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十三章 冒险

第九十三章 冒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2  |  更新时间:

第九十三章 冒险

几年没见孩子,好不容易熬到出狱,孩子却马上要出国,也难怪他不惜起诉前妻,想要变更孩子抚养权。

赵思雨紧紧皱起了眉头,“不能协商探望方式吗?”

“没用的。”许宾白摇头,却没说为什么没用,他看着赵思雨,由衷道:“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已经很久没有人愿意这样坐下来听我说话了,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时间不早,我不耽误你了,赵律师,再见。”

说着他站起身,步履蹒跚地朝外面走去。

赵思雨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只觉得一阵心酸,咬咬牙,霍然起身喊住他:“许先生!我可以帮你!”

许宾白脚步一顿,回头看她。

赵思雨咬了咬唇,走上前,“我帮你找律师,虽然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是,我会尽全力帮助你。”

没多久,姜芮书在自己的工作表中看到了抚养权纠纷的开庭安排。

许宾白还是没有放弃阻止孩子出国,其实很多案子没必要走到开庭那一步,甚至有些人在明知道没有胜算的情况下,依然会起诉、上诉、抗诉,直到无计可施,说到底只是因为一个意难平。

让姜芮书意外的是许宾白的代理律师,两个不应该出现在一起的名字,同时成为了许宾白的律师。

难道是同名同姓?

带着这样的疑惑,她在开庭当天得到了答案。

因为堵车,赵思雨和许宾白赶在开庭前十分钟才赶到法院,刚找到他们的法庭,便看到方亚茹站在走道里,拿着手机在跟人视频,“妈妈在外面工作,你乖乖在学校,等下午放学,妈妈一定去接你,晚上带你去吃大餐,不过有什么事就马上打妈妈的电话,知道吗?不管在哪里,妈妈一定会马上去找你……”

是楠楠。

许宾白立即顿住了脚步,胸口涌动着有一种马上冲过去跟女儿说话的冲动,但理智却又让他胆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女儿,很害怕自己现在的模样不够体面,也害怕孩子见到他会问一句……你是谁?

“好啦好啦,妈妈答应你就是了……可以,但不准闹脾气,不然约定取消。好好好,都答应你,最后亲妈妈一个……嗯嗯嗯,宝贝儿再见。”

方亚茹的声音很软,嘴角含着笑意,浑身散发着母性的温柔。

发觉许宾白的存在,她跟孩子道了声别,马上挂断视频,脸上的温柔迅速褪去,只留下冷漠。

她冷冷看了许宾白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走进法庭。

赵思雨是第一次见到方亚茹,但一眼就看出了她是孩子的妈妈,刚才在跟孩子通话,她马上挂了视频,却没有让许宾白跟孩子说上一句话。见许宾白神情恍惚,赵思雨有些担忧地问了句:“许先生,你没事吧?”

许宾白勉强收敛了情绪,摇了摇头:“没事。”

他看着身边的两位律师,眼神恳求:“接下来就拜托两位了……”

赵思雨看着旁边的人,想起这次案子的困难,她不敢打任何包票,只能说:“我们会尽力而为。”

十分钟后,姜芮书和两名陪审员走进法庭,宣布开庭。

坐下后,姜芮书看着原告席里的赵思雨和李逸寒,有点不明白他俩怎么会一起给许宾白代理,赵思雨是秦聿律所的吧?之前还跟秦聿打过几场官司,其中有两场还跟李逸寒是对手,难道这姑娘换了个地方,还是李逸寒去了大安律所?

大概是姜芮书的目光太明显,连李逸寒都觉察到了她的疑惑。

他是怎么跟赵思雨一起代理案子?这事说起来比较玄幻。

时间回到数天前。

天价西瓜案还在等宣判,李逸寒手头的其他案子也刚好处理完毕,正准备重新接案子,这时突然接到了来自大安律所的电话,他还以为是秦聿关于天价西瓜案的事找他,没想到是赵思雨以个人名义打给他的。

赵思雨这姑娘他有印象,因为她跟秦聿打过两场官司,都跟他是对手,说起来对赵思雨感官不算好。

听到她说想找他接个案子,李逸寒简直以为自己幻听了,“我没听错吧?你想请我帮你打个官司?”是大安律所完蛋了,还是他今天接电话的方式不对?

“没错,如果可以,我想李律师你面谈。”赵思雨很肯定地表示自己就是想找他打官司。

李逸寒想着反正不忙,不如看看这个大安律所的实习律师搞什么鬼,便跟赵思雨约了时间见面。

到了见面地点,他才发现还有个男人也在,赵思雨介绍过是委托人,随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

“为什么找我?”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就算秦聿不接这个案子,大安律所还有其他律师,你没必要冒险找一个外人接案子,如果让大安律所知道你背着律所帮一个委托人找其他律师打官司,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直接后果可能是直接开除。

赵思雨脸色沉凝,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但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找谁接这个案子,许先生这个案子胜诉率不高,能给的律师费也不多,秦律师又断言赢不了,律所里不会有人接这个案子。”

“所以你来找我?你觉得我败诉也没关系,还是觉得我足够廉价?”他都有点怀疑赵思雨是秦聿派来坑他的。

“不是的。”赵思雨摇了摇头,非常真诚地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跟我在某些地方很相似,你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会帮助弱者伸张正义,虽然接触不多,但我知道你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你做律师应该也是希望惩恶扬善吧?而且……你不觉得如果秦律师觉得赢不了的官司,你打赢了会很有意思吗?”

她最后一句话完全是为了刺激他接下案子,但想到赵思雨是大安律所的人,没找秦聿反而来找他,可想那家伙做人有多失败,就冲这一点,他觉得有必要答应下来。

而且赵思雨前面那番话也挺打动他的,他一直很不喜欢秦聿那样的同行,认钱不认人,为了钱什么官司都接,钻法律的漏洞助纣为虐,如果可以借这次机会给秦聿一个反击,他觉得不论输赢都值得。

最终,他接下了这个案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