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一十一章 没有性别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没有性别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没有性别

“我……”方亚茹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你不用自责,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楠楠。”姜芮书问道,“她离家的时候有没有带走什么?”

“就穿了一身运动装,背了个双肩包,有钱包和钥匙。”

“警方那边有消息吗?”

方亚茹摇了摇头。

了解到方亚茹已经发动各种渠道去寻找楠楠的下落,警方也正在排查许宾白和楠楠的行踪,姜芮书在自己的微博大号和朋友圈转发了寻人启事,感觉自己帮不上什么忙。

四人没有在方家多待,很快离开。

赵思雨闷闷不乐,在方家就没怎么说话,离开后仍是一声不吭,渐渐地越走越落在后面,突然停下脚步。

其他三人回头看她。

她低着头,“如果……如果我没有帮许先生打这场官司,他是不是……是不是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这怎么能怪你?一个人要做什么最终做出选择的是他自己,你帮他让他有机会行使自己的权利,应该感激你才对。”李逸寒安慰她。

“可要不是给了许先生希望,他是不是就不会经历希望磨灭的打击,就不会产生极端的想法,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她一时有些茫然,自己是不是帮错了人,有些人不应该帮助,可是这样的话,什么样的人才应该帮助?该怎么去判断?

姜芮书道:“许先生会对孩子如何还未可知,如果这只是巧合呢?你没必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照你这么说的话,如果他因此做出极端的事来,是不是应该怪我没有把抚养权判给他?”

“当然不能怪你,不管法官怎么判决总有一方会输,输的一方怪谁都不能怪依法判决的法官。”赵思雨脱口而出。

“那不就得了,外因固然重要,但内因才是决定因素。”姜芮书看向没发言的秦聿,“秦律师觉得呢?”

秦聿懒懒地掀起眼皮,“如果许宾白杀了人,你觉得是自己给了他希望又让他绝望导致他走上了歧路?”他嘴里吐出一句,“——脸真大。”

姜芮书:“……”

李逸寒:“……”

赵思雨:“……”

这人嘴真毒。

赵思雨满腔的忧郁瞬间成了渣渣,“你!我不跟你说!”

李逸寒一瞧两人闹矛盾,呵呵一笑,当着秦聿的面挖墙脚:“赵律师,不然你还是来我们金城吧,跟这种人共事得折寿二十年,早走早止损。”

秦聿呵了声:“蠢货跟傻逼混,不会负负得正,只会又蠢又傻。”

靠!什么叫跟他混会又蠢又傻?李逸寒脱口而出:“跟你这种有毒的人混岂不是又蠢又毒?”

“噗——”姜芮书没忍住,笑得满地找头,有这么埋汰人的吗?

赵思雨脸都绿了,秦聿给她盖戳就算了,李律师你真是友军?

李逸寒意识到自己口误,连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赵律师你别误会,都是这家伙带歪了我!”

赵思雨不想跟他说话。

姜芮书忍住笑意,轻咳了声,警告两位男士:“作为接受过高等教育,在律师界都能叫出名字的高知人士,你们说话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女生的感受?”

“这里有女生?”秦聿一个反问。

姜芮书挑挑眉,“没有?”

“一个二缺,一个白痴,一个……”他的目光扫过李逸寒和赵思雨,最后落在姜芮书身上,停了下来。

姜芮书看着他,唇边含笑,眼里也是笑意盈盈,却莫名有一种威胁的意味。

“法官。”他说。

“法官没有性别?”

秦聿慢条斯理道:“在我眼里法官没有性别,如法官眼里没有身份、种族、性别一样。”

没有性别?

姜芮书微低头,将他的回答在心里念了一遍,轻轻笑了声。

李逸寒也回味来一下他的回答,道理没错,可听起来怎么就有点不对味?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猛地跳起来:“擦!秦聿你个马屁精!枉我以为你跟谁都横眉冷对,没想到你竟是这样——这样的小人!”

当着法官的面夸她一视同仁,不畏强权,不欺弱小,这不是拍马屁是什么!

李逸寒觉得秦聿在自己这里的人设崩了,崩得天崩地裂,以前只是嘴毒心黑,现在还会拍马屁,真是没有比他更卑鄙无耻的人了!

秦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想跟傻缺多说,免得被降智。

李逸寒准确get到他眼神中的鄙视,当即撸起袖子要上前跟他算账。

姜芮书觉得他俩就跟小学生吵架一样,忍着笑意劝和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冷静点。”

“我很冷静。”秦聿道。

李逸寒不想被比下去,马上摆出一张冷脸:“我也很冷静。”

“既然你们都很冷静,那么,下面你们打算做什么?”

赵思雨想了想,轻声道:“我想再去许先生的住处问问,看有没有别的线索,如果他回来了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李逸寒心里知道这个希望很小,但还是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赵思雨点点头,“那姜法官呢?”

“我回去看看能不能联系别的渠道扩散消息。”光靠几个人无头苍蝇似的满大街乱逛基本不可能找到人,不如尽可能扩散消息,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留意楠楠的行踪。

“我送你回去。”秦聿道。

“多谢。”

秦聿的车停得很近,两人先上了车,在经过李逸寒和赵思雨的时候,他降下车窗,语气凉薄地警告了一句:“不管你发现了什么或是看到了什么,必须跟我汇报,不准逞英雄,给律所惹麻烦。”

“你——”赵思雨跳脚,但秦聿没给她反驳的机会,说罢就升起了车窗,车一下子滑了出去。

“什么人嘛!”赵思雨朝宾利消失的方向做了个鬼脸,愤愤不平。

姜芮书朝后视镜看了眼,轻轻笑了笑:“你对你们律所的新人还蛮照顾嘛。”

秦聿瞥了她一眼,“你从哪儿看出来我照顾新人?”

“那你大周末的跑出来找一个跟自己没关系的当事人做什么?难道是为了我?”她朝他眨眨眼,把他给……恶心到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