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零八章 失踪

第一百零八章 失踪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0  |  更新时间:

第一百零八章 失踪

最终,赵思雨的辞呈没被批准。

但她一点儿也不想继续呆下去,背后吐槽被人听了个全乎,抬头低头的还要面对一个个当事人的“悲情控诉”,无异于酷刑!

秦聿的用心太险恶了!

事后冷静下来,她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便知道秦聿是故意引导自己说出那些话的,但这次她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抱着碎了一地的脸皮,忍气吞声默默含泪。

好在周末马上就到了,她可以躲两天。

但这周她似乎犯水逆,周六大清早,还没睡醒就被电话吵醒。

方亚茹打赢了官司,好心情没有持续太久,因为许宾白仍然没有在出具同意书。虽然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在没有孩子生父同意书的情况下出国,但程序太麻烦,不确定性太多,她不想拿孩子冒险。

她再三考虑,决定还是跟许宾白谈判,大不了在探望上面多做一些退步。

但电话打过去,许宾白的电话竟然关机。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去许宾白的住处找人,正好当面谈判,这时候家里的保姆突然打电话过来,“方总,楠楠是不是去找你了?”

“楠楠不是在家吗?”

“我出门买个菜,回来就不见了,她没给你打电话吗?”

方亚茹心里咯噔一下,楠楠根本没给她打电话,也没说要过来找她,连忙问:“那她带手机出门了吗?”

“没带。”

方亚茹,“家里有没有她留的纸条?”

“我找了一圈,没看到,她会不会找同学玩去了?”

方亚茹的心瞬间坠到谷底,楠楠从来没有这样一声不吭,什么都没带地独自跑出去,她一向不限制孩子的自由,找同学玩也不用这样悄悄出门。

“我现在马上回去!”

回家的路上,她先是给家里亲戚打电话,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楠楠或者跟她约定见面,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她马上给楠楠玩的最好的同学家里打电话,得知楠楠跟人家没约定,也没听说同学们有什么聚会,随后她给班主任打电话,确定没有任何课外活动后,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

匆匆赶回家,保姆说家里每个角落都翻遍了,没找到楠楠留下的信息。

方亚茹大步推开楠楠的卧室,在卧室里找了一圈,手机没带,iPad没带,定位手表也没带,卧室里什么都没动,只是衣柜里少了一套运动装和一双运动鞋。

楠楠出门了,穿的是运动装。

方亚茹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偷跑出去,一瞬间脑子里闪过种种可怕的猜测,每一个猜测都可能让她再也见不到女儿,顿时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光了,颓然地跌坐在床上。

咕咚……

脚似乎踢到了床底的什么东西,她弯腰一看,是个玻璃瓶。

玻璃瓶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贝壳。

除了玻璃瓶,床底还有很多东西,精致的芭比娃娃、褪色的拨浪鼓、老旧的画板……

这些东西,楠楠不是说扔掉了吗……

一瞬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霍然起身:“——许宾白!”

“……喂?”迷迷糊糊摸到手机,赵思雨使劲儿睁开眼皮,看到一个好像眼熟又好像陌生的号码,接起来就听了一会儿,猛地坐起来:“你说什么?许先生拐走了楠楠?……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说罢她连滚带爬翻身起床,匆忙洗漱完毕,也顾不上选衣服,随手拿了套衣服就穿上,路上给许宾白打了个电话,果然打不通。

李逸寒说许宾白带走了楠楠,没有经过方亚茹同意。

虽然没有拿到抚养权,但是探望权是不受限的,纵然方亚茹不乐意,他仍然随时可以探望楠楠,没必要偷偷带走孩子。这让她非常担心,许宾白那么在意孩子,现在彻底失去抚养权,会不会把孩子带到不为人知的地方藏起来。

一路上,她不断给许宾白打电话发消息,问他是不是跟楠楠在一起,但都没有收到回复。

赶到住处的时候,李逸寒已经到了。

“怎么样?”赵思雨一个箭步冲上去问。

李逸寒的脸色不大好,“不在家,我问过这里的邻居,有人说看到许宾白很早就出门了,穿得很体面,看起来心情很好,都以为他找到了好工作要去面试。”

败诉那天他什么脸色,赵思雨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好像整个人都没了精气神,可是才两天就这么好心情,除了楠楠怕是没有别的原因……

“那现在怎么办?能想办法调监控查吗?”她很着急,怕许宾白做出极端的事情来。

李逸寒摇摇头,“调这里的监控没用,除非能通过交通系统一路追寻他的行踪,否则走出这个小区,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有没有办法调交通系统的记录?”

“需要方亚茹那边先报案。”

赵思雨一顿,报案的话,就意味着许宾白可能会多一次违法记录……

“方亚茹那边怎么说?”

过了一会儿,李逸寒告诉她:“已经报警了,但是结果恐怕没那么快出来。”

报警、立案、调监控都需要时间,尤其是寻找踪迹,监控不是万能的,有些地方存在死角,有些地方连监控都没有,这里断了踪迹,就要从其他更多的地方来查找,重新连起线索。

可是时间不等人。

赵思雨脸色凝重,现在最关键的是不知道楠楠为什么会独自来找许宾白,也不知道许宾白到底把楠楠带到了哪里,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去找找许宾白的其他朋友和亲人看看。”李逸寒认为找这些人希望不大,因为许宾白早就跟老家的人断了联系,至于朋友,在他入狱后基本都没了联系,但还是行动起来。

“我也去。”

但找了一圈下来,没有打听到任何关于许宾白的消息。

“怎么办?怎么办?这都半天了。”赵思雨心急如焚,一次次打许宾白的电话都没有打通,“警方那边有消息了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