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十四章 先撩者贱

第六十四章 先撩者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

第六十四章 先撩者贱

笑罢,他慢慢琢磨出了点味道:“不过大安律所的律师是挺厉害,上次那个秦律师在我们法院打过的几场官司,一场都没输过,好像还都是姜法官承办的吧?这次这个萧律师我也知道,上次她有个案子是我办的,听说她专门处理离婚和财产方面的案子,胜诉率很高,今天原告已经开始扭转局势,她几个问题就击溃了原告的优势,就不知道下次开庭原告会不会有新证据。”

姜芮书喝了口橙汁,道:“其实原告这边还有个天然的优势没拿出来。”

“天然的优势?”

“就算被继承人有遗嘱,指定全部遗产都交给被告,但他们还是有继承权的。”

“哪来的继承权?”

“法定继承人都有哪些?”姜芮书反问。

“第一顺序是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是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吴佳声掰着手指数。

“嗯,配偶。”

“啊?”吴佳声懵圈,“被继承人有配偶?”

姜芮书想翻白眼,“没有配偶,哪来三个孩子?”

“也是,那是他妻子去世了吧?”

“去世的配偶,也是配偶。”

“哦哦哦!”吴佳声秒懂,摸了摸下巴,“这么说被告还不一定真能继承遗产啊。”

朱玮霖叹气,“纠结。”

可不纠结吗?如果原告律师从这个方面切入,下次庭审将又是一场鏖战,很可能还有三次开庭、四次开庭……

有时候一场遗产案能打上一年半载,涉及利益,同室操戈,谁也不愿意先松口,这还只是普通百姓的案子,要是豪门争产那更是旷日持久,往往一打就是好几年,曾经有个争产案一年内连续聆讯172天,创下史无前例的记录,最终打了八年才结束。

只是今天这个遗产纠纷背后,的确有点不同寻常的意味,姜芮书也不是一点了解也没有,她大致相信三名原告对他们父亲的描述,一个传统的父亲为什么会把财产都交给一个非亲非故的小保姆……

“芮芮,那些都是你的,全部都该是你的!你不争就全是别人的,到时候你什么都没有,那些人什么都没付出,凭什么得到?”

“你就不能争气点?!读书读书!就知道读书!你这样怎么争得过那些人!”

“你必须争!必须争!”

姜芮书猛地睁开眼,望着天花板,五感好似被隔绝,什么也听不到也记不起来,一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听到窗外的蝉鸣,办公室里空调很轻微的呼呼风声,随后闻到办公室里特有的松木味道,才发现自己做了个梦,这个梦好似把全身的力气都抽空了,她撑着椅子撑了好几次才坐起来,感觉无比疲惫。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她长长地吐了口气,感觉这口气把胸口的浊气都吐出去了,又灌了一口凉茶,茶水带着凉意顺着咽喉而下,一直凉到心里,把心底的躁郁都镇压,这才感觉舒服一点。

“姜法官,有当事人过来了解情况。”刘一丹敲门。

姜芮书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清除,迅速进入工作状态,“进来。”

“进来。”

听到敲门声,秦聿抬眸瞥了眼,见来的人是陶霖,淡淡说了声,“有事?”

“陆大boss叫了下午茶,让我过来叫你。”陶霖说道。

秦聿嗯了声,手上的动作没停,又打了一会儿字,点下保存,发送邮件,“这份材料打印出来给我。”

陶霖做了个OK的手势,麻溜滚去打印资料,好赶上最后一波下午茶。

秦聿揉了揉太阳穴,端起咖啡杯去茶水间。

还没走到,就听到茶水间传来热闹的人声。

“秦律师来了。”陆斯安第一个看到秦聿,递了碗甜品过来:“来点?”

秦聿敬谢不敏,他不喜欢甜腻腻的东西,也不知道陆斯安这么个大男人怎么那么热衷于甜食。他走到咖啡机前,一边倒咖啡豆,一边说了句:“糖分使人衰老。”

陆斯安的手一顿。

正吃嗨的萧然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一脸沧桑:“秦律师,你就不能等我吃完再说吗?欺骗自己真的很不容易呢。”

“真相往往是残酷的,秦律师比真相还残酷。”

其他同事也忍不住吐槽他。

陆斯安笑道:“你们知道秦律师在学校的时候有个外号吗?”

秦聿转身,面无表情看着他,“大黑,你还记得4号教学楼的小白吗?”

陆斯安勃然色变,“秦律师,我劝你善良啊!”

大家一阵闷笑。

有人冒死问道:“大黑是什么梗?”

“你们是不想要这个月的奖金了是吧?”陆斯安眯起眼睛,目光凉嗖嗖扫过这群造反的小妖精。

头可断血可流,奖金不能扣啊!陆大老板发威,那是相当可怕的,这虎须还是让秦律师去捋吧!当即一群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哎哟,我还有活儿没做完,你们慢慢吃。”

“等等我,我那案子的起诉状还没写,得赶赶。”

“我回去写答辩状。”

走之前还不忘顺走吃的。

转瞬间,茶水间里只剩下五个人,秦聿是一点也不怕陆斯安,好歹是个合伙人不是?陶霖是顶头上司不怕,他就不怕,萧然完全是吃瓜群众,相信陆斯安也不会真发火,赵思雨完全是一脸懵圈,她正吃得高兴呢,怎么一抬头人都走了?

“打个商量,咱以后不提黑历史。”跟老熟人干活儿就这点不好,自己有什么黑历史,对方都知道,陆斯安觉得自个大大的失算了。

秦聿没理他,接了咖啡机里流出的咖啡,加了一点点白糖,喝了一口,还可以,这才慢吞吞回了一句:“先撩者贱。”

“行吧,惹不起你。”陆斯安无奈道,“你那个案子明天要开庭,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行。”

赵思雨一听到秦聿的案子,眼睛顿时亮了,“秦律师,我明天能跟你去开庭吗?”

秦聿还没开口,萧然就笑道:“小赵律师,你想对我始乱终弃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