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十六章 所谓真相

第七十六章 所谓真相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90  |  更新时间:

第七十六章 所谓真相

原告律师侧身,将身后的蔡晓华暴露在证人视线中,问道:“证人,你认识这个人吗?”

廖东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点点头,“认识,我经常去青竹街收废旧物品,经常见她推着一个老人出来散步,那个老人家我也知道,就是青竹街一个小区的住户,以前经常见他在街角下棋,后来见他坐着轮椅才知道瘫痪了,因为他们每天出来散步的时间差不多,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吗?”

“我原以为她是老人家的孙女,后来才知道是保姆。”

“你是怎么知道她是保姆的?”

廖东看了看蔡晓华,“冬天黑得比较早,那天大概六点多快七点的时候,我刚收完东西准备回家,突然在小树林里看到两个人影扭在一起,当时吓了我一跳,走近一看就看到她和那老头抱在一起,那老头还把手伸进她衣服里,她没有反抗,反而紧紧抱住那老头。”

哗——

法庭里轰然骚动。

年轻小保姆色诱老年雇主,大庭广众搂搂抱抱寻求刺激,这也太劲爆了吧!

姜芮书不由侧目,这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旁边朱玮霖和吴佳声都一脸麻木地投来目光,这不是真的吧?

姜芮书表示她也不知道。

原告律师继续问道:“除此之外,你还看到或者听到什么吗?”

“听到的当然多了,嘿嘿嘿……”廖东笑得有点猥琐,一切尽在不言中,“小保姆还挺心机的,一边给那老头弄,一边说让老头把房子和存款给她,改天他们去登记结婚,这样就可以随便让他弄,不然哪天让他儿女看到肯定会闹大。”

众人纷纷倒吸冷气,登记结婚?!蔡晓华今年才二十六岁,王志民已经七十六岁,王志民当蔡晓华的爷爷都没问题啊!

顿时,众人看向蔡晓华的目光十分微妙,之前看她低眉顺目的样子还真看不出来。

蔡晓华不敢置信地看着证人,“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和王老先生根本没有那样!我们认都不认识你,你根本就是在胡说!”

原告律师却是目光灼灼看着她,“王志民先生没有跟你提过登记结婚?”

蔡晓华一下子哑了声。

不是吧!真的准备过结婚?

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蔡晓华的脸渐渐白了,她想辩驳,可又不知如何辩驳,张了张嘴,却是无话可说。

是的,王志民曾经提出过登记结婚,在他去世之前,曾经提出过去民政局领证……

原告律师见她没有否定,唇边扬起讥讽的弧度,“王老先生跟你提过结婚,奇怪的是原告作为子女却一点也不知道,要说这中间没有一点猫腻,谁相信呢?”

“早年原告就曾经跟王志民先生表示过,如果他想找老伴,他们并不反对,按理说王志民先生应该不担心子女会反对他再婚,为什么这次就隐瞒了呢?”

“当然是因为——不伦之恋!”

“或许我不该这样评价一个逝者,但是为了真相,我不得不说出来,王志民先生最开始或许只是感动于小保姆的细心照顾,慢慢沉陷其中,加上对方的纵容或许还有默认,甚至推波助澜……”

“反对!”萧然豁然起身,“反对原告方恶意揣测!”

原告律师却没有理会,加快语速,一口气说完道:“他很快就陷入了这段不伦之恋中,当他醒悟的时候,已经被这段感情控制,迫不得已立下遗嘱,而王老先生那样端方严肃了一辈子的人,一定不想让子女知道他们的父亲是个贪图女色之人,为了维持正面的父亲形象,他最终没有向子女求助,只能提出结婚来保全最后的颜面!”

“不是这样的……”蔡晓华嗫嚅道。

“那是怎样?”原告律师极尽刻薄道,“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性和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结婚,难道是因为爱情?难道你没有生理需要?还是偏爱他脸上的老人斑?”

“不是的,不是你们想的这那样……”她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似乎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克制自己,只有那么一点点说话,“根本不是那样……你们污蔑他……为了争夺遗产,你们竟然这样污蔑他……”

王竹冷声道:“我父亲本来是个很正派的人,都是你趁着他生活不能自理勾引他,要不然他绝对做不出这种丑事!肯定是你利用这件事威胁他!他才迫不得已把财产都给了你!”

“你胡说!”一直低着头的蔡晓华突然抬头,像是受到了刺激大喝一声,“你就个自私自利的吸血鬼,为了钱,你连亲生父亲都可以污蔑!你还是人吗?!”

“我让你这样的贱人继承我父亲的遗产才真不是人!”

蔡晓华自嘲地轻笑了声,“或许你们听到王老先生向我提出过结婚的时候,心里都藏着龌龊的想法,是啊,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要不是主动勾引,七十多岁的雇主怎么会想要结婚?或许你们也想问,王老先生有儿有女,怎么会不留一点给儿女?”

她冷笑了声,“可是要我说,我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有这三个儿女,不如养三个畜生!”

三名原告同时色变,王竹怒声质问:“你什么意思?”

蔡晓华将目光转向她,“你说你从小跟父亲关系亲密,可实际上,你就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没事从来不会回去看望自己的父亲!”

王竹勃然大怒,“你少胡说八道!我跟我父亲关系不好?你眼瞎了吗!”

“我眼睛瞎没瞎我很清楚,但家里的监控绝对不会瞎——王老先生去世前的一年里,你就回家过一次,跟他要钱,他没给,你就骂他要把钱带到棺材里!”

王竹脸色一变,她根本不知道监控这事,色厉内荏喝道:“家里什么时候装了监控?!你对我父亲做了什么?!”

“以防你父亲摔倒能及时发现,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还敢当庭撒谎说自己经常回家?”

“你、你少吓唬我!”

“我吓没吓唬你,你心里清楚。”

蔡晓华却不再理她,视线落在王君身上,“你嘴上说王老先生对你严格是为了培养你,其实你心里嫉妒王老先生偏爱小儿子,搬出去后很少回家看王老先生,就算他叫你回来,你也总是找借口敷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