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十七章 刀尖舞蹈

第六十七章 刀尖舞蹈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

第六十七章 刀尖舞蹈

盗窃案是上午九点半开庭。

秦聿提前半小时,跟李逸寒前后脚抵达法院,刚到法院便感觉今天的人比往常要多些。

他俩刚下车,便马上有带着相机的记者涌过来,“两位先生,你们就是为被告人辩护的秦律师和李律师吧?”

“现在网上对天价西瓜案十分关注,争议很大,有人说被告人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应当重判,但也有人认为他们不知情,应当从轻处理,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

“你们认为被告人有罪吗?”

“能说说你们准备做什么辩护吗?”

“抱歉,不接受采访。”秦聿淡漠地说了句,脚步不停,直接迈向电梯。

两人直接去了刑事审判庭。

秦聿和李逸寒分别坐到被告席上,将辩护要用到的材料分门别类放好,为开庭做准备。

“天价西瓜”不仅噱头十足,还极具典型意义,这次判案很可能成为以后同类案件的参考标杆,多家媒体申请了旁听,民众也十分关注,申请旁听的人数远远超出额定人数。

临近开庭,旁听席便坐满了。

法官还没来,被告人也还没来,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了辩护律师,外行看热闹,秦聿和李逸寒都是穿了律师袍,国内的律师袍款式算不上好看,至少没有西装帅气,但制服这东西,男人一块穿的时候,视觉效果绝对是1+1>2,何况是两个长得都不差的年轻男人。

秦聿刚走进来的时候,大家只觉得眼前一亮,视线都挪不开,这律师也太帅了吧?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才华?

趁着还没开庭,有人悄悄拿出手机偷拍,这颜值可以舔一年啊!

旁听席里有记者嘀咕:“这个第一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好像有点眼熟?”

旁边的同行上网一查,悄声道:“去年那个轰动全国的无罪刑案是他辩护的。”

那记者倒吸冷气,“原来是他!他怎么来S市了?我看他的资料好像是大安律所的合伙人?”

“大概是闹得太大了吧,刑辩律师啊,都是在刀尖舞蹈……”

这么说着,却是对这场庭审产生了浓烈的期待,相信这个名满京城的大律师定会奉上一场精彩的辩论。

见人满为患,李逸寒凑过来小声问道:“你有多大把握?”

秦聿淡淡回了句,“我还没输过。”

擦!没输过了不起啊!

李逸寒觉得自己就不该问他,这人嘴里就吐不出好话!但这会儿他们的被告人利害关系一致,比起让这家伙输,他更希望能赢。

很快,对面的公诉人也到了法庭。

大概过了十分钟,书记员喊全体起立,三名法官先后走进法庭。

这次庭审由刑事审判庭的庭长刘鹤担任审判长,与一名副庭长和另外一名刑庭法官组成合议庭。

法官入席后,刘鹤宣布开庭。

两名被告人被法警带进法庭。

冯义超和何生生两个民工都没见过什么世面,不过这会儿被押到法庭上,这么多人看着,免不了心慌,两人下意识地寻找自己的律师。

李逸寒给了个安抚的眼神,示意他们不要害怕,但也不知道何生生明白他的意思没有。

秦聿发觉冯义超比上次见面是居然要气色好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洗干净了,还是在看守所有吃有喝比外面还要好。不过这会儿慌里慌张的,跟无依无靠的小白菜似的,恨不得把自己畏缩成一团。

冯义超见自己的律师只看了自己一眼,没什么表示,心里却不慌,他一直觉得律师就应该这么拽,越有本事的人越拽,看秦聿这副不苟言笑的模样,他倒是安心了不少。

还讨好地冲秦聿笑了笑。

秦聿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不要做多余的举动。

冯义超连忙缩回去。

验过身份,公诉人开始宣读公诉书,观点主要有两个,一是他们偷窃西瓜及损坏的西瓜估价60386元,但实际价值不可估量,由于多棵植株被破坏,导致研究数据断裂,近百万科研投入付之东流;二是两名被告人不是初犯,他们属于惯犯,多次盗窃,情节严重,希望法院判刑并处罚金。

饶是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被抓的原因,但两名被告人仍然被六万块和近百万的字眼吓到了,别说百万,就是六万块他们也挣不来,他们听得清清楚楚,公诉人还要他们罚金,他们哪来那么多钱?

当即两人都急了,冯义超大声道:“法官大人,判我们的刑就算了,罚钱我们是没有钱赔的!”

“对、对啊!我们连工作都没有,没、没钱赔的!”何生生附和。

秦聿:“……”

李逸寒“……”

法官:“……”

公诉人:“……”

所有人:“……”

这两个怕不是棒槌?辩护律师还没开口呢,他们自己就说判刑无所谓,就是他们让判刑,这还没经过庭审辩论,法官也不会随便给他们判啊!

大家都有点同情地看了看两名辩护律师,拆台没有这么拆的。

“审判长,审判员,辩护人要做无罪辩护。”秦聿道。

法庭里小小的骚动了一下。

居然是无罪辩护,大多数人都以为律师会做罪轻辩护,罪轻辩护成功率很大的,虽说对于天价西瓜的定价存疑,但两个被告人可是被抓个正着,偷窃事实一清二楚,怎么还能做无罪辩护?

“请注意法庭秩序。”刘鹤敲了敲法槌。

许是多年承办刑事案件,见多了罪犯,刘鹤远比民二庭的覃田田要威严得多,连声音也低沉许多,大家听到他的警告,纷纷正襟危坐,连呼吸都放轻了。

“辩护人,第一被告偷窃事实确凿,你真的要做无罪辩护?”刘鹤郑重问道。

“是的,审判长。”秦聿肯定道。

刘鹤点点头,“请法警先带第二被告何生生退庭候审。”

何生生被带走,冯义超有点慌张,不过秦聿事先跟他说过庭审流程,知道他跟何生生会先分开询问,后面会再合并审理,有话说话,不要撒谎。

不用撒谎就行,面对严肃的法官和公诉人,冯义超心里很没底。

“被告人冯义超,最开始提议偷西瓜的人是谁?”公诉人询问。

“是我。”

“你与第二被告人一共偷了几次?”

“两次。”

“这两次分别是谁提议去偷西瓜的?”

“都是我。”

“你知道偷西瓜犯法吗?”

冯义超一下子激动地想起来,“知道,但是我们都以为那是普通西瓜……”

法警当即按住他。

公诉人向审判长示意,“我的询问完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