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十一章 二次开庭

第六十一章 二次开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4  |  更新时间:

第六十一章 二次开庭

赵思雨沉吟了一会儿,忍不住问:“萧律师,你知道秦律师辩护过的那个杀妻案吧?”

“知道。”萧然由衷赞叹:“简直是创举,那种情况下他还能胜诉,我没见过比他更厉害的人,在律师界相当于英雄一样的存在。”

“可是他的辩护让凶手逃脱了法律制裁……”

萧然闻言上下打量她,嫣红的唇勾起不明意味的弧度,“难怪秦律师说你三观不正。”

“怎么你也这么说?”赵思雨皱起眉头,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三观不正,难道当律师要心黑手辣才行?

真是天真单纯的小姑娘啊……

萧然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眼波流转间媚眼如丝,却是笑而不语,没有再说下去。

赵思雨还想问自己哪里三观不正了,这时,姜芮书敲了敲法槌,“现在开庭。”

原告坚持原有诉讼请求,要求法院判决被继承人的遗嘱无效,拿回作为法定继承人应获得的遗产。

作为被告律师,萧然反驳道:“被告继承被继承人,即王志民先生的遗产,是王志民先生亲自立下的遗嘱,遗嘱中明确表示其名下所有的财产,包括云顶路72号西江小区D3栋1单元2302室房屋、位于西江市场2—3—6的门店,及储蓄卡中30万元存款全部由被告继承,虽然原告是法定继承人,但根据继承法规定,被继承人有权指定非法定继承人继承遗产,不需经过法定继承人同意——审判长,我说的对吗?”

姜芮书点点头,“的确如此,被继承人有权指定法定继承人外的继承人。”

“谢谢审判长的回答。”萧然笑笑,将视线转向原告:“所以被告继承王志民先生的遗产是合法的,原告的诉讼请求完全毫无根据。”

原告律师道:“被告的确可以继承王志民先生的遗产,但前提是这份遗嘱有效。”

这是想否定遗嘱的合法性,从而否定蔡晓华继承遗产的合法性。

在有遗嘱的情况下,的确只有这种方式能躲得遗产。

萧然拿出鉴定报告,盈盈笑道:“这是王志民先生遗嘱的鉴定报告,由权威机构鉴定,结果显示遗嘱确为王志明先生亲笔立下,欢迎原告方查证。”

“不用查证。”原告律师没有反驳这份鉴定报告的真假,“遗嘱的确是王志民先生写下的,这一点原告不否认,但是审判长不觉得奇怪吗?王志民先生明明有两子一女,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财产——所有的财产都交给一个保姆,而非自己亲手养育成人的子女?”

萧然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很显然,原告律师的方案直指遗嘱最大的疑点。

一般人都会将遗产交给自己的亲人,父母、配偶或子女,再不济也是其他有血缘关系的人,就算真的因为某些原因想将遗产分给其他人,多少还是会留一点给自己的亲人。

可王志民却一点也不留给子女,而是留给了非亲非故的小保姆,联想到诸多保姆和雇主不可言说的新闻,不免让人对蔡晓华获得遗产的原因产生遐想。

蔡晓华眼帘微垂,脸上无悲无喜,任由各种视线打量自己。

姜芮书看了看双方,道:“原告方,虽然将遗产全部留给非法定继承人的情况罕见,但并非没有,这不能排除被告继承遗产的合法性。”

“审判长你说得没错,为了反驳被告方,请允许我询问王君先生一些问题。”

姜芮书做了个请的手势。

王君站到证人席上,原告律师提出第一个问题,“在你印象里,王志民先生是个怎样的人?”

王君是三个原告中的老大,也是王志民的长子,已经五十岁,但他保养得好,看着就四十来岁,一看就是常年坐办公室的,或许还是个小领导,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种上位者的神态。

他站得笔挺,字正腔圆道:“我父亲啊,是个很严肃的人,喜欢较真,做一件事要么不做,要么一定做好,小时候经常因为我们做事不认真就训斥我们,一定要我们改正坏习惯,有时候还会打我们……”

“咳咳。”原告律师咳了两声。

王君发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不紧不慢地描补,“他都是为了我们好,为了不让我们养成坏习惯。他还有些想法比较传统,曾经我和小弟想下海做生意,但父亲极力反对,觉得那是不务正业,可惜了,当年那是遍地黄金的时代啊,要不是他阻拦,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是富豪……”

“咳。”原告律师又咳了声。

姜芮书不由侧目,“原告方,你嗓子不舒服吗?”

“呃,有点咽喉炎,谢谢审判长关心。”

你当面提醒不要太明显了。姜芮书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没跟他计较,道:“原告王君继续说。”

王君完全是当领导习惯了,控制不住想批判自己不爽的事,见气氛不对,总算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扯那些有的没的,连忙补救:“要不是父亲反对,我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平稳的日子,他总说一辈子安安稳稳就好。”

原告律师道:“这么说王志民先生追求安稳,或者说,他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

“是的,父亲很多方面的确很传统保守。比如二妹找工作的时候,父亲一定要二妹考公务员,说公务员稳定。小弟结婚的时候,弟媳工作忙照顾不了家庭,父亲就极力要求弟媳放弃工作回归家庭。还总是跟我们说多子多福,让我们多生几个孩子,这样孩子长大了也能相互扶持……不过他都是为了我们好,我们能理解。”

“你们三兄妹跟王志民先生的关系如何?”

“他是那种很传统的父亲,不大喜欢跟子女表露感情,但是父爱如山,我们都了解他,关系一直很好。”

原告点点头,接着换了王竹,也就是原告中行二的王女士询问。

王竹挺起胸膛,用余光瞥了瞥姜芮书,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她挟私报复,很是自信。

姜芮书不知道她哪来的信心,不过听到这里,她已经大致明白原告律师的策略,原告律师想从根本上质疑这个遗嘱的合理性,是个很不错的辩论方案,如果还有后招,推翻遗嘱也不是没有可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