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零四章 卑鄙的办法

第一百零四章 卑鄙的办法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第一百零四章 卑鄙的办法

“我们的小赵律师情况不妙啊……”萧然倚着门框,看着办公室里正在翻阅资料的秦聿,幽幽叹了口气,一点也没有干扰到人家工作的自觉。

“你没案子做吗?”秦聿闻弦歌而知雅意,没接她的话头。

“上次去D城那个离婚案把我恶心到了,想休息几天。”偷懒偷得理直气壮。

“最好别让陆老板知道,否则你成为合伙人的计划会泡汤。”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我给他送了一个翻糖蛋糕,他女神玛丽莲梦露的形状,如果这样他还敢拿我把柄,我会让整个律师界都知道他叫大黑。”萧律师深谙吃人嘴短和软硬兼施的道理。

秦聿嘴角抽了抽。

萧然把话题拉回来,“这案子让你打的话,你怎么打?”

秦聿知道她说的是赵思雨的案子,“打了白打,不如争取更多的探望权。”

“被告要带孩子出国定居,异国探望权可不好实现。”

“不是还没出国?”

萧然脑中灵光一闪,“你是说……”

“原告不应该知道前妻要带孩子出国就打官司,他应该先找个靠谱的律师咨询,然后想办法争取到跟孩子更多的相处,比如接孩子同住一段时间,几岁的孩子没有不渴望父爱的,如果孩子见到爸爸过得不好肯定心疼,这时候最容易培养感情,等到被告想带孩子出国的时候,他再起诉争夺抚养权,有了孩子的支持,法官才可能支持他的主张。至于经济方面的压力根本不用考虑,他前妻经济良好,按照抚养费标准给付月收入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足够支撑孩子在国内维持良好的生活水平。”

这简直是夺走了人家的孩子,还要人家负担孩子的生活费,完了孩子一年到头还见不了几回。

这操作可谓深谋远虑、老谋深算。

萧然自叹不如:“原告没有事先找你,真是亏大了。”

就在这时,秦聿的手机突然响起。

赵思雨?

秦聿接起电话,声音金石相击,清冷悦耳:“什么事?”

那头赵思雨十分忐忑,意识到他们处于无法扭转的劣势,李逸寒也毫无办法,这样下去就只能等法官宣判,结果已经可以预料,可是她不甘心,她临时申请了五分钟休庭,给秦聿打了这个电话,秦聿肯定有办法。

听到秦聿声音的那一刻,她下意识抓紧了手机:“秦律师,你看了抚养纠纷的庭审直播吗?”

“没有。”

意料之中的结果,但还是有点失望。

很快,她收起情绪,简略地说了一下案情,“目前情况是这样,你有什么办法吗?”

其实秦聿确实有个办法,但也不一定能赢。

见他沉默,赵思雨急声追问:“你一定有办法,是吗?”

“有是有一个……”

“什么办法?”赵思雨连忙问。

“但不一定能赢,而且——”秦聿接着说完,“比较卑鄙。”

赵思雨沉默。

秦聿说手段卑鄙,肯定是非常规手段,被人所不齿。她感觉自己仿佛站在了悬崖边,唯一能救她的秦聿给了她两个选择:一个是坚持原则等待惨败,一个是为了翻身违背原则。

内心仿佛有两个小人在剧烈争吵,一个说要胜利,一个说要原则,谁也说服不了谁。

时间一分一秒过分,出来透风的旁听群众开始返回法庭,眼看着就要再次开庭。

她鼻尖冒出汗珠,呼吸变得粗重,最终狠了狠心,“……违法吗?”

“以律师的身份,我从来不干违法的事。”

她咬咬牙,闭上眼:“你说!”

“想办法申请延期,然后尽可能地拖延开庭时间,在这期间原告利用探望权将孩子接到身边培养感情,争取孩子的支持。”延期最多可申请两次,每次不得超过一个月,这样将有两个月时间,等开了庭可以想办法提交新证据,再次延期,运作得好,争取个一年半载都有可能。

到时候跟孩子有了感情,再争夺抚养权筹码会更大,而被告出国定居应是早已做好安排,生活和事业的重心都转到了国外,积年累月的官司她不一定能耗得起,届时情况如何谁也无法预料。

但这无疑是在钻规则的漏洞,同时利用孩子的感情,还会将被告的生活搅得一团糟,不论哪一点都说得上卑鄙。

赵思雨闻言豁然开朗,可真的要去做,她心里却有障碍。

“还有别的办法吗?”

一听就知道她心里膈应这种办法,想要更光明正大的方式,秦聿语气冷淡:“有,直接认输。”

赵思雨噎住。

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太多太高,秦聿能给出这个办法已经很给面子,这也是唯一可能获胜的方式,可是,她下不了决心……

“赵律师,要开庭了。”李逸寒见她还站在走道里打电话,出来喊了声。

赵思雨回头做了个手势,表示自己马上就好。

她深吸了口气,飞快问了最后一个问题:“秦律师,如果你是我,你会用这个方式吗?”

“委托人找你是为了什么?”秦聿反问了句。

赵思雨一怔。

突然电话里传来挂断的嘟嘟声,是秦聿直接挂了电话。

“赵思雨的电话?”听了全程的萧然猜到了大概,“跟你场外求助?”

秦聿嗯了声。

“小姑娘还挺有急智的嘛,知道你这个大律师肯定有办法,马上就放下身段求助。”

“问了白问。”秦聿淡淡道。

“到这份上了她还不听?”

秦聿没接话,至于赵思雨会不会听……很快就会有结果。

法庭外,赵思雨收起手机,连忙跑进法庭。

她刚坐好,姜芮书和陪审员一起走进法庭,重新坐到审判席上。

“现在开庭。”姜芮书敲了下法槌,“原告还有新的看法吗?”

赵思雨暗暗握紧了拳,紧紧抿着唇,内心激烈的斗争着。

到底……要不要那么做?

她闭上了眼,呼吸变得沉重,脸色渐渐苍白,额头很快冒出了汗珠。

“你没事吧?”李逸寒觉察她的不对劲,低声问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