点财产都没留给他们。

交换证据只是为了让双方当事人相互了解证据信息,从而明确诉讼的争议点,为开庭审理做准备,并不意味证据不足的一方开庭后一定会败诉。

走的时候,三个原告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下班的时候,姜芮书在停车场看到了三个原告中行二的王女士,王女士是个四十多岁的职业女性,穿着一身西装制服,浓眉小眼,颧骨略凸,面相有些凶,这一身西装制服也不知是哪个单位的,姜芮书想起她交换证据的时候总是习惯性昂头,总觉得她这么穿在暗示什么,仿佛这身衣服就是她的底气,只是她骨架很大,西装穿在身上也显得有些粗壮。

见到姜芮书,王女士小跑过来,“姜法官,你可算下班了。”

姜芮书一边开车门,一边问道:“王女士有什么事?”

“是有点事,能请姜法官去附近的咖啡店详谈吗?”王女士笑呵呵道。

姜芮书看了看她的手提包,大概猜到她的用意,想也没想就拒绝:“抱歉,法院有规定,法官不能私下会见当事人,王女士有什么可以跟我回法院说。”

王女士的脸色顿时有点不好,旋即扬起笑容,和蔼亲切道:“不是公事,是一点私事。”

“抱歉,我跟王女士你不熟,私事恐怕也帮不上忙。”

王女士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住,没想到姜芮书说话这么直接,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这个法官,怎么这么不知道变通?她就不怕得罪人?

姜芮书自然不怕,除了开庭办案,她不在意跟当事人的关系好坏,她更愿意将自己法官的身份与人际关系割裂开,法官只是法官,不受外物影响。

“如果没有别的事,先走一步。”姜芮书拉开车门,矮身坐进去。

“哎哎,姜法官等等。”王女士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往姜芮书的怀里塞。

姜芮书的眼神瞬间锋利,如开刃的剑,带着冷厉的锋芒,看一眼便被刺痛。

王女士吓得手一抖,差点把封信扔掉。

“拿走!”姜芮书命令。

王女士不敢违背,连忙把信封拿回去。

姜芮书理也不理她,砰一声关上车门,很快开车离开。

王女士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这女法官年纪轻轻的,眼神怎么这么吓人?

心里忍不住责怪,这个法官也太不讲情面了,那么正直做给谁看?她当法官一个月能拿到多少钱?装什么清高!随后又忍不住后悔和担忧,法官该不会对自己不高兴,明天开庭的时候搞鬼吧?

姜芮书要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想太多。

不过王女士的举动的确让她有点不悦,这不仅是践踏规则,还意图陷她于不义,总有那么些人不愿按规则办事,遇到事情就想走人情,只利己不管他人。

明明遵守规则,是最省事的方式。

遗产案是第二天下午开庭,由于遗产案往往比较复杂,这次合议庭由姜芮书和吴佳声、朱玮霖组成,其中姜芮书担任审判长。

宣读了法庭纪律和参与庭审的成员信息,姜芮书按例询问:“原告申请回避吗?”

她以为只是例行询问,没想到话音刚落,就听到原告律师说:“原告要申请回避。”

她看向原告席,“原告申请谁回避?”

王女士瞪了她一眼,姜芮书莫名其妙,还想着是不是吴佳声或者朱玮霖跟被告有什么联系,接着就听到原告律师硬着头皮道:“申请审判长回避。”

姜芮书:“……”她是不是听错了?申请审判长回避?

吴佳声和朱玮霖都很意外,没听说她跟双方当事人有什么关系啊。

“你怎么回事?”吴佳声小声问。

姜芮书没回答吴佳声,面无表情地看着原告律师,“申请回避的理由?”

“审判长与原告有矛盾。”

“什么矛盾?”

“昨天审判长与原告王女士在停车场发生争执。”

“争执?”姜芮书继续问,“理由?”

原告律师看向王女士,王女士不大敢看姜芮书,垂着眼皮慢吞吞道:“我想跟你了解一些事情,你拒绝不说,还训斥我,我觉得你可能对我有偏见。”

这是仗着没证据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姜芮书慢条斯理道:“作为主审法官,不得与当事人私下会面,当时已经下班,且不在指定可会面地点,所以我有权拒绝与你见面并交谈,你执意纠缠,我只能采取必要的方式摆脱你的纠缠。”

谁纠缠了?她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好吗!

王女士有心说明,但一对上姜芮书的眼睛,她就想起了昨天姜芮书那吓人的眼神,突然害怕姜芮书说出实情。

“事情经过是这样吗?原告。”吴佳声问道。

王女士呐呐不言。

吴佳声哪里看不出对方胡搅蛮缠,但是原告提出了回避,按照规定,在法院作出是否回避的决定前,姜芮书得暂停参与本案审理工作。

姜芮书只能宣布休庭。

这还是姜芮书第一次被申请回避,虽然有些麻烦,但影响不大,只是案子推后,无形中增加了她的工作量。

法院的决定很快就下来了,驳回原告申请回避的理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