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十六章 这世界没有神

第六十六章 这世界没有神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52  |  更新时间:

第六十六章 这世界没有神

“你别这么对待小姑娘,人生还那么长,学习不用一蹴而就。”萧然笑了声,打破凝固的气氛,“来来来,快给我个思路,我知道你做过这类案子,京城那个什么豪门的争产案最后就是你帮被告打赢的,可比我这案子复杂多了。”

秦聿不是很相信萧然没思路,更可能她是懒得去想,既然再三问到,他略作沉吟,道:“剥夺法定继承人的继承权基本三方面:一,未赡养老人;二,伤害、杀害被继承人或其他继承人;三,遗产产权是否全为被继承人所有。”

第一点有待查证,但王志民的配偶早已去世,想查证不容易,而且王志明配偶去世前没有明确表示不让谁继承遗产,那么属于她的婚内财产便自然由第一顺位继承人继承,所以这点用处不大。

第二点已是犯罪,萧然这个案子想来也不涉及。

第三点,如果产权已经发生变动,或者遗产资不抵债,继承人也将无法继承遗产,但被告的具体情况萧然没说太清楚,即便是一个律所的律师,涉及委托人隐私的信息,除了为同一个委托人代理同一个案子的律师,谁也不能透露。

但是他这么一说,萧然就明白要怎么做,忍不住叹气:“这真是要看天意了。”

律师可以想方设法打击对手,推翻对手的各种论点和策略,但无法推翻事实,所以一个案子能不能赢,除了看律师的能力、公检法是否公正,最重要的是看事实。

事实明确的情况下,律师再厉害也没办法。

秦聿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这时,陶霖领了一个人过来,萧然瞧了一眼,哟,熟人啊!啧了声:“这位帅哥来我们这个黑心律所做什么?”

李逸寒满脑门黑线,这女人还挺有自觉。

赵思雨还记得李逸寒,两次都输给秦聿,印象不深刻都难,不过赵思雨觉得李逸寒某些方面跟自己很像,所以对他印象还挺好的。听萧然很是熟稔的语气,便问道:“萧律师,你也认识李律师。”

“打过一次官司,输给我。”萧然随口道。

李逸寒眼角抽搐了一下:“……”你们大安律所是有毒吧!

李逸寒的脸拉得老长,瓮声瓮气道:“过来讨论案情。”

萧然诧异地看了看秦聿,“你们俩接了同一个案子?”

秦聿挑挑眉,“不同被告。”

“恭喜,这次你会再败了。”萧然真情实意跟李逸寒说。

李逸寒一声草差点脱口而出,好在他理智尚在,知道这是人家的地盘,忍住了。

“哎呀,这位帅哥生气的样子真好看。”萧然又真情实意说了句,说完还想上手。

李逸寒听说过她的作风,这女人身边的异性就跟隐形眼镜一样,不是季抛就是月抛,裙下之臣数不胜数,见她撩拨自己,他整张脸都黑了:“请自重!”

萧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哎哟,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说“请自重”!

秦聿没说什么,将咖啡杯交给陶霖,示意李逸寒去办公室。

赵思雨这些日子跟在萧然身边,其实也听过一些风言风语,也……也亲眼见证过,就这两个月不到,萧然身边的异性就从小绵羊变成了小狼狗!期间还有各种异性打电话给她,跟她撒娇啊,求见面啊,给她送各种礼物……

最关键是,一个个都有颜有身材,还都是倒贴!

她曾经亲眼看到过一个小帅哥眼巴巴跨越大半个中国飞到S市,抱着空运来的鲜花,就只为了求见萧然一面,萧然呢,说美好遗落在过去,就让彼此怀抱着美好的记忆各自向前吧。

愣是没见人家。

赵思雨发现,萧然特别喜欢那种高高帅帅的男性,他们律所最高的是秦聿,秦聿真的是又高又帅,也不知道……

许是她的神情太明显,萧然弹了弹她脑门,笑了声:“秦律师那样的人,我可不敢招惹。”

赵思雨捂着脑门,“他怎样的人?”铁石心肠冷酷无情认钱不认人?

萧然笑了笑,没回答赵思雨的问题,只说:“总之他这种类型的男人不能轻易招惹。”

这种极度自律如同清教徒的男人绝对绝对不能跟他们玩,因为会玩火自焚,一不小心啊,一辈子就栽进去了。

赵思雨一边忙手头的事,一边留意秦聿办公室的动静,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李逸寒从秦聿办公室走出,径直离开了律所。赵思雨见状连忙保存好文件,跑去秦聿办公室,还正巧碰到了准备离开的秦聿。

“有事?”秦聿瞥了一眼,将笔记本装进包里,拎起就走。

赵思雨连忙跟上他的脚步,“秦律师,你这就要走了啊?”

“有话就说。”

“嗯……”她知道秦聿不大待见李逸寒,问得吞吞吐吐,“那个,你觉得李律师怎么样?”

“你看上他了?”

赵思雨一个趔趄,差点被自己绊倒,这哪跟哪啊?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秦聿那双大长腿已经迈出去好远,她连忙追上去,“我是问,你对他是个什么评价?”

“手下败将。”

“……作为律师方面的评价呢?”

秦聿低头瞥了她一眼,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能力不错,是个‘好’律师,不是一个‘好律师’。”

“……这有什么区别?”赵思雨一脸懵圈。

秦聿按了按电梯,扭身看着她问了句:“你以为做律师是为什么?”

赵思雨一下子挺起胸膛,“当然是为了捍卫法律尊严,维护公民合法权益,惩恶扬善、伸张正义,顺便在这个过程中实现自我价值!”

秦聿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电梯正好打开,大步迈进电梯。

赵思雨连忙跟进去,“难道我说得不对?”

“很对,没错。”

一听就很敷衍。

“那你为什么说我三观不正?”她还惦记着这件事,只是秦聿说,她还觉得是他看不惯自己,但萧然也那么说,她真有点怀疑自己了,今天下午茶的时候,她当时没感觉到,过后才明白陆老板大概也觉得她不大对,所以那么敷衍她。

可是她想不出自己哪里不对,难道做人不要正义吗?难道做律师就得把坏的当好的?

电梯叮一声打开。

秦聿大步迈出,很快找到自己的车,拉开车门,将包放进去。

赵思雨不服气地追上去,“我知道自己有不足,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改!但你们谁都不说,我整天怀疑自己又不知道哪里错,这让我怎么改?”

秦聿转身看她,“如果你是医生,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在你面前命悬一线,只有你能救他,你是救他,还是趁机裁决他?”

赵思雨愣住,怎么说到医生去了。

“如果你是牧师,一个恶人怀着信任向你忏悔,你是接受他的忏悔,还是出卖他的信任?”

“我……”

“你把律师放在比法官检察官更高的位置,把律师当成了神,但这世界——没有神。”秦聿说罢转身上车,很快离开了停车场。

这个世界,没有神……

赵思雨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