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十章 没收作案工具

第八十章 没收作案工具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

第八十章 没收作案工具

姜芮书赫然回头,只见秦聿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一张俊脸黑成了锅底,眼里迸射出寒光凌冽的小刀子,仿佛只要她说一声“是”,他就能戳死姜大橘。

他看姜大橘的眼神,简直就是看强奸了自己女儿的强奸犯……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在姜芮书震惊的目光中,秦聿走到花圃前把打滚的小黑猫拎起来,转身看着姜芮书,声音好似浸在冰雪里,冷得人打哆嗦:“请问姜法官,公共场合奸淫幼女应该怎么判?”

奸、奸淫幼女?!

姜芮书只觉得天际一道雷,把她劈了个外焦里嫩。

不是吧?这只小黑猫是秦聿的?!

姜大橘,睡的是秦聿的小母猫?!

好死不死的,被秦聿瞧个正着?!

一瞬间,姜芮书心中仿佛狂风袭过,整个人都缭乱了。

在对方主人逮个正着,否认是不可能的,她只好硬着头皮道:“那个,很抱歉,我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发情,还以为它天天出门打架……”

“请姜法官回答我的提问。”秦聿显然没打算道个歉就放过她,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律师做什么?

“……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姜芮书嘴角直抽,刑法她一点也不陌生,没怎么想就能背出条款,“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这人分明就是想重判姜大橘,幼女就算了,还强调公共场合……

可她不好直接反驳秦聿,现在是姜大橘理亏,哎,理不直气不壮,说话都硬气不起来,可要什么都不说,她觉得以秦聿那大脾气,姜大橘不死也得脱层皮,只得硬着头皮求个情,“是我管教不力,要不我跟你道个歉,再给你家小可爱赔个礼,另外再赔偿你家小可爱?”

秦聿呵了声。

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好几度,快把人冻住。

她连忙抱紧姜大橘,免得它被秦大律师的眼刀子戳死,“那你想怎么解决?”

秦聿一只手抱着墨玉,一只手轻抚着它的皮毛,半点不在意小黑猫的爪爪弄脏他昂贵的衬衫,那双柳叶眼凉凉地望过来,目光慢慢落下,停在了姜大橘身上,“没收作案工具。”

“哈?!”姜芮书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收作案工具。”

那就是要阉了姜大橘?

“……你认真的?”

“认真的。”

姜芮书觉得自己还应该为姜大橘争取一下,“大橘平时很乖,从来不欺负其他猫咪,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它吧?”

“事实摆在眼前。”

“呃……它们在一起说不定是自由恋爱呢?”

“自由恋爱?”秦聿冷笑,“这么一只除了肥一无是处的猫?”

橘猫有肥这个优点还不够吗?姜芮书看着眼前这个从头到脚比自己还精致的男人,想起跟他打过几次的交道,有点怀疑他不仅生活里龟毛,连养猫也龟毛,怕是享受不到撸肥猫的快感:“你不是猫,你怎知在猫的眼里我家大橘一无是处?”

“你不是猫,怎知在猫的眼里这只肥猫不是一无是处?”

“墨玉最近经常带着伤回家,要么是遇到了抢地盘的对手,要么是遇到了不喜欢的追求对象,为了拒绝对方靠近不惜打架,如果墨玉的追求者就是你家这只肥猫,墨玉根本不喜欢它。”

姜芮书想起,范阿姨说姜大橘最近经常出门,大橘身上也带着伤,所以它不是打架弄伤,而是霸王硬上弓被人家打伤的……

“如果姜法官不愿意,那就走程序解决。”秦聿迅速进入律师角色。

姜芮书:“……”

她自是不怕走程序的,作为法官她比秦聿还清楚怎么走程序,并且她有自信自辩也不会输给秦聿,不过想到她和秦聿因为两只猫的交配问题闹上法庭……那画面太美不敢想象,她觉得自己肯定会被全法院看热闹,可能还会因为案子奇葩上个晨间新闻,要是有人爆料,说不定还会在上个网络热门话题,成为段子博人一笑,要是让自己那群八卦的同学知道,妥妥传遍整个圈子……

最主要的是,这事从法律上不怕秦聿追究,但从人情来说,还是有点理亏,虽说猫咪交配是本能,可姜大橘这霸王硬上弓的,的确对不住人家。

姜芮书低头看了看姜大橘,感觉很是蛋疼,大橘啊大橘,你可能保不住了。

姜芮书忧伤地摊开姜大橘的肚皮,忍痛道:“那就……去做绝育吧。”

两人说好去一会儿附近的宠物医院,随后各自回家取车。

“大橘找回来了?”范阿姨见她抱住大橘回来,大橘看起来安然无恙,不由松了口气,“刚才那是怎么了?是不是打架了?”

姜芮书不知道该怎么说刚才的事,含糊道:“我带大橘去宠物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行,那你顺便问问医生绝育的事情,大橘总这么爱往外跑很容易出意外。”

姜芮书应了声,回屋取了猫咪手提箱,把姜大橘装进去,姜大橘一看到手提箱的入口,下意识就往里钻,压根没想起每次进这个手提箱就会经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比如洗澡,比如打针。

“大橘,你这么傻白甜,怎么找媳妇儿的时候就喜欢霸王硬上弓呢?”姜芮书忍不住直叹气,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将拉链拉上。

宠物医院很近,姜芮书开了几分钟车便到了门口。

车刚停稳,便看到一辆熟悉的宾利开过来,缓缓停在了她旁边的车位上。

她降下车窗,便见秦聿从车上下来。

他戴着一副黑色太阳镜,头发自然蓬松,此时他已经换了身衣服,上衣是舒适合身的白色短T,露出修长结实的手臂,手腕上是一块机械手表,下身是一条黑色运动长裤,长裤两边贴着一条长长的金边,显得腿特别长,姜芮书还没见过他这么休闲的打扮,不得不说这男人真是个天生的衣架子。

秦聿绕过车头,从副驾驶取出一个手提箱,墨玉不安地在里面喵喵打转,显然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经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