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十一章 秦先生绝育吗?

第七十一章 秦先生绝育吗?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4  |  更新时间:

第七十一章 秦先生绝育吗?

刘鹤没有当庭宣判,这在预料之中。

听众们意犹未尽,听到刘鹤说择日宣判,才发觉这场庭审竟然到了末尾,很多人暗暗打听两个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是哪个律所的,万一以后遇到事情,有这么给力的律师帮自己,想想就心安。

最兴奋的还是记者,这个案子本身争议很大,加上控辩双方的对抗如此精彩,这新闻引流绝对没问题!

当即有记者忍不住打开电脑写起来。

这时,旁边的同行瞥了眼,“你最好换个标题。”

那记者连忙关上电脑,拉长了脸道:“请有点职业素养,不要偷窥,OK?”

同行嗤了声,“平时标题党没问题,但是这个案子,你最好不要用那句话做标题,很容易让人误会。”

记者直接拿那句“被偷活该”的话当标题,不明真相的人看到这标题,第一反应绝对大骂脑残律师。

但记者不认为有何不可,“他的确是这么说的,我没有捏造事实。”

“但你的意思表达出来的是这个意思。”同行背起设备,最后说了句,“我得提醒你,说那句话的人是个从来没输过的律师,而这个律师——极其讨厌断章取义的媒体。”

想起秦聿在法庭上的表现,记者突然蛋疼菊紧,后背一凉,“他还能告我?”

“他的确告过媒体,不信你试试。”言尽于此,看在认识一场的份上才做了提醒,但人家非要作死,他也管不着,说罢便走了。

记者立即搜了一下秦聿告记者的案子,看到了秦聿跟某媒体爱恨情仇的长篇故事,顿时脸色一变,马上删了标题,左看右看,见秦聿已经不在,这才松了口气。

律师不是不能惹,但没有人家那种不怕死的勇气,还是不要惹……

李逸寒这次没有再问秦聿有没有把握赢,到了这份上,只能等待结果,他尽力了,秦聿也尽力了,值得欣慰的是,法官没有反驳他们的论点。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秦聿的确有过人之处。

“你为什么做了那么多无罪?”李逸寒想起秦聿那光辉的战绩里,无罪辩护的次数快要闪瞎人眼,不由问了句。在法制健全的国家,无罪率低其实是好事,这说明司法机关办案水平提高,程序更加完善,所以他对无罪一直很慎重。

但是在秦聿这里,这种常规就被打破了,他就忍不住想,是不是自己能力问题,或者自己心不够黑,像去年秦聿做的那个无罪辩护,心不黑胆不大根本不会做不出无罪辩护。

秦聿按电梯,“我做的有罪更多。”

“大部分律师都不会频繁做无罪。”

“大部分?”秦聿看了他一眼,“你?”

李逸寒:“……”这是在说他平庸吧?平庸的大部分,就是在说他吧?

明知道这家伙狗嘴里吐不不象牙,为什么还要搭话?

李逸寒暗骂自己,拉长了一张脸,不想再说下去。

两人在停车场分别。

回到律所,陆斯安这个不务正业的老板正在偷吃甜甜圈,见他回来,马上把没吃完的甜甜圈塞进冰箱,跟着问道:“结果怎么样?”

“你这么关注这个小案子?”

陆斯安一笑,“这案子争议很大,不只我关注,很多同行也在关注,一个个等着看你这次是赢是输。”

“真闲。”秦聿推开办公室,走到办公桌后将包放下。

“毕竟你没输过,输一次可以说见证奇迹的时刻。”陆斯安靠着门框,看着他笑了笑,“其实我还挺希望你输一次的。”

秦聿抬头看他,“你甜食吃多了?”

陆斯安仍是笑着,只是笑容里有些叹息,“从来没有不败的律师,你会被架得越来越高,以后想败的代价越来越大,你会越来越难做,不如趁早败一次,这对你没影响,但你会轻松很多。”

这是真心为他考虑,但秦聿显然不领情,“作为一个律师,我不允许自己在可以不败的情况下故意败诉。”

陆斯安当然不是想叫他故意败诉,那是对律师职业的亵渎,“我只是想叫你轻松点,就你这张脸,败几次都影响不到你的生意,前些天刘氏那位女总裁还问我你续不续约,这次给你涨价。”

说得他好像那什么靠脸吃饭的职业,秦聿的脸一下子黑了,“你有时间在这儿瞎扯,不如多谈几个合约,早日实现你十大所的愿望。”

“人家都是下属拼命跑业务,到你这儿却是要我这个老板跑业务,真是没天理。”陆斯安见他放了东西就要走,问道:“你又去哪?上班时间玩忽职守,我真是对你太纵容了。”

秦聿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还是解释道:“墨玉最近经常出门打架,弄得一身伤,我带它去宠物医院换药。”

陆斯安知道他家那只猫,是秦老爷子送他的,听说是家里老猫的最后一个崽,这人对什么都不耐烦,对这只小东西倒是耐心得很,“虽说你住的地方环境安全,但猫喜欢往外跑多少还是有点危险,你不如带去宠物医院做绝育,绝育后会乖很多。”

“再说。”

驱车回凯旋公馆,秦聿回家没看到墨玉,找了半天才听到门口传来虚弱的喵喵声,开门一看,一只小黑猫正委屈的舔着毛,光秃秃的尾巴上,旧伤未好再添新伤。

墨玉对宠物医院有印象,大概还记得剃毛之仇,一到宠物医院就嗷嗷大叫,接待的兽医检查了一下,道:“怎么又添了新伤?”

秦聿按了按眉心,“今天又跑出去了一次,不知道跟什么打架。”

“应该还是猫,猫的领地意识很强,如果对方早于墨玉占领地盘,在巡逻的时候遇到墨玉就会驱赶它,如果它不走的话,就可能打起来。不过猫一般都怕受伤,遇到入侵者多是威慑对方,很少会真正打架,像墨玉这样频繁打架,还打这么激烈……”兽医掰开墨玉的双腿,墨玉拼命挣扎,嗷嗷嗷,这是哪来的登徒子啦!

“唔,可能是要发情了。”登徒子兽医猜测,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射一道冰冷的光,露出一双冷酷的眼睛,“秦先生要顺便做个绝育吗?”

秦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