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八十八章 抚养权纠纷

第八十八章 抚养权纠纷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66  |  更新时间:

第八十八章 抚养权纠纷

周一清晨,姜芮书起了个大早,因为时间很早,路上没什么车,她开了不到一个小时便抵达法院。

在楼下,她遇到了坐法院大巴来的同事。

“姜法官,早。”

“徐法官、刘法官、江法官,任法官……”姜芮书一个个打招呼,说说笑笑着一起走进法院大楼。

看到任法官,姜芮书想起他参审的案子,问了句:“任法官,天价西瓜案有进展了吗?”

她这么一问,其他人纷纷投来视线,显然也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

任法官道:“别提了,这案子愁得我们庭长头发掉了一把又一把,辩方律师给我们出了好大一个难题,这不今天请了些法律专家过来讨论,最终结果要等讨论后才知道。”

姜芮书没有意外,遇到过于复杂或者不好判决的案子,民庭有时候也会请法律专家过来讨论,不一定会采纳他们的意见,但总是有益处的。

法律无情,但法不外乎人情。

这个案子不论怎么判决都将成为此类案子的典型。

如果判处有罪,那这次将是秦聿第一次败诉……

他会败诉吗?

姜芮书有点期待。

这周案子比较少,今天就上午有一个庭外调解,九点半的时候,刘一丹过来说双方当事人都到了。

“你能给她什么?”

“这跟你无关。”

“孩子也是我的,怎么跟我无关?你根本就是自私自利!”

“不管你说什么,孩子我不会再让给你。”

“你——”

还没到调解室,姜芮书就听到里面传来争吵声。

姜芮书推门而入,里面的争吵声戛然而止。

里面的情形一览无遗。

调解室里三个人,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坐在最外面,长相清秀,皮肤雪白,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保养得宜,看起来只有三十岁,一身绛紫色职业裙装,此刻双臂抱在胸前,气场强大,一看就是职业女性。

她旁边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想来是律师。

他们对面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头发很长,遮住了眼睛,胡子也没刮干净,五官端正,皮肤白净,身形瘦削,可以看出年轻是个帅哥,但眼角的细纹和花白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

他脸色很淡,看不出争吵的痕迹,反倒是他对面的女人眉间还有未褪去的怒意,目光冷厉如锋。

如果姜芮书没猜错,这个男人便是原告,女人便是被告。

被告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被告带了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律师来,但原告却是只身前来。

姜芮书走进调解室,坐在两人中间的位置,看着左边的男人,“原告许宾白?”

男人似乎有点惊讶于姜芮书的年轻,听到姜芮书提自己的名字,点了点头,“我是。”

“被告方亚茹?”

女人道:“我是方亚茹,你是姜法官?”

“对,我是负责你们这起抚养权纠纷的法官姜芮书。”姜芮书道。

方亚茹打量她,“没想到姜法官你这么年轻。”

姜芮书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怀疑,是怕她压不住场吗?

姜芮书笑了笑,直入主题:“你们六年前离婚,当时协商孩子由方女士抚养,此后孩子一直跟随母亲生活,现在许先生想变更孩子抚养权,是吗?”

“对。”许宾白沉声道。

“根据方女士提交上来的信息看,这六年你没有探望过孩子,也没给过抚养费,也没有稳定工作,这些事实你认可吗?”

“认可。”

此刻,姜芮书有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变更抚养权,“方女士有良好的经济条件,而这六年是她抚养孩子,且没有过错。恕我直言,许先生,你的条件不足以给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你想变更孩子抚养权没有优势。”

关于抚养权的判决,孩子小的会看哪一方的条件更利于孩子健康成长,孩子比较大的会考虑孩子的意愿,从案卷来看,两人的孩子才九岁,方亚茹抚养孩子明显比许宾白有利于孩子,如果没有其他原因,法院还是会把孩子判给方亚茹。

许宾白道:“她要剥夺我的探望权,如果我不变更抚养权,以后再也看不到孩子。”

“剥夺探望权?”

方亚茹抢先道:“我没有要剥夺他的探望权,只是我要带孩子出国发展。”说到这里,她唇边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就算给他探望权又怎样,他根本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孩子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

“移民?”姜芮书问。

方亚茹道:“我的事业已经在国外发展,带孩子出国才能照顾好她,也可以让她接受更好的教育。”

姜芮书顿时明白许宾白的顾虑,孩子出国后,探望权名义上还存在,但实际操作很困难,异地探望权都难以实现,更别说异国,如果孩子出国,许宾白的探望权虽没有被剥夺,但也近乎于被剥夺。

许宾白道:“孩子从生下来就是中国人,我不准你让她变成外国人,更不准你让她认个外国爹!别说什么国外教育更好,现在国内也有好教育,总之移民我不允许。”

“你这是狭隘!你自己心里龌龊,别把别人也想得跟你一样龌龊!”

姜芮书提醒了句:“方女士,你要带孩子移民,必须有许先生的同意书,即使你们离婚了也一样。”

“我知道,要是需要他同意,我根本不会再找上他,给他这个胡搅蛮缠的机会。”方亚茹冷笑,看着许宾白,“你想要什么就直说,要钱我可以给你,你要还有一点良心,就不要拿孩子作伐!”

“你就这么看我?”

“不然?你给过孩子什么?从离婚那天起,我就不指望你能为孩子做什么,只要你不拖后腿就谢天谢地,可现在呢?别跟我说什么你爱孩子,孩子明显跟着我更好,我出国不带着孩子,谁照顾孩子?你吗?你除了给孩子伤害,什么都没有。”

许宾白怒声道:“我什么时候给过孩子伤害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