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十六章 角度

第九十六章 角度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5  |  更新时间:

第九十六章 角度

第一次开庭没能得出结果,姜芮书敲了敲法槌,宣布择日再开庭审理。

以略占优势的局面结束第一开庭,赵思雨开心地握住拳头,脸上飞扬着笑意,李逸寒比她低调些,不过能在完全劣势的情况下打击到被告实属不易,不由微微松了口气,想到最后赵思雨的关键性提问,心中暗暗肯定,这姑娘应变能力倒是不错。

“最后一个提问很精彩。”李逸寒夸了她一句。

赵思雨眼睛晶亮,“真的吗?”

李逸寒点了点头。

这还是她第一次受到如此肯定,简直开心得飞起。

姜芮书看着台下神情激动的赵思雨,见她跟李逸寒相处融洽,心里有些怀疑秦聿是不是逼得人家小姑娘弃暗投明了,不由叫了她一声,“赵律师。”

“姜法官。”听到姜芮书的点名,赵思雨以为她要交代案子的事,马上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严肃问道:“有什么事吗?”

姜芮书笑,“跟案子无关,我随便问一句,你不方便回答可以不回答。”

“姜法官你说。”

“我记得以前是秦律师带你的吧?现在换成李律师了吗?”

一提起秦聿,赵思雨的脸就垮了,这事她没跟秦聿报备,他要是知道自己找李逸寒打官司……

肯定没她好果子吃。

但不论什么结果,这事她都会有始有终,坚持到最后。她不知道姜芮书为什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但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如实答道:“这个案子是我找李律师一起做的,跟秦律师没有关系。”

姜芮书一听她的解释便明白了,这是她背着秦聿接的案子,“你……为什么不找秦律师?”

“他没接这个案子,但是我很想为许先生做点什么,虽然我也知道许先生完全处于劣势,但作为律师,难道因为希望渺小就要放弃委托人吗?每一个委托都是委托人生活的希望,都是他们对公平和正义的渴望,所以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我都不想放弃。”姜芮书是法官,是最能体现公平正义的职业,她很想知道姜芮书的看法,见姜芮书一直看着自己,神情十分平静,也不知是否赞同自己,不由有些犹疑,“姜法官,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该这样?”

“没有。”姜芮书大概猜到了秦聿为什么不接这个案子,也大概知道了赵思雨的问题所在。赵思雨这个律师做的有点“傻”,她有自己对于正义的理解,并为之付诸行动,只是问题在于她某些地方可能会混淆道德和法律的界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起麻烦。

不过,只要她不触犯法律,一个富有正义感的律师对很多委托人来说是好事。

比如许宾白这案子,从她的角度看,赵思雨让许宾白的权利得到实现,这是法治的体现,并不是错。

姜芮书接着说:“你刚才在法庭上表现很好。”

“真的?”赵思雨顿时兴奋,连法官都肯定她表现好,是不是意味着她在法庭上的提问已经获得法官的肯定?她脱口而出:“那姜法官你觉得我们能赢吗?”

姜芮书不由笑了,“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

赵思雨话刚出口就觉得不妥,好在姜芮书并不在意,“我收回刚才的问题。”

姜芮书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主审法官跟原告律师关系很好?”方亚茹还没离去,见姜芮书和原告律师交谈,不由皱起眉头。

被告律师知道她担心法官偏向原告,他倒是知道姜芮书,没听说过她判决不公,但此时也不敢肯定姜芮书到底跟原告律师是什么关系。

方亚茹抬步走过去,“姜法官。”

“方女士。”姜芮书早就发觉她在看自己,正准备走,没想到她过来打招呼,“有什么事吗?”

“就是见你和这位律师关系很好,忍不住过来看看,我记得好像回避原则里,律师跟法官亲密关系的话,法官需要回避,是这样吗?”方亚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姜芮书知道自己跟赵思雨说话引起了方亚茹的怀疑,解释道:“我审理过几个赵律师和李律师代理的案子,所以跟他们认识,方女士不必担心我的立场,如果实在担心的话,可以向法院申请回避,我会配合法院调查。”

她说得坦荡,倒是叫方亚茹觉得自己太小气,“我只是开玩笑,没想到法官这么平易近人,所以有点奇怪。”

“法官也是人,脱下这身法袍,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那真是我见识太少,姜法官你不要在意。”

姜芮书笑了笑,“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姜法官。”这时,许宾白突然叫住她,随后看着方亚茹,“我想跟孩子见一面。”

方亚茹脸色一变,下意识反驳,“不行!”

“为什么?”

觉察姜芮书还在,方亚茹按捺住烦躁,道:“孩子上学没空。”

“周末呢?”

“周末要上兴趣班。”

许宾白扭头看着姜芮书,“姜法官,我对孩子有探望权的吧?”

姜芮书点了点头,“有的。”

“他这几年都没跟孩子见过面,孩子都不认识他,见面肯定会吓到孩子!”方亚茹情绪激动。

“尽管如此,除非能证明他跟孩子见面会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否则任何人都不得中止他的探望权。”中止探望权的唯一条件便是不利于孩子,所以哪怕许宾白这几年没有尽到抚养义务,方亚茹也不能剥夺他探望孩子的权利。

方亚茹脸色更加难看,看向自己的律师。

被告律师点了点头,姜芮书说的没错,她不能阻止许宾白跟孩子见面。

“可是我不放心他跟孩子见面,这么多年突然冒出来说他是孩子爸爸,这让孩子怎么接受?而且我现在跟他在打官司,万一他跟孩子挑拨关系怎么办?”方亚茹根本不忌惮用最恶意的想法去揣测许宾白,就怕他夺走孩子。

许宾白不说话,只看着姜芮书,显然是想让她裁定。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可民事法官要断的家务事不是一般多,比如现在。姜芮书对这种场面早是习以为常,很快给出解决办法:“如果你不放心,许先生跟孩子见面的时候,你可以陪同在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