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十三章 借钱

第七十三章 借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85  |  更新时间:

第七十三章 借钱

说是打下手,实际是姜芮书洗菜,姜如倩炒菜。

姜芮书的厨艺实在不怎么样,姜如倩的厨艺却是从小练就的,在姜家数得上号,往年回老家拜年祭祖,大多是姜如倩掌勺。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做饭,气氛很是融洽。

“还是你厨艺好,知道怎么做我也做不出你这么香的味道。”姜芮书心满意足地喝了碗汤,毫不吝啬地夸奖。

姜如倩眉梢尽是笑意,“姐你的聪明不在这方面。”

姜芮书笑笑,起身要收拾碗筷,姜如倩连忙拦住她,“还是我来吧。”

姜芮书知道她客气,姐妹俩也没那么多讲究,便没跟她争,转身回卧室。

过了一会儿,拎了一个手提行李包出来,这时姜如倩也洗好了碗筷,看到姜芮书面前的行李包,一下子明白了,“姐……”

“这些衣服都是新的,一次没穿过,我平时上班穿制服,穿不上这些衣服,你不嫌弃的话就拿去穿吧。”

范阿姨会定期送些当季新款过来,姜芮书穿着上没那么多讲究,碰上喜欢的衣服会反复穿很久,所以每个季度都会剩下一堆衣服没机会穿,姜如倩身上这套衣服去年就见她穿过,她穿来见自己,说明这应该是她最好的衣服了。

姜如倩有点局促,“前两个月你才给我寄了很多衣服……”

“前两月那是春装,你要是嫌弃就直说。”姜芮书塞给她。

“不嫌弃,不嫌弃。”姜如倩连连摇头,紧紧抱住了行李包,轻声说:“谢谢姐。”

姜芮书示意她坐下,给她倒了杯柠檬水,“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姜如倩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才开了口:“就是我跟吕靖打算做试管婴儿,可是年前我们跟人合伙开了个店,投不少笔钱,现在资金还没回笼,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所以……”她有点难以启齿,生孩子找堂姐借钱,实在不好听。

姜芮书皱起了眉头,“你还没到三十岁,这么着急做什么?做试管对身体损害很大。”

“可是我和吕靖已经结婚五六年,我原来有一次宫外孕,切除了一根输卵管,医生说我怀孕的概率不高,所以才会想做试管。”姜如倩低声说着,“我知道做试管对身体有损害,但年纪越大越不好做,不如趁着还算年轻做了,我婆婆一直在催,我们也很想要个孩子,这大半年我一直在调理身体,医生说现在做正好。”

做试管婴儿至少要五六万,好一点的要十来万,这对姜如倩夫妻俩的确是个不小的负担。

姜芮书大概知道姜如倩婆家什么情况,对她还算好,平时没有大矛盾,但也比较传统,没有孩子肯定会影响家庭和谐,连姜如倩自己都这么想。

当初她要结婚的时候,姜芮书并不是很赞成的。

姜如倩跟吕靖是相亲认识的,吕靖的条件很一般,家里供着一套小三房,工作还算稳定,但交了房贷兜里剩不下什么钱,不仅啃老,还得姜如倩挣钱养家。那时候姜如倩才刚毕业,还很年轻,没必要那么着急结婚。

可是二婶觉得她年纪大,家里三姑六婆也使劲催,最后大姑给她介绍了吕靖,接触过后觉得条件,两人处了三个月就领证结婚。

姜芮书知道的时候已经发请柬,她跟姜如倩谈了一次,姜如倩说她羡慕姜芮书这样独立自主的女性,可她自己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她选择结婚。

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姜芮书点到为止,只能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偶尔帮帮她。

看着明明年纪比自己小,看起来却比自己大一些的堂妹,姜芮书暗暗叹了口气,“要多少?”

“六……六万,五万也可以。”姜如倩头都抬不起来。

“你们手头还有多少钱?”

“还、还有一点点……”

那就是基本没有了。

姜芮书拿起手机,直接给她转了十万,听到到账提示,姜如倩拿起手机一看,连忙道:“姐,不用这么多!”

“拿着吧,找个好点的医院,用好点的药,争取一次成功,少受点罪。”

这话说到了姜如倩心坎上,终究没有再推辞,眼眶有点微微发红,“谢谢你,姐,我会尽快还你钱的。”

“不着急,等你们手头宽裕点再说,什么都没有身体重要,知道吗?”姜芮书不差这点钱,倒是担心堂妹为了还钱省吃俭用,把身体给熬坏了。

姜如倩紧紧握着手机,慢慢点了点头,“姐,还好有你……”

姜芮书揉揉她脑袋,笑了笑道:“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子,不帮你帮谁?”

姜如倩眼泪快下来,吸了吸鼻子,将眼泪逼回去,“我给你写欠条。”

“不用。”姜芮书笑道,“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你还能赖我的钱吗?”便是姜如倩还不了这钱,她也不打算要她还钱,但这想法不能告诉姜如倩。

“那更要写清楚。”姜如倩摇头。

姜芮书知道她固执起来谁也劝不了,只得随了她。

写好欠条,双方签字按了手印,姜如倩将欠条交给姜芮书,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姐,我先回去了。”

“外面雨很大,不如今晚在这儿过夜吧。”姜芮书看了看阳台外面的瓢泼大雨。

“没事,我打个车回去就行了,明天还要赶早班。”

姜如倩执意要走,姜芮书只好道:“那你注意安全,上车前把车牌发给我,到家再给我发个语音。”

姜如倩点点头。

姜芮书送她进电梯,过了一会儿,微信收到她发来的车牌照片,回了句:【别顾着玩手机,看着点导航。】

姜如倩发了个乖巧的表情。

姜芮书将铃声调到最大,只要有信息来电就能听到,随后起身开了瓶红酒,靠着落地窗,看着绵绵不绝的雨幕,玻璃上映出她模糊的面孔。

大雨倾盆,雨点啪啪地打在玻璃上,化成一道道水流,从玻璃滑落,跌入深不见底的夜色里。

这样的雨夜,总是会叫人想起些过去的事。

“芮芮,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谁教你的?是不是那些人?是不是他们!”

“你这是大逆不道!从来没有谁像你这样、像你这样——盼着一个家好好的过不下去!你滚!最好永远别回来!”

“好了!现在都如你的意了,你满意了吧?!别忘记你答应过的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