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二十三章 爱情使人盲目

第一百二十三章 爱情使人盲目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4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二十三章 爱情使人盲目

最终,秦律师没有回北方,但他多了个毛病,随身携带酒精喷雾,看什么不顺眼就喷一下。

姜芮书对比深表同情,爱莫能助,估计等他适应了南方的环境,症状才会缓解。

而眼下,秦聿既没有离开S市,也没有离开凯旋公馆,而是让陶霖叫了灭蟑螂公司过来,因为他担心车里也有小强光顾过,连车都不想碰,在没有确定家里没有蟑螂,且车里没有蟑螂之前,他不会碰车。

陶霖一时半会儿还没到,姜芮书看他站在外头可怜巴巴无处可归,便邀请他到自己家先等等。

他憋了半天,“你家没有大蟑螂吧?”

“反正我没见过。”

他又犹豫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

至于墨玉,装进了猫包里一起带走。

这时候天已经暗下来,天边残留着火烧云,残留的余晖好似给大地染上了浓郁的色彩,仿佛大自然做了一幅画,叫这茫茫人间欣赏。

两家离得不远,几分钟就到,姜芮书推开大门的时候,范阿姨正朝外面张望,一眼便看到了她,“芮书——”随后便看到了她身边的高大男人,一下子愣住了,待人走近了些,她发觉这个男人跟姜芮书年纪相当,样貌极其出色,气质也特别出众,瞧着就是很优秀的人。

“这位是……”

“这位是我们邻居秦先生,他家里有点事,暂时过来我们家休息。”姜芮书给彼此介绍,“这是范阿姨。”

“您好。”秦聿打招呼。

“你好你好。”范阿姨连忙回应,“秦先生是北方人?”

提起北方南方什么的,秦聿一下子又想到了某些不愉快的回忆,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是的。”

“听你口音和称呼就知道。”范阿姨笑了笑,随后跟姜芮书说,“芮书,晚饭做好了,你现在吃吗?”

姜芮书知道范阿姨的意思是问自己怎么安排,回头看着秦聿,“你还没吃晚饭吧?不如一起吧,范阿姨的手艺很好,保管你喜欢。”

秦聿才想起这时候是饭点,一时有点尴尬。他跟姜芮书关系算不上好,贸然来人家家里吃饭真有点不合适,而且自己还是空手上门,什么礼都没带,简直尴尬到了极点。

姜芮书看出他的不自在,“一顿饭而已,就当是……校友相聚好了。”

她没说律师的身份,因为两人的职业身份不适合私底下太多交往,但校友攀攀交情还是可以的,虽然他俩的校友关系也不见得好。

秦聿明白她这么说的原因,人已经来了,总不能现在就走,拒绝也是尴尬,不如干脆点,便点了点头:“那就打扰了。”

“那跟我进来吧。”

看着两人的背影,范阿姨突然一个激灵,想起上次开车来接姜芮书的男人,看起来……好像跟这个秦先生有点相似!而且,姜芮书从来没带过年纪相当的异性回家,难道这个秦先生就是上次那个人?

一时间,范阿姨的目光变得审视起来。

姜大橘很敏锐地感觉到有陌生人和陌生猫进入领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

秦聿马上眯起了眼睛,凌冽的杀意渗出来。

这时,墨玉也发现了它的存在,喵嗷嗷叫起来,超凶!

姜大橘吓得缩在沙发角落里弱弱地喵了声,可怜巴巴看着姜芮书:快看,有人有喵欺负它。

姜芮书见状连忙抱起姜大橘,生怕秦聿一个没控制住弄死她家大橘,“那个,我先带大橘上楼,免得它跟墨玉打架。”说着蹬蹬跑上楼。

她把姜大橘抱进自己卧室,窗户都关上,警告道:“你自己呆在这里,不准挠门,更不准抓我的床单,知道吗?”

姜大橘也不知听没听懂,只是好几天没见到铲屎官,想念得紧,用柔软的身体蹭了蹭她的腿,又甜又嗲地叫了声:“喵~”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它要抚摸,便抬手挠它的下巴,这货最喜欢别人挠它这里。

果然,姜大橘舒服得眯起眼睛,伸长脖子让她继续挠,喉咙里打起呼噜来,要是她挠到了痒痒肉,还会叫,“喵~~”

声音甜得发腻。

姜芮书没忍住撸了几把,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

范阿姨很快把饭菜上好,趁着姜芮书上楼还没下来,她将视线投向了在沙发上坐得笔挺的秦聿,笑眯眯走过去,“我在这里住了不少年,似乎从来没见过秦先生,不知道秦先生住哪一栋?”

“我前几个月刚搬过来,您不知道也正常。”秦聿道。

“那你是一个人住这边,还是跟家人住一块?”

“一个人。”

“我就说嘛,平时这一块家里有几口人的我大部分都知道,可没听说过你,原来是这样。”范阿姨解释完了,又问:“我刚才听芮书说你们是校友?”

“是的。”

“那你以前不在S市工作?”

“以前在京城。”

“那你家是不是也在京城?”

“是的。”

“哎哟,京城到我们这儿可远了,你怎么会想到来这么远的地方工作,家里同意?”

“个人发展需要,家里没意见。”

“那你来这边做什么工作?你跟芮书是校友,那也是学法律的吧?也是法官吗?”

“不是,我是律师。”

“律师好啊,时间自由,收入也高,是个很体面的工作。”范阿姨拍手,“你在哪个律所呀?”

“大安律所。”

范阿姨对律所没什么了解,只在心中暗暗记下,回头再好好打听打听,“那你平时工作忙不忙?”

“看情况。”

“那至少还有空闲的时候,不像我家芮书,每天都忙得脚打后脑勺,哎,都没时间出去跟朋友玩约个会什么的。”说这话的时候,范阿姨暗暗观察着秦聿的神色。

秦聿何其敏锐,一听就知道范阿姨是什么意思,道:“这主要看她想不想。”

这么说主动性掌握在芮书手上?范阿姨对此比较满意,但想起那晚姜芮书凌晨三点回来,被折腾得那么狠,不禁担心姜芮书会不会被感情冲昏头脑,人家让干什么都干,不是有句话,叫做爱情使人盲目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