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二十九章 最大的问题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最大的问题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最大的问题

“出了什么问题?”秦聿语气不变问道。

宋黎宇咬牙切齿,“你平时都不看新闻的吗?!”

“不看垃圾新闻。”

卧槽!什么叫垃圾新闻?那叫娱乐新闻好吗?宋黎宇翻白眼,“你是活在远古时期的人吗?你不知道这个夏天最火爆的话题是什么吗?你不知道这个夏天最受万千少男少女关注的人是谁?”

“中美贸易战,搞事的特朗普。”

“……”

靠!简直不在一个次元!

宋黎宇抓狂,“给你一个机会上网查查我的名字!”

秦聿从善如流,也没问宋黎宇的名字到底怎么写,就随后打了全拼出来,顿时上百万条一下子跳出来,而第一条便是宋黎宇的百科,“选秀艺人?”

宋黎宇嗯哼。

秦聿继续往下看,“《未来偶像》人气前三?”

宋黎宇挺起了胸膛。

“五十年一遇的美男?”

宋黎宇下意识仰起头,要全方位展示自己这张天妒神颜,但是一看到秦聿那张脸,他刚刚窜起的得意小火苗刺啦一下灭了,挺直的腰一下子垮下来,闷闷道:“媒体喜欢说得夸张点。”

“整容?”

“胡说八道!”宋黎宇坚决不允许任何人污蔑他的容貌有假,“这纯粹是汪宁宁的粉丝污蔑!汪宁宁你知道吗?哦,你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他?汪宁宁就是那个每次都被我压一头的家伙,他家粉丝整天踩我捧他,说他们蒸煮哪哪都比我好,而我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可我有什么办法,老天让我长了这么一张受欢迎的脸,我不放出来让大家欣赏岂不是暴殄天物?”

“真的没有整容?”

“当然没有!”见秦聿不是很相信自己,宋黎宇高昂起头,往他面前凑,“你仔细看看,这么完美的容貌,是凡人能做出来的吗?这只能是上天的杰作!”

秦聿瞥了眼他完美无瑕的底妆和眼妆,面无表情地将电脑转向他,“那么如此天妒神颜的你,为什么有一个如此不堪直视的过去?”

屏幕里是两张照片,一张是宋黎宇的宣传硬照,他穿了身挺括的西装,长腿细腰,眼神冷酷,气质邪肆,时尚和古典在他身上神奇地融合,让人十分惊艳。而另一张则是一个穿着蓝白运动校服的小胖子,小胖子胖得眼睛快成一条缝,还特别黑,真是一个胖胖的黑煤球。

宋黎宇瞬间仿佛被卡住了脖子的公鸡,呃呃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手忙脚乱盖住网页想让秦聿关掉,“你、你别看那个!”

秦聿把电脑转回来,语气仍然没什么变化:“所以这个小胖子是你?”

宋黎宇紧咬着牙关,过了几秒,咬牙切齿:“这是我小时候的照片!但是那时候我比较胖,也没长开,还比较黑,跟现在差别大不是很正常吗?女大十八变,男大也十八变啊!但你仔细看看,我这眼睛,鼻子,嘴唇,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秦聿一会儿看看宋黎宇,一会儿看看黑煤球,说实话只能大概看出来,说一模一样就昧良心了。黑煤球很胖,几乎看不出面部骨骼怎样,但脸大就是了,而宋黎宇现在是巴掌脸,却棱角分明。

但他知道人的面部骨骼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会随着年龄增长产生变化,有些艺人出道早,出道的时候是鹅蛋脸,到了一定年纪后下颌骨显露出来,好看的会棱角分明,不好看的会变成方脸。

另外整牙也会造成脸型变化,但变化多少,如何变化,这个因人而异,也并非每个人都会变化。

关于宋黎宇的整容说,有说他削骨的,也有说他做了填充,总之就是揪着他脸型说事。

大概是秦聿的表情太明显,宋黎宇跳脚,“我真的是百分百原装的!不信我去医院做坚定!”

“我相不相信不重要,这应该是不是你最大的问题。”秦聿一语道出关键,这种八卦新闻对于艺人来说算是日常,只是个不大不小的负面新闻,看得开的未必不觉得这是件好事,这说明关注度高,黑红也是红。

宋黎宇最大的问题是——

“同性恋?”

宋黎宇一下子暴怒,破口大骂:“这特么是污蔑!我是笔直笔直的钢铁直男!平时我是喜欢跟大家玩闹,偶尔有点亲密举动,但现在不是流行卖腐吗!我组几个CP给粉丝发点糖是福利好伐?!但我绝对不是同性恋!更不是什么小受受!这绝对是汪宁宁那厮背后指使的,想进前三,故意泼我脏水,想把我踢出决赛!”

现在卖腐很流行,也很能吸粉,很多男明星喜欢给自己组个好兄弟CP,大家也喜闻乐见,但如果是真正的同性恋,目前来说很难获得欢迎。

他最开始其实是无意识组CP的,都是粉丝自发搞起来的,后来发现粉丝喜欢就就有意无意发个糖,结果决赛前突然有人爆出他经常借机揩其他学员的油,偏偏上一期节目也剪得好像他很喜欢跟别人勾肩搭背,种种原因一起,他一夜之间就成了同性恋。

秦聿看着他,又看了看搜索结果,“影响确实很大。”

宋黎宇僵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声音干涩地问道:“网上新闻是不是很多?”

“大概两百万条吧。”

网络上宋黎宇的相关结果总共近千万条,可见他的流量数据很庞大,的的确确非常火爆,但这么多结果是他爆红两个多月的累计,而这其中有两百万条是关于他同性恋的信息,却是近期才产生的,足以说明这个消息传播得多么可怕。

宋黎宇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退回沙发,双手插进头发里,无力地坐下。

刚开始他还会去网上看这些新闻,但内容越来越不堪入目,他不敢再看,怕自己会崩溃,一直在逃避这件事,但听到秦聿说出具体数据,他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被无数羞辱、咒骂包围,最后将他淹没了……

秦聿等了一会儿,让他稍稍冷静了片刻,道:“现在,能说一说你的诉求了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