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零一章 亲生父女

第一百零一章 亲生父女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6  |  更新时间:

第一百零一章 亲生父女

方亚茹沉着脸,目光怀疑地看着许宾白,似乎不大相信他会这么好心,许宾白脸色平静,他今天穿了件浅蓝色POLO衫,下身是浅棕色的休闲裤,人看起来过于偏瘦,但良好的身材比例掩盖了这个缺点。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一根根精神地竖起,露出俊朗的五官,也不知是不是特地去做了造型,除了脸色仍有些苍白,看起来比前两天要更加精神,不提他过去的经历,从外表看都会以为他是个白领精英。

这样的形象很容易获取人的好感,显然是经过了精心打扮。

方亚茹只觉得他心机深沉,更加不想让他进门。

这时,里面传来一声响动,似乎有人撞倒了什么,方亚茹回头看了眼,随后听到一声轻轻地关门声,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终究还是侧开身,“进来吧。”

入户便是一个很大的客厅,整体装饰是温馨风格,最显眼的窗边的吊椅,吊椅里放着柔软的抱枕,似乎还有一本书在里面。姜芮书视力好,认出那是一本英文童话书。布艺沙发摆放在客厅正中央,旁边是一架小木马,姜芮书看着那油光华亮的,便知道孩子应该经常骑小木马玩儿。

再往里面是四个房间门,其中一个门敞开着,看摆设那是方亚茹的书房,另外三个门关着,想来是主卧和次卧以及客房。

“姜法官?”方亚茹的律师看到姜芮书,从沙发站起身,有点惊讶地看着她,显然没想到她会跟许宾白一起过来。

“马律师,你也在啊。”姜芮书打了声招呼。

马律师微微一笑,“我跟亚茹是认识多年的朋友,今天难得有空,正好过来看看楠楠。”

姜芮书觉得方亚茹可能是不放心许宾白到家里,所以特地叫律师过来作伴,这跟许宾白叫她一起来的用心倒是差不多。

“坐吧。”方亚茹示意两人坐下,“姜法官喝点什么?”

“谢谢,不用。”

方亚茹还是给她倒了一杯冰水,至于许宾白,也一样。

许宾白没在意她的忽视,四周看了看,没看到孩子的身影,问方亚茹:“楠楠呢?”

方亚茹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去次卧敲了敲门,随后推开门。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从后面传来,许宾白下意识回头,只见方亚茹前者一个穿格子淑女裙的小女孩走来,小女孩长得粉雕玉琢,瓜子脸,杏仁眼,眉眼与他很像,睫毛又黑又长,像芭比娃娃。

许宾白下意识站起来,整个人定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小女孩,连眼睛都忘了眨。

发觉有人看着自己,小女孩眨着葡萄般圆溜溜的眼睛望过来,突然说道:“妈妈,他跟我长得好像。”

许宾白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不要乱说。”方亚茹轻声斥道,小女孩哦了声,却还是没忍住偷偷瞄许宾白,睫毛如蒲扇般上下忽闪,煞是可爱。

方亚茹牵着楠楠走到沙发前,轻声给女儿介绍:“这是妈妈的朋友,叫姜阿姨。”

“楠楠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姜芮书蹲下身,向楠楠伸出手。

楠楠瞧了姜芮书一眼,见她微笑看着自己,感觉她对自己没有恶意,白净的小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把手搭在姜芮书手上,跟她握了握:“姜阿姨,你好,你气质好特别哦!我能问问你是做什么的吗?”

姜芮书被她古灵精怪的问题逗乐,“你猜。”

小姑娘很认真地想了想,一本正经道:“肯定是很威风的工作,因为你看起来特别气派。”

姜芮书忍俊不禁,“谢谢夸奖。”

楠楠歪着脑袋,“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呀?”

“我是公务员。”

“哦!”楠楠一副秒懂的样子,公务员肯定是姜阿姨谦虚,她一定是当官的。

小姑娘一副笃定的表情,人小鬼大的,姜芮书一看就知道她肯定脑补了什么,却也不想说明,毕竟法官这身份说出来容易让人拘谨。

许宾白蹲下来,目光有点贪婪地注视着她,“楠楠……”

楠楠打量着他,突然问道:“你是我爸爸吗?”

许宾白顿时激动起来,“你还记得我——”

“妈妈前两天跟我说,我爸爸要来看我。”

许宾白僵住。

姜芮书倒是有点意外,方亚茹会这么跟女儿坦诚交代,就是不知道她到底跟女儿说了多少关于许宾白的事。

楠楠的态度理智得不像九岁的孩子。

许宾白仿佛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浑身的血液都冰冷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直到此刻才真正面对那个他最不愿见到的事实:楠楠已经不认识他……

“先坐下来再说吧。”姜芮书打圆场。

方亚茹把楠楠抱到沙发上,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摸了摸她脑袋,见她的情绪没有太大波动,这才放下心来。

楠楠隔着方亚茹,还是忍不住打量许宾白。

许宾白勉强平静下来,对上楠楠打量的目光,一字一句道:“对,我是爸爸,你是我女儿,我们是亲生父女。”

他看着楠楠,怕楠楠有过激的反应,但楠楠却是看着方亚茹,向她求证事实。

“对,他是你爸爸。”方亚茹淡淡道。

楠楠沉默了片刻,“你是爸爸的话,为什么我都没见过你?你去哪里了?”

“我们见过。”许宾白控制着情绪,“你三岁以前,我们每天都见面,可能你已经忘了,后来……爸爸做错了事,要补救自己的错误,所以这些年没能在家陪你,这是我的错,爸爸跟你道歉。”

“你怎么老犯错?”

“对不起,是爸爸太笨了,现在爸爸回来了,不会再去哪里。”

楠楠没说话。

其实姜芮书能理解她的心情,要说几岁的孩子不想爸爸基本是没有的,没有爸爸的孩子容易被同龄人嘲笑欺负,许宾白这些年的缺席或多或少给楠楠造成了一定的伤害,纵然血脉相连也没法一下子亲亲热热,楠楠又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心里肯定有芥蒂。

气氛一下子冷下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