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一十七章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9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楠楠抿了抿唇,转头大步走向方亚茹,方亚茹一把紧紧抱住她,顿时泪如雨下:“你担心死妈妈了!”

楠楠从来没见过还怎么狼狈的妈妈,心中愧疚不已,“对不起,妈妈……”

方亚茹哭了一会儿,不停打量楠楠,怕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楠楠摇摇头,抬手给她擦眼泪,“妈妈别哭。”

方亚茹的眼泪却一下子涌出来,下一刻却一巴掌打在楠楠身上,“你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随便跟人走?就不怕把你怎么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可能再也回不来?”

楠楠低着头,“可是,他是爸爸……”

听她为许宾白说话,方亚茹顿时大怒:“他是你爸爸,可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你有记忆起见过他吗?你知道他真的爱你吗?你知道他把你从妈妈身边骗走,到底是为了报复我,还是为了破坏我们的关系吗?!”

楠楠没说话,挺直的背脊,却是无声抗争的姿态。

还没找到楠楠前,方亚茹不止一次祈祷只要楠楠安然无恙,不论要她做什么都可以,见楠楠因为许宾白忤逆自己,心中顿时滋生了果然如此的愤怒:许宾白果然要抢走楠楠,他的手段还是用到了楠楠身上,让楠楠认可了他……

“就一天,一天你就那么相信他?!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方亚茹又暴躁又伤心,“你知道这一天他把你带走造成了多恶劣的影响?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在找你?你不知道,难道他不知道?这一整天他故意关机,让所有人找不到你们,你还帮他说话——”

“够了。”许宾白打断她,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这些。”

“许宾白!”方亚茹眼睛血红,“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这六年来是我把孩子养大,是我当爹又当妈照顾孩子,可你呢?这六年你做过什么?楠楠哭着喊着要爸爸的时候你在哪里?楠楠被骂没爸爸的野种时你在哪里?别人家孩子有爸爸撑腰鼓劲的时候你在哪里?”

许宾白沉默了一瞬,“你要骂就骂我,不要对孩子发脾气。”

方亚茹却被他的话激怒,仿佛一头暴怒的母狮:“你充什么好人?!你以为这样就能挑拨我和楠楠的关系?就算楠楠认了你又怎么样?就你这次擅自带走楠楠,我会向法院——”

“方女士。”姜芮书突然出声打算她,“想必你有很多话要跟许先生谈,山上风大,如果你放心,我先带楠楠下山。”

方亚茹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

她不想让楠楠看到父母反目成仇,更不想让楠楠听到爸爸的探望权被妈妈剥夺,不想让楠楠看到爸爸作为一个犯错者被抓住的场面。

许宾白再多的不是,他都是楠楠的爸爸,只有他好,楠楠才会更好。

方亚茹忍下了满腔了怒火,姜芮书今天一直在帮自己寻找孩子下落,她自是很感激也很放心,点了点头,“麻烦姜法官帮我照顾一下楠楠。”随后又跟楠楠叮嘱,“楠楠,你先跟姜阿姨下山好吗?妈妈一会儿就来。”

楠楠看了看方亚茹,点了点头,随后目光跳过方亚茹,落到后面的许宾白脸上。

山顶的风呼啸着,发出呜呜的哀鸣,吹起那人的衣袂,凌乱的头发下是一双平静温和的眼睛。

许宾白浅浅笑了笑,抬起右手,勾了勾小指。

没有说话。

楠楠却明白他的意思。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楠楠低下头,默然转身,姜芮书牵住她小小的手,柔声道:“走吧。”

天黑路滑,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民警分出几个人护送姜芮书和楠楠几人下山,其他人留在山顶等方亚茹和许宾白。

楠楠低头看路,任由姜芮书牵着她,沉默得不像个孩子。赵思雨很想问姜芮书是怎么找到许宾白的,但当着楠楠的面不好问,明智地保持了沉默。李逸寒今天快要累成狗,并不想说话,秦聿更不是会找话的人。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

“楠楠还走得动吗?”想起楠楠今天跟许宾白跑了一整天,还爬到山顶,肯定很累,姜芮书不由问了句。

楠楠摇了摇头,仍是没说话。

姜芮书心知她心里应该不好受,便没有再说什么,一行人徐徐向山腰的停车场行去。

他们在停车场等了大概十分钟,方亚茹和两个民警下来了,许宾白和几个民警却不见身影。

姜芮书一看就知道许宾白要被带走,他们应该不想让楠楠看到这一幕,便没有跟方亚茹一起过来。

“楠楠。”得知楠楠在秦聿车上,方亚茹连忙小跑过来,似乎这次的事给她造成了心理阴影,不看着楠楠就不安心。

楠楠下意识看了看外面,随后有些失望,默然垂下了小脑袋。

方亚茹把楠楠抱下车,跟姜芮书和秦聿道谢,“姜法官,今天真的太感谢你了,现在不大方便,改日一定登门拜谢。还有这位律师……”她有点尴尬,今天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只记得这个容貌出众的男人是个律师。

“秦聿秦律师,大安律所的合伙人。”姜芮书及时化解尴尬。

“秦律师,也非常感谢你,你有名片吗?改日我也一定登门拜谢。”方亚茹非常真诚道,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秦聿会帮忙,但今天是他和姜芮书一起找到了楠楠,便是她的恩人。

“不必。”秦聿淡淡道。

姜芮书也笑道:“方女士不必如此,大家都认识,能帮忙自然要帮忙。”

方亚茹这会儿冷静下来,精明的思维也回来了,看出两人都不是故意推脱,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记在心里,改日还是要好好感谢他们。

“楠楠,我们该回家了。”方亚茹牵着楠楠,“跟叔叔阿姨说再见。”

“姜阿姨。”楠楠突然回头。

“嗯?”姜芮书看着她。

“今天你一直在找我吗?”

姜芮书蹲下来,平视她的眼睛,“我一直在找你和你爸爸。”

“谢谢。”她小声说,“对不起。”

“不客气。”姜芮书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很开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