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一十五章 豌豆公主

第一百一十五章 豌豆公主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2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一十五章 豌豆公主

这时,一阵咕咕声响起,在安静中特别清晰。

姜芮书下意识看秦聿,突然想起,这人一整天下来就喝了一瓶水,滴米未进,不饿才怪。

“外面很多小吃,你要吃点什么?我请客。”姜芮书大方道。

“不用。”他从旁边摸出一块巧克力,慢条斯理拨开包装纸,掰了一块放进嘴里。

姜芮书没错过他眉宇间嫌弃的神情,一时有些无言,这人就是个餐风饮露的小仙男吧!

姜芮书推门下车,一头扎进美食一条街,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她拎着一个纸袋回来,站在外面敲了敲驾驶座的玻璃,“露锦记的茶点,虽然比不上米其林餐厅高端大气上档次,但保证干净卫生。”

缓缓降下的车窗露出秦聿那种过分精致的脸,他看了眼姜芮书,眼神有点复杂,好在嘴里没说出什么让人想打爆狗头的话,磨蹭了一会儿,动身下车。

看在他态度良好的份上,姜芮书非常妥帖地帮他把筷子拆出来,然后双手份上餐盒,“大佬您请。”

秦聿嘴角抽了抽。

虾饺的皮晶莹剔透,一口咬下,Q弹的虾仁在齿间微微回弹,咀嚼之间鲜嫩的口感释放出来,溢满口齿间……

虽有些瑕疵,倒也能入口。

秦聿慢条斯理地咽下一个虾饺,默不吭声加起第二个,随着进食增加,灼烧的胃终于不再闹腾,仿佛被顺毛摸的小动物,渐渐平静下来。

姜芮书捧着自己的餐盒,发觉秦聿这人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还挺乖巧的,像个听话的小学生,想起他明明嫌弃得要命,还是陪自己去大街小巷里找人,脾气大是大了点,优点也挺明显的。

“秦律师。”

秦聿看她。

她环视了一下停车场四周,“你从来没有这样吃过晚餐吧?”

粗糙的食物、简陋的环境,连餐桌都没有,以他的讲究,要不是给面子,怕是宁愿饿着也不吃。

秦聿的语气里不含一点情感,“我曾经参与一个联合打假的官司,为了取证我和证人装成食客去大排档吃饭,后来证人提交上来的视频里,后厨很多菜洗都不洗就直接切,抽油烟机的排风口上全是油污,多到温度一上升就会滴下来,厨师从鼻孔里抠出很大一坨鼻屎直接甩掉,可能甩进了锅里。”

姜芮书突然食不下咽。

随后,她悄悄观察了一下秦聿的表情,实在忍不住有点好奇,冒死问道:“……难道那盘菜是你点的?”

秦聿呵了声,眼里迸射出凌冽的寒光:“我像那么倒霉的人吗?”

姜芮书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很明智地终止了这个话题。

秦聿虽然讲究多,但进食的速度不慢,一盒虾饺没几分钟便吃完了,见姜芮书也刚好吃完,要收拾餐盒,难得发挥了绅士精神:“给我吧。”

姜芮书一点也不客气地把餐盒递给他,指了指前面:“垃圾桶在那边。”

秦聿拎着袋子走过去。

夏天的垃圾桶气味不大好闻,他走到距离垃圾桶还有几步远的地方,捂住口鼻,手一抬,袋子精准地落入垃圾桶里,发出咚一声轻响。

垃圾桶里的味道弥漫出来。

下一刻,他脸色巨变,逃命似的大步窜回来。

姜芮书将这一幕瞧在眼里,差点没笑出声来,想起一个童话:一个王子想找一个真正的公主结婚,有一天城外来了一个美丽的姑娘说自己是公主。为了验证她是不是真正的公主,皇后取了一颗豌豆,然后在豌豆上铺了二十张床垫,又铺了二十张鸭绒被。

晚上,公主就睡在这些床垫和鸭绒被上面。

第二天,大家问公主睡得怎么样。公主说一整晚没睡好,有一粒很硬的东西硌着她,弄得她全身发紫。于是大家肯定,她就是真正的公主,因为除了真正的公主以外,任何人都不会有这么稚嫩的皮肤。

秦聿……跟豌豆公主某些方面简直神似。

秦聿差点没把刚才吃的虾饺给吐出来,跑回来立即上了车,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脸色难看到极点,一副打死不愿下车的模样。

姜芮书轻咳了两声,将翘起的唇角压下去,回身上车,跟他解释了一句:“环保工人早晚都清垃圾的,但这附近是美食一条街,垃圾桶里多是些易腐物,加上天气太热,所以很容易产生异味。”

秦聿含着薄荷糖,板着脸不想跟她说话。

姜芮书没有嘲笑他,秦聿反应这么强烈,应该跟他的生活环境有关,这不能说是矫情,让一个常年出入高级餐厅的人突然接受脏乱差的环境,跟让一个底层人物马上习惯高级宴会差不多。

她看了看手表。

十一点了……

已到深夜。

她尝试再次拨打许宾白的电话,仍然没有开机。

“许宾白到底想做什么……”

“不管做什么,肯定早有计划。”秦聿难得夸了句,“能避开这么多监控,跟所有人打时间差,每次都在被发现前离开,反侦察意识很强,极有犯罪天赋,他当年那个诈骗案如果要跑的话,警方不一定能那么顺利抓到人。”

你这是夸人还是损人?

姜芮书有点无语,“你觉得他之所以会事发后马上被抓,是因为抛不下家人?”这样的话,入狱后的几年对他打击不可谓不大,先是父母先后去世,接着妻子跟他离婚,拿走了孩子的抚养权,他最为在意的给了他最致命的一击。

“大概吧。”秦聿语气淡漠。

姜芮书却有点担心,以许宾白的智商,不会不知道他这样带走楠楠会有什么后果,好的情况是被剥夺探望权,坏的情况是再次增加犯罪记录,不管哪样都会让他再次失去孩子。

除非……

她不愿去想那个可能,真希望这次是许宾白的恶作剧或者犯一次傻,就在下一秒或者下下一秒,他们就会回来……

她没有说要回去,想再等一等,秦聿也没提回家,两人便一直在车中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从十一点到十二点这一个小时仿佛格外漫长,当时针指向十二点,姜芮书感觉好似有什么破灭了,一颗心不停往下沉。

“我们……”她想说回去吧,话还没说出口,手机突然滴滴响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