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十四章 长点记性

第九十四章 长点记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4  |  更新时间:

第九十四章 长点记性

大安律所。

萧然去了外地半个月,再次回到律所,感觉每个人都特别亲切,见人就打招呼,没一会儿所有人都知道她回来了。

“萧律师,你那官司打得怎么样?”

“还行。”萧然说得轻描淡写,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没那么简单,纷纷笑着说:“萧律师说还行,那肯定是赢了,还挣了不少。”

萧然笑了笑没有否认,又道:“我带了点特产回来,大家拿去分了吧。”

大家发出小小的欢呼,兴高采烈地分礼物。

萧然转了一圈发现没看到赵思雨,打电话竟然是关机。小姑娘勤学好问,二十四小时开机,随叫随到,任劳任怨,特别勤快,哪怕她去了外地,每天也会发一两条短信联络,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她记得自己临走前把赵思雨托管给了秦聿,秦聿该不是对人家小姑娘做什么了吧?这么想着,她直接去了秦聿办公室,顺便把特地准备的伴手礼给他,“我们的小赵律师呢?打她电话怎么关机的?你该不会趁我不在把人家小姑娘开除了吧?”

开玩笑的说着,心里还真有点怀疑,这是秦聿干得出的事。

秦聿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她今天开庭。”

“开庭?谁带她?”

“李逸寒。”

萧然漫不经心的神情顿时变为诧异,“谁?”

“李逸寒。”

萧然脸上的诧异变为茫然,“……是我认识的那个李逸寒?”

秦聿嗯了声。

萧然更加茫然,“李逸寒加入我们律所了?”

“没有。”

“那她怎么跟李逸寒搞在一起了?”萧然一头雾水。

“一个眼瞎乱发同情心,一个闲得蛋疼想搞事,一拍即合。”秦聿淡淡道。

前者是指赵思雨,后者肯定是李逸寒,但这都什么跟什么?萧然嘴角抽抽,“……你说详细点。”

“一个刑满出狱的父亲想要从条件良好的母亲手中夺走孩子的抚养权,被我拒绝后,小赵律师圣母附身,帮他找了新的律师。”他一句话总结来龙去脉,语气冷淡,仿佛事不关己。

萧然精致的眉头紧紧皱起来,目光谴责地看着他:“你怎么不制止她?这说出去算什么事?回头大家都知道了,对她影响可不小。”

“那正好长点记性。”

萧然:“……”原来如此,原来他不是不知道,而是故意不管。

要说赵思雨这姑娘好的地方是真好,吃苦耐劳、积极上进、学习能力也很强,可她心太软,容易把自己拖进委托人的是非中,这点真不大适合做律师,上次被秦聿说过后改了些,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个没看住她就出了岔子。

看来这次秦聿是铁了心要让她吃亏长记性,若是这样还掰不过来,恐怕就要放弃她了,就是不知道小菜鸟能不能经受住大魔王的教训。

“李逸寒居然也肯接,我看他是想打你的脸——你的小跟班找他打官司,想想就刺激,哎呀!那我可得去看看他怎么辩,回头见面了好嘲笑他。”萧然一想就想明白了李逸寒接案子的目的,顿时看热闹不嫌事大,兴致勃勃地跑回自己办公室,打开电脑看庭审直播。

第11审判庭,姜芮书收回目光,敲了敲法槌,宣布开庭。

李逸寒作为原告律师,先询问了许宾白,“原告,请问你六年前与被告离婚,为什么没有要孩子的抚养权?”

今天许宾白穿了身整齐的西装,头发剪短,是干净利落的毛寸,似乎还染了发,满头花白变成了青丝,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脸色也不再像上次见面那么苍白,多了几分生气,站着的时候背脊挺得笔直,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已经完全不同。

他年轻时长相俊秀,只是几年的牢狱生活磨灭了他的意气,他又无心打扮,形象自然很糟糕,但这么一打扮,顿时年轻了好几岁,不再是一副颓废的无业游民模样。

当他站出来的时候,李逸寒特地注意了姜芮书的神情,见她似乎有点惊讶于许宾白的改变,便知道自己的计策奏效了。

当事人的形象会直接影响到法官的好感,或多或少影响到判决,尤其是抚养权,可靠的形象更容易获得法官的肯定。

听到李逸寒的问话,许宾白平静道:“六年前我获罪入狱,被告与我离婚,我因为在狱中无法抚养孩子,所以没有要孩子的抚养权。”

“是被告先提出离婚的?”

“是的。”

“因为你入狱?”

“是的。”

“当初放弃孩子的抚养权,是因为得不到,还是因为不想要?”

“因为得不到。”许宾白道,“我只有楠楠一个孩子,如果不是没办法,我绝对不会放弃她!离婚的时候我已经被判入狱,楠楠除了跟着她妈妈,没有更好的办法,就算我想要,法院也不会判给我。”

“你在狱中的几年,见过孩子吗?”

许宾白摇了摇头,“没见过。”

“被告没有带孩子去探监?”

“没有。”许宾白顿了顿,低声道,“我也不希望孩子去监狱看我,那种地方不应该是她去的,我怕她会害怕,怕她会讨厌我,我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爸爸那么狼狈不堪……”

他的声音越说越低,却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尤其是当了爸爸的人,每个父亲都希望自己在孩子心里是个大英雄,让孩子永远毫无保留地依靠、信赖。

李逸寒继续问道:“在你们分开前,你和孩子的感情怎么样?”

许宾白眉间不自觉变得柔和,“她出生那天起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冲奶粉、换尿布、哄她睡觉、给她讲睡前故事、教她识图认字……她的每一件事都经过我的手,我亲眼看着她从……”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比划了一下,“就那么大一点,眼睛都还没睁开,像只皱巴巴的小猴子,又小又软,双手就能捧住她,一点点长成了会跑会跳的小姑娘,她第一次说话叫的就是爸爸,每天晚上要我讲故事才睡觉,如果我出差外地,每天都要跟她视频说晚安,不然就哭着要爸爸,谁也哄不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