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十八章 秒杀

第九十八章 秒杀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0  |  更新时间:

第九十八章 秒杀

赵思雨回到律所直接去了萧然办公室,却发现里面没人,她等了一会儿没见萧然回来,逮了个路过的同事问:“看到萧律师去哪了吗?”

“好像在茶水间。”

赵思雨做了个OK的手势,去茶水间找人。

“萧律师……”刚喊出口,下一刻她便看到了秦聿也在,顿时收了声,见秦聿转过头来,她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只鹌鹑。

萧然忍不住笑,还调侃了一句:“我们的小赵律师开庭回来了。”

赵思雨讪讪地走过去,一听萧然这话,就知道秦聿肯定也知道她跟李逸寒一起打官司了,硬着头皮主动解释:“对不起,我不应该不报备就接这个案子,但这是许先生唯一的机会,我想为他做点什么,可是我又怕秦律师不允许,所以私下找了李律师……”

萧然道:“我看了你们的庭审直播,你最后表现很棒,我原来还以为你要再积累积累才能实战,现在看来你已经可以上庭辩论,下次再有案子就让你参与法庭发言。”

“真的?”赵思雨双眼发亮。

萧然嗯哼了声,媚眼如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赵思雨突然想被泼了一盆冷水,语气幽幽:“……骗过好几次,之前遗产纠纷那个案子,你为了见到证人,骗我去当诱饵吸引原告的注意力,让我差点被原告打。还有上个月从京城来找你的小帅哥,人家只是想见你一面,你为了甩开他,骗我说带我去参加活动,让我穿你的衣服,让小帅哥以为我是你……”

“那都是你答应了的事,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叫骗?”萧然活似骗感情的渣女附身。

赵思雨:“……”不愧是玩弄无数少男的芳心纵火犯,渣得真是浑然天成。

“你实在想参与法庭辩论可以跟我说,没必要接这个案子,秦律师没告诉你这个案子没机会胜诉?”萧然换了个话题。

“我接这个案子不是为了参与辩论,我也知道这个案子胜诉的可能很低,但我不帮许先生的话,可能就没有人帮他了,他已经六年没见到自己的女儿,如果不拿回抚养权,以后可能都见不到了,所以我想试一试,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想试一试,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我已经努力过。”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许宾白拿回抚养权,对孩子而言或许并非好事。”

“但这也不能剥夺他作为父亲的权利吧?”

萧然笑着上下把她打量了几遍,得出结论:“其实说到底,你心里是认定这个案子不会赢,所以你接了他的案子,既成全了你的正义之心,又让他行使了自己的权利,同时还不用担心给别人造成麻烦,所以才会毫无顾虑地帮助他。”

“才不是!”她下意识反驳,可话说出口,她心里却有些动摇……是这样吗?

“那如果许宾白可以赢,孩子归他抚养,但是孩子必须离开妈妈,失去良好的生活环境,而许宾白前妻则会失去自己的孩子,生活的规划被完全打乱,因为孩子,后半辈子可能会不得不跟感情破裂的前夫再次纠缠——如果这样的结果很容易达成,你还会帮许宾白吗?”

“我……”赵思雨发觉自己无法回答。

“你说那么多,她那么小的脑容量能理解?”一直没吭声的秦聿突然开口。

谁脑容量小了?赵思雨怒目而视,“我大学四年成绩全A,年年拿国家奖学金!还是辩论赛的十佳辩手!”

“然而打不赢一个官司。”

赵思雨很不服气,“许先生的案子的确胜诉很难,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希望,今天庭审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占了优势,法官还说我表现好呢!”

“法官?”秦聿心想谁这么没眼光,“谁?”

“姜法官!”

“姜芮书?”

“对!你有几个案子还是在她手下打赢的,她是什么水平你应该很清楚。”赵思雨这会儿只觉得姜芮书的话就是自己的尚方宝剑,秦聿要是否认姜芮书的话,那就等于否认他之前几场官司的含金量。

“她说你们能赢?”

“……”

见她说不出话来,秦聿瞥了她一眼,端着咖啡施施然走了。

赵思雨气得跳脚,冲着他背影挥了挥拳头。

“你当心秦律师回头看到你的小动作。”萧然乐不可支。

她连忙抱住双手,却是嘴硬道:“我才不怕他。”

“你不怕,我还挺怕的。”萧然嘴里说着怕,却一点也不想怕的样子。

赵思雨想起刚才自己无法回答的问题,虚心请教前辈:“萧律师,如果许先生的案子很容易胜诉,你会接吗?”

“为什么不接?”

“那你不怕影响到孩子和方女士吗?”

“关我什么事?”萧然反问,“有人帮许宾白,难道就没有人帮他前妻吗?”

赵思雨愣住,好像明白了什么……

C区法院,办公室。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姜芮书写了大半天的判决书,等她从满桌子的资料里抬起头时,发现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把文档一一保存好,她收拾收拾东西,麻溜下班回家。

电梯打开的时候,她发现外面蹲着一个熟人,“许先生?”

许宾白马上站起来,“姜法官。”

“你……是在这里等我?”姜芮书见他应该等了很久的样子,法官下班必经这里,心里变有了猜测。

“是的。”

“你有什么事?为什么不上楼去找我?”

“不是公事,不敢耽误你上班时间。”

为了私事?姜芮书疑惑道:“那是为了什么?”

“我想请问姜法官你周六有时间吗?”许宾白问。

“这周六?”

“是的。”许宾白也不卖关子,直言道:“周六是我出狱后第一次跟孩子见面,已经六年了,我知道方亚茹不放心我跟孩子见面,怕我对孩子做什么,所以我想请你和我一起去见孩子,这样的话她就不会不放心,正好也看看孩子到底过得好不好,而不是听她一面之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