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零六章 引咎辞职

第一百零六章 引咎辞职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6  |  更新时间:

第一百零六章 引咎辞职

赵思雨一愣,“去金城?”

“金城也是S市的大律所,同样涉及各方面业务,气氛要比大安要融洽,至少不会出现随手把实习律师丢给别人带的缺德事,像许宾白的案子也不会出现没有人接的情况。”李逸寒顺嘴黑了秦聿两把。

赵思雨挺喜欢跟李逸寒这样的同行相处,不像秦聿那样猜不到心思,动不动就智商碾压,但大安不全是他说的那样,秦聿把她丢给萧然,是因为他们的理念分歧太大,萧然更适合带她。同事关系虽不亲密,但每个人做好本分,不会拖累别人,也不会干涉别人,开始她不大习惯这种保持距离的相处方式,但几个月相处下来,却感觉最为轻松。

她最后摇了摇头,“谢谢你的看重,我还是想先回去看处理结果。”

“真不来我们金城?你来的话,我可以马上推荐你入职,就不用回去受某些人的气。”李逸寒语气诱惑。

赵思雨那里听不出他这么说很大原因是想气秦聿,忍不住笑:“李律师,你就那么看不惯秦律师?不会就因为你输了两次吧?”

“我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吗?”李逸寒嗤了声,“我看不惯他,是因为他为非作恶!为虎作伥!为了钱能让罪犯逃脱法律制裁!”

“你说的是去年那个杀妻案?”

“这只是其一。”

“可萧律师说他那是创举,非常了不起,而且业界因此对他的赞誉很多。”

“萧然跟他就是一丘之貉,那女人为了赢什么都做得出来,不提也罢。”李逸寒忍不住又黑了两个劲敌一把,“你不想近墨者黑,还是尽早离开大安为好。”

赵思雨笑了笑,心里却有些失落,李逸寒没什么恶意,但他邀请自己有一部分大安的原因,虽然她喜欢跟李逸寒相处,可现在却更喜欢大安的氛围。“李律师,你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不管怎么样都谢谢你,要不是你愿意帮忙,我不会有机会打这场官司,虽然输了,但我很感激你,以后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义不容辞。”

李逸寒见她没有心动的意思,便没有再劝,“不用客气,有什么事可以再联系我。”

赵思雨点点头,“那我先回律所了。”

回到律所刚好中午,所里很安静,没什么人在,秦聿和萧然的办公室都锁着,也不知是外出办事还是去餐厅了。

她没什么心思吃午饭,从办公桌里翻出自己平时储存的小面包充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发呆。

到了下午,秦聿和萧然仍是没回来。

打开电脑,她想了很久,手指在键盘上徘徊,终于打出了三个字:辞职函。

短短一封两三百字的辞职函,她打了一整个下午。

敲上最后一个字,她从头到尾逐字逐句反复看了几遍,确定没有任何错误后,飞快点击打印。

打印机嗡嗡响起来,吐出一张纸。

她拿起来,眼睛盯着上面的字又看了好几遍,铺在桌上,一个字一个字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和日期,随后整齐地折叠起来,装进一个空白的信封里。

看着熟悉的办公室,以前只觉得环境舒适,并没太多想法,可到了快要离开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很喜欢这里,入口的植物墙,墙角的仙人柱,走廊的吊灯,好像每一个小小的装饰都有了感情,生出了不舍。

这时,一个同事过来敲了敲她桌子:“思雨,你是不是要找秦律师,他刚才回来了。”

赵思雨猛然回神,“秦律师回来了?”

“嗯,这会儿正在办公室。”

“好,我知道了。”她道了声谢,带上辞呈去找秦聿。

秦聿似乎只是回来打个转,赵思雨来到他办公室的时候,他正拎着笔记本包准备走,赵思雨见状连忙道:“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秦聿放下笔记本,直截了当:“说。”

赵思雨低着头,慢吞吞从口袋里取出辞呈,递到秦聿面前,低声说:“这是我的辞呈。”

秦聿瞥了眼辞呈,“案子输了?”

“嗯……对不起,我没办法那么做,至少现在做不到。”她觉得自己辜负了秦聿的好意,没脸在他面前找理由,只能归结于自己,“你看了庭审?”

“不看也知道。”

是啊,秦聿早说过这个案子赢不了,而最后的希望因为她做不到而泯灭,再来一次她也打不赢这个官司。赵思雨垂头丧气,“我知道以我的身份不应该接这个案子,更不应该找李律师一起接案子,可是不接这个案子,我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后悔,但现在我肯定会后悔。可能在你看来我的决定很可笑、不值得、不可理喻,但我就是这样的人,我知道自己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律师,不够成熟,不够理智,容易被外物影响,未来我可能会觉得自己现在很蠢,可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不后悔——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说完了?”

“我这么说不是为了找借口托推责任,我知道我的作为给大安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我非常抱歉,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应该为此负责任,所以……辞职是我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希望在我离开后,能减少这件事对大安的负面影响。”

秦聿拿起辞呈,“引咎辞职?”

“可以这么说吧……”她嗫嚅道,总觉得秦聿有点在讽刺她,但她底气不足,不敢质疑。

秦聿拆开辞呈,一目十行很快看到尾,“辞职后有什么打算?”

这就是批准她辞职了吧?赵思雨心情低落,“还没想好,准备先调整一下,然后再打算……”

“李逸寒没叫你去金城?”

赵思雨心头一跳,不是吧?这都能猜到?

“我没答应……”她讪讪道,“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他肯定幻想着挖我的墙角让我气急败坏。”秦聿不留情面的点评某人智商不够,“幼稚!你这种墙角怎么可能影响到我?”

赵思雨气闷,“我都要走了,你说话就不能好听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