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十二章 这次,是她赢

第八十二章 这次,是她赢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9  |  更新时间:

第八十二章 这次,是她赢

“想必姜法官的演技会很不错。”秦聿闲闲地抱着双臂,说了这么一句。

姜芮书脸都绿了。

见鬼的演技!他就是在嘲笑她吧?

她脑子里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她毫不怀疑,真要演那么一场戏,一定会成为她一辈子的黑历史!还会被一个小心眼的男人嘲笑一辈子。

“我们……能不能改天再做手术?”

秦聿呵呵,“缓刑?”

言下之意,下次他还是会来看?

姜芮书连连点头,她想到的是,下次就让范阿姨带大橘来,这人要是能厚着脸皮跟范阿姨一起来看,那就随便他看。

“我可不知道奸淫幼女可以判缓刑的。”

“这又不是真的奸淫幼女罪,再说你家墨玉已经到发情期,应该不是幼女。”

“不是幼女也没成年,墨玉只有7个月大,猫至少9个月成年。”

“有证据吗?”

“墨玉有出生证明。”

“出生证明呢?”

“宠物医生也可以作为人证,通过墨玉的身体特征判定其年龄。”

“这个宠物医生与你有利害关系,他的证词不能采信。”

“这里有别的医生与我无利害关系同样可以证明。”

姜芮书语噎。

这人就是存心看她笑话吧!是吧?是吧?

真是心眼比针还小,白长那么大的个儿,真该叫他那些迷弟迷妹看看他这副小心眼的嘴脸。

不过想看她的笑话可没那么容易。她迅速冷静下来,姜大橘欺负墨玉这事说起来理亏是理亏,但她一定要赖账,秦聿也拿她没办法,因为这事从法律上说是没有依据的,如果秦聿非要拿法律说事,她压根不怕他追究。

但她不想这么做,一则是她已经答应过他,二则突然反悔便会矮人一头,以后不管法庭上还是法庭外都理不直气不壮,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而且她毫不怀疑,如果她理亏气短,以后在法庭上遇见,秦聿绝对会利用这一点来给她施加压力。

她不想纵容他,哪怕她可以确定自己不会被影响。

既然他非要用法律那套程序来说事,那就用程序说事,别以为她当民事法官多年就不记得刑法是怎么用的,当年她可以踩他那么多记录,可没有一个是徒有虚名的。

除了缓刑,还有别的方式可以推迟执行。

她看着宠物医生,“请问猫咪在发情期做手术会有不良影响吗?”

宠物医生听得一脸懵圈,这两人说着给猫咪绝育,怎么说到判刑缓刑上去了?难道是他使用耳朵的方式不对?听到姜芮书问自己,是自己专业领域的问题,他回过神来,很快答道:“母猫发情期做手术容易子宫出血,公猫却没什么影响,当然,如果是发情间歇期做手术会更好。”

“那公猫在什么情况下不宜做手术?”

宠物医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上了法庭,这两人该不是法官和律师吧?他嘴角抽了抽,道:“首先应该成年,体重太重无法承受麻药的影响。其次要注意猫咪是否有其他疾病,比如心脏问题,不宜做手术。第三点是术前八小时禁食,否则不能手术。最后……”

“第三点是什么?”姜芮书突然打断他。

“术前八小时禁食。”

“为什么?”

“因为猫咪麻醉后可能呕吐,呕吐物会阻止器官,可能让猫咪窒息。”

姜芮书露出淡淡的笑意,“谢谢,姜大橘一个小时前还吃了一个罐头,今天恐怕不能手术。”她抬头看着秦聿,“延期执行?”

秦聿知道她不想让自己看笑话,下次来肯定不是她,但他没办法反驳她,先提出按照走程序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是他,现在她用同样的方式证明姜大橘今天不适合手术,遵守规则就得按照她说的做。

这次,是她赢。

“我会查验结果。”他说。

“你遵守规则,我就遵守规则。”姜芮书露出礼貌的微笑。

秦聿没说什么,转身去看墨玉。

姜芮书暗暗松了口气,抱起委屈巴巴的姜大橘,摸摸它圆圆的脑袋,心想大橘啊大橘,今天为了你我差点节操不保。

回到凯旋公馆的时候天已经黑透,范阿姨见她拎着姜大橘回来,忙问道:“芮书回来了,大橘怎么样?有没有问绝育的事儿?”

“问了,说是可以做,不过术前要禁食八小时,只能喝点清水。”姜芮书说着把姜大橘放出来,姜大橘回到熟悉的环境,这里嗅嗅,那里嗅嗅,确定是自己的地盘,很快原地复活,跑到范阿姨脚边蹭了蹭,喵喵叫了两声。

“那你跟宠物医生越好时间了吗?”

“约了,明天下午四点。”

范阿姨算了算时间,“还有二十多个小时,那咱们开个罐头压压惊。”

姜芮书失笑,“范阿姨你太宠大橘了,我之前才给它开了个罐头,它再吃下去要胖成球了。”

“我们大橘这么可爱,不宠没天理。”范阿姨理直气壮。

姜芮书扶额,得了,大橘这小妖精已经彻底俘获范阿姨的心,拉都拉不回来了。

等范阿姨给大橘开了罐头,她想起明天去宠物医院有件很重要的事,“范阿姨,明天您有时间吗?能不能带大橘去做手术?”

“我能有什么事?你把时间地点告诉我,我带大橘去。”

姜芮书觉得有必要跟范阿姨说清楚是怎么回事,“是这样的,为了避免猫咪记恨,到时候要演一场戏,假装它是被别人抢走的,您看……”

范阿姨秒懂,这孩子肯定是不好意思演戏,不由笑起来,“谁跟你这么说的?”

“宠物医生。”

“瞎说,哪用得着这样。”

“嗯?不是这样吗?”

“话也说得没错,不过我觉得那个宠物医生应该是为了以防瓦尼才这么说,有些猫是比较记仇,会记恨伤害自己的人,不过有些猫比较心大,哄两天就好了,就是你演给它看它也不一定看得懂。咱们大橘这么傻白甜,你觉得它记仇能记多久?”

姜芮书:“……”竟然是这样吗?

亏她今天跟秦聿据理力争,差点节操不保,都忘了姜大橘这货就是个金鱼记忆,典型的记吃不记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