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二十五章 诗与远方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诗与远方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85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诗与远方

听到动静,范阿姨这才走出来,“秦先生走了?”

姜芮书嗯了声,走出两步,又回过头,“范阿姨,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啊?”范阿姨显然有点不相信,“你不是跟秦先生认识吗?”

“认识不代表一定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是校友吗?秦先生说以前在京城工作,最近几个月才到这里的,还特地在我们这儿买了房,难道不是为了你?”

姜芮书喷笑,范阿姨的脑洞也太大了,秦聿为了她来S市,这都哪跟哪呀?不过秦聿为什么离开京城来S市的原因不大好说,她没有直说:“我跟他的确是校友,但其实在他来S市之前我们没见过面,认都不认识。他来S市工作是因为他现在律所的老板邀请,他一过来就是合伙人,至于他为什么在我们这儿买房,纯粹是巧合。”

“那上次你是不是就是跟他出去,半夜才回来?”

姜芮书扶额,一想便知道范阿姨想歪了,“上次是为了找一个失踪女孩,那个女孩子的爸爸妈妈为了争夺抚养权打起了官司,案子是我审理的,后来女孩子被她爸爸突然带走,大家怕出事,所以才叫我一起去帮忙,最后在凤山顶找到了人。”

“那你今天请人家到家里吃饭……”

这个就更尴尬了,姜芮书哭笑不得,“他那只猫你看到了吧?姜大橘把人家的宝贝猫弄怀孕了,我去跟人家道歉,碰巧他家里要请人过来做大清理,不方便待在家,所以我就请他到家里等他的助理开车过来。”

范阿姨啊了声,“大橘把人家的猫弄怀孕了?”

“嗯,前阵子大橘不是总喜欢往外面跑,就那时候在外面碰到了他的猫。”

“那秦先生怎么说?”

“他不要我负责。”

范阿姨松了口气,“怪我没看好大橘,应该早点带它去做手术,好在秦先生不怪罪。”

姜芮书心道不怪罪才怪,他恨不得吃了姜大橘。

范阿姨又道:“芮书啊,虽然你们还只是校友关系,但也算是知根知底的熟人了,你看看你们,相貌般配,学历相当,门当户对,又有共同话题,是不是可以考虑考虑?”

“咳咳咳!”姜芮书差点一口气呛到了嗓子眼里,考虑秦聿?!范阿姨怎么会产生如此可怕的想法?!

“不可能,我跟他不合适。”她连连摇头,这个想法太可怕。

“哪里不合适?”

姜芮书想说哪哪都不合适,他俩没成仇人就不错,还搞对象?天哪,想想就可怕,“不行不行,我跟他真的不合适,其实我们关系算不上好,以前还有些过节。”

“有过节你还请人到家里吃饭?”范阿姨显然不信。

“……”真是满嘴说不清楚,“万一他有对象甚至结婚了呢?”

范阿姨摆手,“绝对不可能,他说了自己一个人来S市的,肯定没对象,就算有估计也分手了,异地恋不会产生美,只会产生距离。”

“……”您还真是慧眼如炬啊。

“行啦,范阿姨,我看到合适的人会自己下手的,您不用为我操心。”说罢她蹬蹬跑上楼,生怕范阿姨再追问。

姜大橘原本趴在单人沙发上,一见到她就跳下沙发,屁颠颠跑过来,撅着尾巴在她脚边打转转,好像在闻她是不是有了别的猫,过了一会儿仿佛得出了结果,围着她的腿用柔软的身体不停蹭啊蹭。

大橘这是想让自己沾上它的气息,告诉别的猫,这只人类是它的!

姜芮书拎着它两只小肥爪子,把它抱在怀里撸了两把,“大橘,如果争取不到宝宝的抚养权,连探望权也没有,你会不会难过?”

姜大橘沉溺在铲屎官的抚摸中,伸长下巴,示意她挠挠,“喵~”

这家伙恐怕早就忘记了当初挨打也要追求的初恋情人,真是个天然渣。

姜芮书失笑,想到秦聿那林林总总的小毛病,有点为墨玉担心,“你的小情人有个娇弱的铲屎官,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它和宝宝……”

回答她的是姜大橘的呼噜噜声。

大概因为跟范阿姨说清楚了,范阿姨没有再也没有提起对象的事,但没想到的是,这天她刚到法院,遇到了同样刚到的覃庭长,就听覃庭长问:“对了,姜法官,你跟钱清昊聊得怎么样?”

“啊……”覃庭长不提这个名字,她都快要忘记了,对方主动联系过她几次,不过她的时间安排得太满,即使有空闲也只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所以后来就聊过几次断断续续的天。对方也曾提出过见面,都被她婉拒了,渐渐地两人就没了联系,成为了朋友圈的点赞好友。

没想到覃庭长还记挂着,她想了想如实道:“聊过几次,最近没联系。”

“之前不是聊得挺好的吗?”

“工作都太忙了吧。”

覃庭长一想也是,这两人的工作都很忙,“这怎么行,工作再忙也得抽个时间考虑个人问题,女孩子可不好蹉跎。”

姜芮书按电梯,“顺其自然吧,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至于其他的,到了时候自然就有了。”

“你可别信偶像剧里什么命中注定的说法,哪那么多命中注定?命中注定才可怕呢,那叫被命运操控人生,你想要什么得自己争取,自己争取的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您看我像喜欢看偶像剧的人吗?”姜芮书指了指自己的脸。

“你们年轻女孩子不都喜欢看?刘一丹天天追那些甜腻腻的偶像剧,一会儿叫这个老公,一会儿叫那个老公,都不知道她有几个老公,可到现在真老公一个都没有。”

姜芮书忍俊不禁,“保持点对爱情的美好幻想也是挺好的,总比整天看些毒鸡汤,认为婚姻可怕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要好吧?”

“保持美好的幻想是可以,但不能太想当然,现实生活里没有那么多诗意,更多的是柴米油盐,没有那自由强大的心,就别妄想把生活过成童话。”

“您说得对。”姜芮书有些好笑,覃庭长这是担心自己太过幻想吗?

覃庭长点到为止,“我知道你是务实的女孩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过该抓紧的还是要抓紧,眼前再多的诗与远方,一个人可以欣赏,但有人作伴也未尝不可。”说罢拍拍她肩膀,进了办公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