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章 担忧

第一百章 担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7  |  更新时间:

第一百章 担忧

谈话结束,姜芮书抱着姜大橘回了卧室。

没多久,范阿姨过来敲门,给她送了盘水果拼盘,“张女士走了,说你可能在忙,就没过来打扰你,让我跟你说一声。”

应该是自己说的那番话让她想多了,不然也不会连夜离开。姜芮书没放在心上,“走就走吧。”

“先生没带过人回来,没想到你正好回来,下次她要是再来,我就给你发消息。”范阿姨还以为她不高兴。

姜芮书知道范阿姨心里怎么想的,淡淡地笑了笑,“不用这样,范阿姨,她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没必要这么防着。”

范阿姨却有点担心,“万一她跟先生结婚,再生个孩子……听说现在试管婴儿不但可以选择性别,还能做双胞胎,到时候要是她生两个儿子,这家里可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了……”

这还没影儿的事,范阿姨已经脑补出一出后妈进门排挤继女的大戏,姜芮书乐不可支,“范阿姨,你知道的真多。”

“嗨,我这可不是空穴来风,听说隔壁有家男主人是个什么老总,靠着原配发家致富,原配还活着的时候他就在外面偷吃,好几个私生子私生女,等原配去世,马上就扶小三上位,小三还带了两个孩子回来,没多久就挑拨男主人跟原配孩子反目成仇,把原配的孩子发配出国了。”

“您听谁说的?”

“就他们家保姆,你不知道那个上位的小三排场多大,请了好几个保姆,还带管家,给他们定了林林总总几十条规矩,见面要鞠躬喊人,她那两个儿子要喊大少爷二少爷,大清都亡了一百多年了,还兴那老一套,以为家里有个皇位要继承呢。”范阿姨吐槽,对比起来,姜家没什么规矩,只要做好工作就行,姜芮书完全把她当长辈尊敬,范阿姨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在当保姆,而是在这里养老。

“是哪家?”

“就我们家后面,湖边姓潘那家。”

姜芮书想了想有个模糊的印象,又问:“这么多规矩?那他们还愿意在潘家做事?”

“还不是给钱多,不然谁乐意伺候他们?背地里不知道怎么吐槽他们呢,他们家都成我们这一块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听说那家女主人最近又忙着斗小四小五呢,整日没个安宁。”

姜芮书闷笑不已,“那是别人家,范阿姨。真的不用那样,我爸爸想跟什么人生活是他的自由,想要孩子也没什么,我已经是成年人,能掌握自己的生活,您不用担心。”

“真的不用?”

“真的。”姜芮书极其肯定地点头,“您平时就帮我照顾好大橘就好了,别的不用管。”

见她态度坚定,范阿姨没有坚持,“你心里有数就行。”

第二天上午,芮书开车去方亚茹家。

方亚茹的确如许宾白说的那样,不放心许宾白跟孩子见面,不但要求见面时陪同,还不同意许宾白带孩子出门,更是把见面地点安排在方家,理由是孩子在熟悉的环境会安心些。

许宾白没有反对,正好可以看看孩子的生活环境究竟怎样。

方亚茹家距离凯旋公馆大约半小时路程,姜芮书抵达方亚茹家附近的时候接到许宾白的信息,说他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姜芮书把车开过去,没看到人,正准备给许宾白发消息,便看到他从保安亭里走出来朝她挥了挥手,“姜法官。”

姜芮书打开车门锁,“上车吧。”

许宾白抱着一个很大的袋子坐上副驾驶,给方亚茹打了个电话,说了车牌号:“我已经到了,你跟保安说一声。”

“你开车来的?借的还是租的?”方亚茹语气里满是嘲讽,就差说他打肿脸充胖子。

“这跟你没关系。”

方亚茹呵呵冷笑,但很快给保安室电话,保安接到业主的通知,升起了横杆让姜芮书的车进去,放行的时候,保安还冲车中的许宾白挥手示意。

“你跟保安这么聊得来?”姜芮书问了句。

许宾白淡淡笑了笑,“我是农村出来,我小时候很多玩伴长大后都当了保安,我了解他们的生活,以后要是接不到活,我可能也要当保安去。”

姜芮书想起方亚茹举手投足间的自信,一看就是从小家境优越,在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子,这么说许宾白是个凤凰男,还是那种家底很薄的凤凰男。

不过许宾白是名校毕业,当年能出人头地肯定是他有能力,至于为什么会行差踏错,姜芮书无从猜测。

很多人做错事,为人其实不坏,只是一个念头之间没有控制住,将心里的恶念放了出来,但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犯罪就要受到法律制裁,不论他曾经是什么样的人。

“你怀里这是……”

“给楠楠的礼物。”许宾白下意识抱紧了袋子,“也不知她会不会喜欢……”

姜芮书没法回答这个问题,礼貌地笑了笑,把车开进小区。

“八楼对吗?”姜芮书记得法院传票送达的地址是八楼。

“对。”许宾白盯着不断变换的数字,过了一会儿突然说:“这是她后来买的房子,以前我们的房子已经被她卖了,离婚的时候,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她,我昨天才知道,我们离婚没多久,她就把我们的房子卖了……”

姜芮书不知道怎么接话,好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

许宾白拎着袋子走到门前,看着门牌号,抬起了手却又僵在半空,过了一会儿慢慢收了回来。

自然垂下的手臂,拳头紧紧握起,青筋凸起,像是在忍耐什么。

姜芮书没有催他。

过了几分钟,他才再次抬起手,按了下门铃。

门铃响了一阵,没有人来开门,他再次按门铃。

“催什么催——”门豁然打开,方亚茹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但在看到姜芮书后戛然而止。她看了看许宾白,又看了看姜芮书,狠狠皱起了眉头,“姜法官,你怎么跟他一起来了?”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她多想了,解释道:“是许先生让我一起过来的,猜测你可能不放心他和孩子见面,让我一起过来看看,这样你也好安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