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六十九章 难题

第六十九章 难题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

第六十九章 难题

“谢谢。”公诉人表示自己问完了。

秦聿举手。

“辩护人请问。”

秦聿走到证人身边,“请问证人,物价局确定物价的完成流程是怎样的?”

“先展开财务成本评审,然后进行成本监审,监审后召开听证会,最终制定价格,向社会公示。”

“被窃的新品种西瓜的估价是否都经过这些流程?”

“没有。”

“谢谢,我的提问完毕。”秦聿毫不犹豫转身回到被告席。

一时间,所有人恍然大悟,公诉人给出的这个估价说权威也的确权威,是权威专家给出的价格,但没有走完定价流程,只能说是专家的估价建议,是可以争议的。

李逸寒很不想夸他,但不得不说他这两个质疑顶在了公诉方的要害上。

公诉人马上反驳:“由于西瓜尚未上市,普通民众不清楚这些西瓜的价值,召开听证会达不到准确评估议价的作用,所以没有召开听证会,再者盗窃案的价值和损失金额由物价部门估价即可认定,不需要听证公示。”

“既然如此。”秦聿看了眼公诉人,“审判长,辩方请求传唤证人到庭。”

辩方证人是一个六十多岁的清瘦老人,却是精神矍铄,步履平稳有力,穿了一身中山装,有一种淡淡的书卷气质。

在场大部分人都不认识这位老人,但审判长刘鹤却是认识的,这位老人是S市大学政法学院的教授,也是S市法律界的权威专家人物,有时候法院还会邀请他和其他专家来讨论法理法情方面的问题。

秦聿这次请的不只这位许教授,还有本市在职的法律专家,一共三人。

现在他先向教授提问:“两名被告人偷窃的时候,并不清楚农科所的西瓜与普通西瓜的不同,但物价局对被损毁的科研西瓜估价每个1500元,您认为是否合理?”

“我认为不应该这样定价。”许教授一字一句有理有据道:“单从成本和损失计算,的确损失巨大,科研的价值是无价的,这样算的话,两名被告人判无期都不够,但两名被告人对西瓜的价值没有清晰准确的认识,当成了普通西瓜,在西瓜的价值认知上存在巨大偏差,属于‘认识错误’,盗窃事实属实,但对西瓜的估价不应该只考虑成本和损失。”

“请您解释一下‘认识错误’是指什么。”

“法律认识错误是指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在法律上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犯罪,或者应当受到怎样的处罚的错误认识。”

“您认为被盗窃的西瓜应该估价多少较为合理?”

“可以从西瓜的品种、口感、种植成本考虑,我说的这个种植成本是瓜农正常种植所需的成本,也就是按照正常上市西瓜的价格来算,市面上受欢迎的西瓜如麒麟瓜、墨童瓜价格在每斤四到六元之间,根据季节变化略有浮动,但差距不大。据我所知,农科所的这个新品种西瓜也是面向普通百姓的,所以上市后的价格应该不会太高,我认为价格应在五六元一斤比较合理。”

“谢谢。”秦聿回到被告席。

公诉人起身问道:“许教授,请问法律上是否存在‘不知者不罪’?”

许教授知道他的意图,如实回答:“不存在。”

“谢谢。”公诉人提问结束。

其他两名专家给出的意见大致一样,认同被窃的西瓜不应当单纯按照成本和损失估价,还有一位专家提出被窃西瓜尚处于科研阶段,科研活动是否能当成经营活动很值得争议。

刘鹤与两位合议庭成员稍作商量,觉得刚才辨控双方的论点有点复杂,决定休庭十五分钟。

这时,姜芮书刚好结束一个庭审,遇到了休庭离开的刘鹤三人。

“刘庭长、阮副庭长、任法官。”姜芮书打了声招呼,见三人都穿着法袍,便知道他们刚开过庭,便问道:“你们也开完庭了?”

“没有,只是暂时休庭。”刘鹤笑着叹了口气,“辩方给我们出了一个大难题。”

辩方?

“你们今天开的什么庭?”

“天价西瓜案。”

那辩方不就是秦聿?姜芮书有点好奇,“辩方给你们出什么难题了?”

刘鹤大致说了一下,“那两个律师真是了不得,尤其是第一被告的辩护律师,跟公诉人打得难分难舍。”

难怪,的确是秦聿的风格,他找切入点一向眼光毒辣,还很大胆的做无罪辩护,他总是最大化实现委托人的利益,这案子要是换个律师估计只想做有罪辩护,有罪辩护最保险。

但不得不说,秦聿真的给合议庭出了个大难题,要知道中国刑法中对盗窃罪完全根据数额进行量刑,大部分盗窃案都没问题,但天价西瓜案的定价争议很大,不免一刀切,这就要求法官不能简略地照搬法理原则,应允许判案的动机性,可是这个动机性如何把握,是个非常非常大的难题。

“没想到姜法官对刑法这么了解,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刑庭?”听她简单说了说观点,刘鹤说了句玩笑话,谁不知道姜芮书是民庭那边的王牌,办案能力那是杠杠的。

还真别说,刘鹤觉得姜芮书挺适合刑庭的,年纪不大,但心理素质那叫一个稳,比很多老法官要稳得住,而且业务能力特别强,没什么案子办不下来,她是民庭那边的结案率是最高的,但发回重审的案子却是最少的,连续好几年都是S市司法系统的办案标兵。

“我们刑庭的案子比民庭要少很多,不用一年办几百个案子。”副庭长睁眼说瞎话,刑庭案子是少很多,但案子办不起一点也不轻松,心理压力也比较大,和民庭一样头秃。

姜芮书笑道:“二位的话可不能让我们覃庭长听到,不然她会上门跟你们讲理的。”

三人哈哈一笑,覃田田讲道理……那是全院出名的,二十几年民庭生涯练出来的口才,不敢惹不敢惹。

知道他们还要讨论案情,姜芮书也不耽误他们时间,说了两句,直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