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十五章 反对无效

第七十五章 反对无效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0  |  更新时间:

第七十五章 反对无效

“王志民先生什么时候说的?”

“一年多前吧。”

“他摔跤受伤,失去自理能力后?”

蔡晓华解释道:“王老先生没有失去自理能力,只是腿脚不大方便。”

“总之是他生活离不开他人照料之后?”

听到这个问题,蔡晓华此刻也明白了原告律师的意图,但她仍然如实回答:“是。”

“王志民先生说给你一些遗产,是否说明会给哪些?”

“没有。”

“那么短短一年,你是如何让王志民先生立下遗嘱将财产都交给你的?”

萧然闻言脸色一变,霍然起身:“反对!”

所以原告方是想证明蔡晓华对王志民用了手段,使得王志民立下将财产全部给她的遗嘱?姜芮书略作沉吟,做出了裁判:“反对无效,被告回答原告方的问题。”

萧然咬着牙坐回去,有些担忧地看着蔡晓华,怕她回答出错,被原告律师抓住把柄。

蔡晓华低眉垂目,似乎在怀念什么,过了一会儿才不徐不疾地开了口,声音带着一种淡到冷漠的平静,“或许是因为我照顾了他在世的最后一年。”

“哦?尽职尽责地照顾雇主,本就是保姆的职责,以王志民先生的厚道应该不会亏待你,但不至于把遗产都给你吧?根据市场估价,王志民先生的遗产高达260万,是什么样的照顾值这么多钱?”

这话就有点不可言说的内涵了。

蔡晓华神色未变,淡淡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没有孤立无援过,没有经历过被遗弃和身体从健康到虚弱,直到无法自理,永远没办法体会王老先生的无助。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身体越来越差,儿女不在身边,因为病痛折磨整日整夜睡不好,我知道那种情况下他很容易被感动,可我不能不管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他,你们以为我是为了遗产才非亲非故的却没日没夜的照顾他,其实是反过来的,王老先生给了我工作,让我能在城市里安定下来,对我有恩,我本就应该好好照顾他,他还想把遗产给我,如果我不照顾好他,我还是人吗?我没想到的是,最后他会将财产都给我。”

“照你的说法,王志民先生是因为感动于你的照顾,所以把财产都给了你?”原告律师语含讥讽道。

“我想是的。”

“但是我听到的说法却与你的说法截然不同。”

蔡晓华想问什么说法,但原告律师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谢谢,提问完毕。”随后跟姜芮书道:“审判长,原告方请求传唤证人到庭。”

“什么证人?”

“社会青年廖东。”

姜芮书翻了翻案卷,“你们没有申请这名证人到庭的记录。”

“这名证人是二次开庭后才找到的,对本案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希望审判长特别允许。”原告律师恳请道。

“被告方不能同意这个申请!”萧然断然反对。

原告律师马上道:“这个证人将证明被告采取了不合法手段控制继承人,使继承人立下将财产全部交给被告的遗嘱。”

控制被继承人?姜芮书微微挑了挑眉,这反转有点大啊……

继承法第二十二条规定,遗嘱必须表示遗嘱人的真实意思,受胁迫、欺骗所立的遗嘱无效。

原告无法否定遗嘱的真实性,想要反对被告继承遗产,就只能否定遗嘱的有效性,而想要否定遗嘱的有效性,最好的方式是证明遗嘱不是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即继承人采取了不法手段获得遗嘱。被告长时间跟被继承人生活在一起,真想做什么的确很方便,关键就看原告的证据充不充分了。

萧然闻言脸色微微一沉,显然也明白了原告方的意图,马上压低了声音问蔡晓华:“拿到遗嘱后前后,你到底有没有落下把柄给谁?”

蔡晓华有点惊讶地看着她,她还以为萧然会问自己到底有没有做过原告律师说的那些事,没想到她第一反应是问自己有没有把柄,“如果有把柄呢?”

“马上告诉我!”

“那你还会帮我争取全部的遗产?”

萧然一眼就看明白了她的想法,总有那么些委托人不会全然信任律师,遮遮掩掩不肯和盘托出,各种试探怀疑,她能理解这样的心态,陌生人之间的信任本就难得,国人对律师误解颇多,总觉得律师是搞事情的,不愿信任在所难免,但也着实让人不爽。

不过……

“会的。”她肯定道,“尽我所能。”

蔡晓华摇了摇头,“我没有把柄。”

萧然深深看着她,“不论什么把柄?”

“真的没有。”

萧然暗暗松了口气,将视线转向三名原告,只见三名原告气定神闲,似乎确定了什么,微微眯了眯双眼,“先看看他们搞什么鬼。”

姜芮书跟吴佳声、朱玮霖商量了一下,最终同意证人到庭。

当然,如果这个证人与原告律师所言不符,或是胡说八道,她定会跟原告律师好好“交流交流”。

证人是个瘦高个男人,四十岁模样,但提交上来的证人信息显示证人就三十五岁,看起来有点颓废,因而有点显老。

看到证人后,蔡晓华眉心微微一蹙。

“你认识?”萧然注意到蔡晓华的反应,低声问道。

蔡晓华看着证人,缓缓垂下眼帘,“他是个拾荒的,经常到我们小区收废旧物品,有时候会跟小区里的老人下几盘棋,我见过几次,具体叫什么不知道。”

“他跟王志民熟吗?”

蔡晓华摇摇头,“应该不熟,没听王老先生提起这么个人。”

原告律师不会无缘无故请这么个人来作证,定然是证人掌握不利于蔡晓华的证据,按照蔡晓华的说法,她和王志民跟这个证人都不熟,所以就算有什么事情漏出去,也不会是王志民或蔡晓华漏出去的。

很可能是证人在某个地方看到了什么,或者从别处听到了什么。

后者很好解决,风言风语没有根据,法院不会采信。

至于前者……如果蔡晓华真的没有把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