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七十八章 吃瓜

第七十八章 吃瓜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37  |  更新时间:

第七十八章 吃瓜

姜芮书其实有点怀疑这个证人的证词,因为他陈述证词的时候,好几次下意识看向原告那边,这说明证人依赖原告或原告律师,可能是单纯紧张,所以下意识看向认识的人,也可能是怕自己说错话被追究责任,主要是对法庭不了解,还可能是……怕自己说漏嘴被揭穿。

仅仅是怀疑不能否定证人证词,她将证人的证词从头到尾想了一遍,问道:“证人,你具体哪天看到被告和王志民在小树林里面搂搂抱抱的?”

“十二月二十几号这样吧。”

“这么深刻的事情记不清是哪天?”

证人想了想,很快道:“是12月27号。”

“你确定?”

“确定。”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假,证人很肯定地点点头。

姜芮书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当着所有人的面玩起手机来。

所有人:“……”审判长你还记得自己在开庭吗?

“你干什么?”吴佳声小声问。

“查个东西。”

很快,姜芮书查出了结果,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12月27日那天傍晚五点到八点下大雨,按照证人的证词,被告和王志民是在冰天冻地的大雨中忘我地搂搂抱抱?”

证人整个人僵住,下意识看向原告律师。

原告律师冷汗直下。

宣判结果很快出来,姜芮书当庭宣判,原告败诉。

三个原告如霜打的茄子,折腾来折腾去,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得到,还被揭了老底,面子里子都掉光。

王君在单位是个小领导,因为担心弟弟妹妹压不住场,又担心他们会打官司的时候合伙搞鬼私吞财产,所以他特地请了假参加开庭。

可是现在败诉不说,还被揭了老底,不知道回去后会被怎么嘲笑,恐怕上头领导也会对他有意见,真是得不偿失。

王竹虽不是领导,但情况跟王君差不多,以后这件事就是个把柄,想要升职将会很难。

王正是自己做小生意的,这事倒不会成为他的把柄,可是这个案子受到了媒体关注,虽然报道的时候不会用真名,但是这报道一出来,认识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谁,妥妥的丢了个大脸。

当初他是想跟小保姆好好谈,跟小保姆一起分掉遗产,虽说会少四分之一,但不用上法庭,结果大哥二姐非说要全部遗产,把小保姆告上法庭,现在好了,什么都得不到!

“都怪你,当初要是听我的跟小保姆好好谈,现在就没这么多事,钱没拿到钱,还丢了好大洗个脸,我都没见出门了!”他有些人脉要靠王君,于是把责任都推给王竹。

王竹心情正糟糕,听到他把责任推给自己,顿时爆发了,“怎么就怪我们?你以为那贱人拿着遗嘱会舍得分遗产给你?做梦!”

“怎么就不可以?一个没见识的小保姆,吓唬吓唬再给颗甜枣,就不信她不就范!都是你说要全部,你也不想想全部拿回来你也只能得到三分之一,跟小保姆分也少不了多少。”说到这里,他想起姜芮书关于赡养父母和遗产分割的关系,越想越气:“你一个出嫁女,没有赡养老人一毛钱都分不到,我和大哥跟小保姆一起分,本来也有三分之一!都怪你贪心害得我一分钱都得不到,不行,你赔我钱!”

“怪我?分明是大哥说要争遗产,还非说要打官司!不然我怎么可能跟着丢这个大脸!”

听到王竹撕扯自己,王君脸色一黑,怒声道:“我是说要拿回父亲的遗产,免得家里的东西流落到别人手上!要不是为了这个家,你们以为我愿意打这个官司?”

“你得了吧?为我们?明明是为了你自己,张口闭口说长子应当继承家业,你一直以为家里的东西大部分应该是你的,结果老头子什么都没给你,最恨老头子的就是你!少拿我们当由头!”

“你——”

他们相互责怪对方,王正责怪王竹事多,王竹骂哥哥弟弟吸血鬼,王君骂两人贪心不足,没一会儿差点打起来。

吃瓜群众们没想到案子结束了,还能吃到这么大一个瓜。

由于闹得太厉害,惊动了法警过来才把他们分开,而刚离开法庭的姜芮书三人很快得知这事,感想都很一言难尽。

吴佳声嘴角直抽,“这三个原告胆子太大了,竟然找假证人作伪证!还有那个律师,为了赢他们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姜芮书倒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对此很淡定,“这件事情会严肃处理,敢这么做的律师到底还是少数的。”毕竟输了官司,对律师而言没有实质损失,没必要为了一场输赢赌上自己的前途。

“都说养儿防老,可这儿养得不好,有不如没有,别说赡养老人,还啃老吸血,更有甚者将年老的父母赶出家门。”吴佳声很是感慨,“就算自个儿有钱,聘个保姆在家也要看运气,那运气不好的碰到一个贪心又缺德的保姆,拿钱不做事还虐待老人,那王志民也辛亏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小保姆照顾,小保姆最后也算好人有好报。”

“好人有好报?”

“嗯?难道不是?”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照顾瘫痪老人的艰辛,没有亲身体验过根本无法想象。吴佳声以前有个邻居就是家里有老人瘫痪,开始一年半载子女还挺上心,但是没多久便开始相互推脱,谁也不乐意照顾老人,家里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最后老人也不知是气子女不孝顺,还是为了不拖累子女,有一天趁着家里没人开煤气自杀了。

像王志民的三个子女都不乐意照顾他,如果不是蔡晓华尽心尽力照顾他,他的晚年生活尤其是最后一年会过得很痛苦。大概也是因为蔡晓华事无巨细的照顾陪伴,让她成为了王志民的精神支柱,王志民才会把财产都给了蔡晓华。

姜芮书轻轻笑了笑,“或许吧。”

“你……什么意思?”吴佳声觉得她好像别有深意。

一直没啃声的朱玮霖突然说了句,“前几天隔壁公安局扫黄抓了一群嫖客,年纪最轻的五十九岁……”

什、什么意思?吴佳声一愣,傻傻地看着两位同事,突然灵光一闪,“我勒个去!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姜芮书挑挑眉。

仿佛一道天雷劈下。

吴佳声不由想起证人的话,脑子里一直控制不住地浮现出蔡晓华和王志民在小树林里搂搂抱抱的画面……

他打了个寒蝉,不是吧?!那、那不是证人作伪证吗?

把那个画面赶出脑海,但他很快又想到,家里比小树林更方便,王志民的三个子女平时不回家,平时家里就王志民和蔡晓华……

一阵恶寒。

“哎!”回过神来,发觉自己被抛下,他连忙追上去,“你们给我站住,说清楚是什么意思!”

“大庭广众不要拉拉扯扯……”朱玮霖的声音传来。

“你先给我说清楚!”

“跟你无话可说。”

“你不说清楚我今天就跟着你!”

“你问姜法官。”

“我就问你!”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