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十四章 恶意

第七十四章 恶意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七十四章 恶意

“滴滴滴……”

姜芮书睁开眼,低头一看,是范阿姨打来的电话。

“芮书,你回家了没?”电话里传来范阿姨和蔼的声音。

姜芮书脑袋靠着玻璃窗,听着外面悉悉率率的雨声,声音有些慵懒:“早回了,今天没怎么加班。”

范阿姨闻言松了口气,“今天雨下得很大,我听说你回去那条路上好几起事故,你回家了就好。对了,你这个周末有时间来凯旋公馆吗?”

“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没事的话过来,来这边我给你做点好吃的,你平时工作辛苦,自己在家肯定不会好好做饭。”

姜芮书会心一笑,范阿姨总是这样有什么好事就想着她,不过她没法确定这周会不会加班,只道:“不加班的话我就去。”

“哎,那好,你想吃什么跟我说,我提前给你准备好。”

姜芮书失笑,“什么都好,只要是范阿姨你做的就行。”

范阿姨被她哄得直笑,又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喝到微醺的时候,姜如倩发了条语音过来,“姐,我到家了。”

“早点休息,注意别感冒。”姜芮书回了一句,将只剩下底的酒一口喝完,摇摇晃晃着撑起身体,朝卧室走去。

第二天下午,遗产纠纷再次开庭。

开庭前,吴佳声和朱玮霖打赌,原告是追求稳妥要房子的部分产权,还是继续要全部遗产。

“全部遗产。”朱玮霖道。

吴佳声道:“上次开庭他们基本没占到优势,争取房子的产权是最稳妥的办法,坚持原来的诉讼请求可能什么都拿不到。”

“房子只能拿到八分之三的产权,每人八分之一,他们不会甘心。”

“事实如此,不接受也没办法,否则他们可能什么都拿不到。”

朱玮霖摇头,“不会甘心。”

吴佳声想了想,觉得只要原告脑子还清醒,应该不会在这样的局面下还想要全部遗产,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如我们打个赌,一份炸鸡桶,谁猜错谁请客。”

姜芮书闻言笑道:“那吴法官你可能都会输。”

“怎么说?”

“全部遗产肯定是想要的,我猜原告很可能会提出新的论点否定被告的继承权,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而且只要提出他们对房子有继承权,最终判决时不会否定他们应继承的部分。”姜芮书淡声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只是一场诉讼的代价,输了只是没有得到,赢了却能赢得巨大的利益。”

“这不就是把法庭当成他们争夺利益的工具?”吴佳声很讨厌这种人。

“这是他们的权利,对应的,就是我们的职责。纵使争权夺利也不能说他们就是恶的,如果他们应得到的,我们就该判给他们,因为他们在争取的是自己的合法权益,跟他们为人如何没有关系。但如果不是他们应得的,我们也不会成全他们,这何尝不是在遏制他们侵害无辜之人的权益?”姜芮书早对这种人见怪不怪,整了整法袍的衣角,道:“走吧,马上要开庭了,究竟会怎样很快就知晓。”

第十一审判庭。

“全体起立。”

听到刘一丹的声音后,姜芮书三人一起走进法庭,先后落座。

被告一如上次那般存在感很低地坐在律师旁边,低眉顺目的,看着是个温和之人,三名原告也悉数到场,王君还是那副领导做派,坐在被告席上仿佛坐在办公室一样,王竹时不时向对面飞一记眼刀,王正东张西望,似乎在观察什么,光是声势就比原告要大很多。

“现在开庭。”姜芮书敲了下法槌。

原告律师先站起来道:“审判长,原告方请求询问被告。”

这是原告律师第一次询问被告,蔡晓华闻言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律师,萧然看着对面气定神闲的原告,微微眯了眯双眼,猜测原告律师恐怕来者不善,小声说道:“实话实说,问什么答什么,尽量简短,其他事有我。”

蔡晓华点了点头,起身走出去。

原告律师走到她身边,提出第一个问题:“请问被告,你照顾王志民先生多久了?”

“四年半。”

“你是如何到王志民先生家当保姆的?”

“通过中介。”

“王志民先生最初给你开的工资是多少?”

“4000。”

“王志民先生去世前,给你开的工资是多少?”

蔡晓华一下子抬起头看着原告律师,突然感受到了他的恶意。

原告律师追问:“请回答我的问题。”

蔡晓华看向萧然,萧然也明白了原告律师为什么这么问,隐约抓住了原告律师这次辩论的意图——否定蔡晓华。

她点了点头,示意蔡晓华如实回答。

蔡晓华轻声道:“没有。”

“没有是什么意思?”

“没有工资。”

原告律师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语气特别震惊,“怎么会没有?不付工资,你是给王志民先生做免费保姆吗?”

蔡晓华嘴唇动了动,还没说话,原告律师就抢在她开口前开了个玩笑,“我听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免费保姆,一是亲妈,二是老婆,没想到还真有非亲非故的免费保姆。”

萧然眸光骤然锐利,当即道:“反对原告律师恶意诱导!”

“我只是表示个人的惊叹。”原告律师无辜道。

“反对无效。”姜芮书否定了萧然,但也没放过原告律师,“原告方,不要提及与本案无关的话题,如果你感慨很多,可以休庭后跟我交流。”

开玩笑!跟审判长庭后交流,那是训诫吧!没有哪个律师想被法官训诫。

原告律师马上表态,“好的,审判长,我会注意自己的言论。”

姜芮书深深看了他一眼,直看得他浑身不自在,就怕主审法官还要找自己麻烦,这时,姜芮书将视线转向蔡晓华:“请被告回答问题。”

蔡晓华平静道:“王老先生去世前跟我说,为了感谢我这些年的照顾,会赠送一些遗产给我,我觉得受之有愧,就跟王老先生说不要工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