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十二章 这就是代价

第九十二章 这就是代价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

第九十二章 这就是代价

“可是未尽抚养义务也不是他自愿的,他在监狱服刑没条件抚养孩子,如果孩子妈妈不带孩子去探监,他相见也见不到孩子,现在他刚出狱,孩子妈妈就要带孩子出国,这一出国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面,变更抚养权是他留下孩子唯一的办法,要是我,哪怕明知道没希望也会想抓住这唯一的机会。”

“他没尽义务就是没尽义务,要怪只能怪他做错事进了监狱,这就是代价。”

陶霖的话说得冷漠,不是很中听,但……也没说错,许宾白丧失孩子的抚养权并非无缘无故,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赵思雨暗暗叹了口气,将心底的同情压下去。

萧然接了个外地的案子,这次没带赵思雨去,这几天她呆在律所没什么事,到了点就下班,轻松自在,可她总觉得这种轻松让人不踏实,变着法的想找事情做,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安排,偶尔叫她帮忙,也不过是些打杂的事。

看着到了下班时间还在忙碌的同事,赵思雨有点融不进去的感觉,闷闷不乐地收拾了东西,挎着包离开了律所。

地铁站距离律所有三百多米,要过一个红绿灯,路上有很一段路没有绿荫,煎熬了这个城市一整天的高温仍在散发余热,地面持续不断地释放着热量,空气里夹着滚滚热浪袭面而来,仿佛连氧气都燃烧掉。

赵思雨走出门的那一刻便觉得快要窒息,汗珠迫不及待从额头冒出来。

走下阶梯的时候,她看到有个人蹲在墙边,垂着脑袋,看不清脸,但她觉得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犹豫了一瞬,走近两步,越来越眼熟,迟疑地问了声:“……许先生?”

那人抬起头,露出苍白的脸孔,赵思雨啊了声,“真是你啊……”说这两句话的时候,她便觉得要大汗淋漓,也不知道许宾白在这里呆了多久,这种大热天呆在外面不怕中暑吗?“你怎么在这里?”

“赵律师。”许宾白扶着墙站起来,可能是因为蹲得太久,他双腿无力地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赵思雨连忙上前扶住他,关切地问了句:“你没事吧?”

许宾白摇了摇头,声音沙哑:“没事。”

可他苍白的脸和急促的呼吸不像是没事的样子,赵思雨有点担心他中暑,便一手扶着他,“前面有家超市,我带你过去坐一会儿吧。”

许宾白没有拒绝。

到了超市,赵思雨给许宾白买了一瓶冰水。

“谢谢。”许宾白低声道了谢。

赵思雨早就热得满头大汗,迫不及待灌了一大口冰水,沁人的水顺着咽喉而下,灼烧的肺部仿佛烤了多年的火焰山,终于迎来一丝凉意。

终于活了过来……

她长长地舒了口气,想起问许宾白,“许先生,你刚才在我们律所下面做什么?外面天这么热,很容易中暑的。”

许宾白声音里满是苦涩:“我想不出办法怎么去打官司,不知道该去找谁,也不怎么该怎么做,想等秦律师出来再问问他……”

赵思雨想起秦聿拒绝了他的案子,还说他痴心妄想,就算他再找到秦聿,秦聿也不会搭理他,这一整个下午都是白等。赵思雨有点不忍心告诉他,只好委婉说:“秦律师不接你的案子,你可以找别的律师,能力强的律师还有很多,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

许宾白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秦律师说我能赢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他是你们律所或者说S市最好的律师吧?我查了他的履历,打官司从来没有输过,这么厉害的大律师都不愿接我的案子,一定是肯定了我赢不了,他都没办法,别人更加没办法吧……”

赵思雨默然。

按照许宾白的情况来看,他能拿到孩子抚养权的机会很小很小,除非孩子母亲自动放弃,或者发生其他意外导致孩子母亲无法继续抚养孩子。

秦聿说话难听是难听,但他的确没说错,许宾白这案子,找谁都赢不了。

见她不说话,许宾白便知道她也没办法,脸色越发苍白,他无力地低下头,徐徐诉说起来:“从入狱那天起,我就知道我不能要孩子的抚养权,因为有一个劳改犯的爸爸,孩子跟着我只会吃苦。但是不能要不等于不想要,我的父母早年就已经去世了,我就楠楠一个孩子,她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是我在这世上唯一血脉相连的人,怎么可能放弃她……在狱中那些年没有一天不想她,可是楠楠妈妈不想带她去监狱看我,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有个劳改犯的爸爸,而我……也不想让楠楠在那种地方看到她的爸爸。”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公主裙,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镜头。

这应该就是许宾白的女儿楠楠,照片的边角已经被卷起,想来是经常被他拿出来看,以此宽慰对女儿的思念。“孩子很可爱。”赵思雨由衷夸了句。

女儿被人夸奖,许宾白脸上扯开一抹难得的笑意,“大家都说她专门挑父母的优点长,打小就受亲戚朋友喜欢。她呀,特别会看脸色,知道谁对她好,很会撒娇,让人没办法拒绝她,是个小机灵鬼……她说话很早,别人家的孩子都八个月十个月才开始说话,她七个月就会说话了,第一次说话叫的就是爸爸……”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突然有点哽咽,紧紧握住了矿泉水的瓶子,指尖发白:“从她出生到三岁,我们几乎没有分开过,她每天睡觉前都要听我讲故事,哪怕我出差,也要在视频跟她说晚安,如果不是……我绝对不会离开她,也不会这么多年不见一面,可是不知道,不知道她现在还记不记得我……”

赵思雨闻言不由问了句,“你……出狱后没见过孩子吗?”

许宾白摇了摇头,“我本想先安顿下来再去见孩子,可还没等我安顿好,她妈妈先找上我,说要带孩子出国,让我签同意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