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二十四章 亲昵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亲昵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2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亲昵

姜芮书从楼上下来,就见到两人在聊天,范阿姨脸上带着笑,也不知聊什么那么开心。旁边的秦聿坐得笔直,安静地倾听着范阿姨说话,不时说一两句,显得温文尔雅。

这人不发脾气的时候还挺礼貌。

范阿姨还想问什么,见姜芮书下来,连忙起身,“芮书来了,快吃饭吧。”

饭桌上,范阿姨展示出了让人如沐春风又恰到好处的热情,招呼人吃菜,不时找话题聊几句,目标是秦聿,却时不时带上姜芮书,比如让两人同时发表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的看法。

姜芮书:“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对象都没有,哪来的家庭需要平衡。

秦聿表示赞同:“我也这么认为。”单身贵族不考虑这种问题。

又比如,“现在年轻人喜欢闪婚又闪离,对婚姻没有以前那么慎重,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姜芮书:“是有点不慎重,但过不下去离了也没什么,没必要委屈自己。”

秦聿:“合则聚,不合则散。”

再比如,“现在职业女性不容易啊,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庭,芮书你以后可不能找那种甩手掌柜的对象,尤其是那种平时搞丧偶式婚姻,教孩子的时候却诈尸式教育的人,秦先生你觉得呢?”

姜芮书:“这个问题对我太遥远。”

秦聿:“对我也很遥远。”

“早晚有那么一天,得提前做好准备呐。”

姜芮书:“……我觉得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家里不是有您吗?人手不够还可以再请人给您打下手,所以我工作就工作,回家就陪孩子,这不是问题。”

秦聿:“挣钱养家和教育孩子一样是男人的责任。”

还比如,“昨天我看了个新闻,一个网红跟明星男朋友在一起七八年了没结婚,网友们都不看好他们能走到一起,据说很多情侣都是这样,恋爱越就越不想结婚,真想不通恋爱谈到足够了解彼此了不结婚干什么,你们说是不是?”

姜芮书:“……有些人是不婚族吧。”

秦聿:“嗯。”

范阿姨一脸不认同:“什么不婚族,有几个女人不想名正言顺的?大多数是男人不愿意领证,虽说一张证也没法保证以后婚姻幸福,但这是仪式感!是承诺!生活没有仪式感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连一张证都不愿意给的男人肯定不想跟女朋友走到最后。”说完又cue了一下秦聿:“秦先生,你觉得呢?”

姜芮书:“……”

秦聿看了看她,淡然道:“您说的是。”

范阿姨一拍掌,“就是嘛,那秦先生你觉得……”

“范阿姨。”范阿姨的用意越来越露骨,姜芮书想装不知道都不行了,连忙阻止她问下去:“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就吃这么点,胃口不好还是今天的菜做得不合胃口?”范阿姨马上把刚才的问题抛到了脑后。

“没有,很好吃,是我回来之前吃了点零食,不是很饿。”

“那我一会儿再给你做些点心,免得你晚上饿。”范阿姨说完又道,“那秦先生多吃点。”

刚想放下筷子的秦聿:“……好。”

吃了晚饭,范阿姨上了个水果拼盘,随后去厨房洗碗,把空间让给两个年轻人。

姜芮书哪里不明白她的用意,嘴角抽了抽,她跟秦聿真没什么好谈的,不过客人来到了家里,不管怎么样得好好招待,“墨玉应该也饿了,猫咪怀孕食量会变大,要随时提供充足的食物。”

她从姜大橘的柜子里翻出一个罐头,“这个罐头它吃的吧?”

秦聿现在不是很想靠近墨玉,因为他会想起墨玉用嘴叼了只大蟑螂,一想鸡皮疙瘩就要冒出来,但忍了忍,还是起身,“我来,它不喜欢生人靠近。”

墨玉对于新环境有些害怕,躲在猫包里面不动弹。

秦聿打开猫包,它小小的喵了声,好像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来这里,他们的家是不是没有了呀。

秦聿垂眸,拉开罐头,送到猫包里,“吃吧。”

墨玉小心翼翼往前探出头,嗅了嗅罐头,又望了望秦聿,见铲屎官没有要走的意思,这才小口小口地舔起罐头来。

这时,姜芮书递了个一次性水杯过来,“再喂点水吧。”

“多谢。”秦聿把水杯推到墨玉面前,墨玉吃完罐头,果然要喝水,粉色的小舌头不停吞吐,特别可爱,喝完水又冲秦聿轻轻的:“喵~”

墨玉浑身漆黑的毛没有一根杂色,如缎子般油光华亮,两只尖尖稍呈圆弧形的耳朵支棱在脑袋上,特别神气,一双古铜色的眼睛又圆又亮。躯体肌肉发达,曲线流畅没有一丝多余,动静间如小黑豹优雅矫健,真的漂亮极了。

姜芮书越看越喜欢,突然有点明白秦聿为什么那么生气,这大概就是天鹅被癞蛤蟆染指的落差,任谁都想打那只癞蛤蟆……

虽然姜大橘也很萌很招人喜欢。

“怀孕四五周的猫咪容易流产,可以的话,最好不要带墨玉去别的地方,它会不习惯的。”

秦聿抬头看她,眼神里充满怀疑,意思很明显:难道放你家?

“我是说你不要放墨玉去宠物医院。”现在天色不早,灭蟑螂公司动作再快,今晚都没法清理完他那么大的房子,之后还要打扫,所以他今晚肯定没法住家里,墨玉自然也得跟着离家,姜芮书倒是蛮想墨玉寄养在自家的,但秦聿肯定不乐意。

“我知道。”

范阿姨洗好碗出来,便看到两人围着猫包,一人蹲着,一人弯腰,怎么看怎么亲昵。

她悄悄退了出去,继续把空间留给年轻人。

其实客厅里的两人早就注意到了范阿姨的举动,也明白她什么意思,不约而同看了对方一眼,都识趣地当做不知道。

就在这时,陶霖打电话过来,“哥,我到了,你在哪呢?”

秦聿让他把车开到姜芮书家门口,随后挂了电话,“陶霖到了,今天多有打扰,我先走了。”

“不用客气。”姜芮书送他出去,见墨玉蹲在猫包里弱小可怜无助的模样,她忍不住又提起了之前的话题:“秦律师,墨玉的事你再考虑考虑。”

秦聿瞬间变脸,眸光冷然。

姜芮书:“……”行吧,亲家攀不上,连当单亲爸爸都没可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