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三十三章 是男人都不能忍

第一百三十三章 是男人都不能忍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三十三章 是男人都不能忍

“肯定是那些黑粉头干的!知道我今天开庭,故意在这儿给我没脸!”他咬牙切齿,目光往人群里扫了一眼,发现入目的全是黑粉,面上没什么表现,心里却难以抑制地失落,不久前这么多人等待他的到来都是为了支持他,可是一夜之间,那些支持他的人都不见了,一个个都恨不得把他踩进泥泞。

曾经听一位前辈说,粉丝是最深情的,当他们爱你的时候,可以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将你视为生命中无法替代的存在;可粉丝也是最无情的,当你变得不符合他们幻想的模样,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你,甚至反踩一脚,恨不得你早点堕入地狱。

他知道同性恋传闻爆发后,网上有很多人在辱骂自己,也有很多人脱粉回踩,这些他都知道,可他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而今天终于亲眼看到了现实。

所以他已经没有粉丝了吗?

他突然有点茫然,一个失去所有粉丝的艺人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可能对有些人来说黑红也是红,没存在才最可怕,为此不惜拿丑闻换名利,将自己活成一个供人嘲笑的小丑。

可是他不想那么做,他虽然不是什么道德模范,却也知道什么叫廉耻。

就在这时,后面突然蹿出几个人,都是十几二十几岁的模样,他们穿着统一的白T恤,衣服上都印着一条锦鲤。

宋黎宇对他们的应援服再熟悉不过,因为他的名字的谐音很像鲤鱼,加上他在《未来偶像》中一直运气很好,所以他的粉丝都叫他鲤鱼,粉丝们自称锦鲤,应援标志便是一条红彤彤的锦鲤,所以……他们是他的粉丝?

他们走进人群,似乎想劝说其他人放下那些侮辱性的道具和横幅,但粉和黑之间从来都是血雨腥风的,他们的出现仿佛油锅里滴进了几滴水,蒸锅油马上沸腾起来,双方很快发生争执。

“请你们放下这个横幅!鲤鱼从来没有说过他是同性恋,法院也还没有宣判,你们这是污蔑造谣!”穿着锦鲤短袖的女孩对打着横幅的黑粉道。

“这件事已经实锤,宋黎宇就是同性恋死基佬!你们眼瞎心瞎就一边儿瞎去!别在这儿碍我的眼!”打横幅的黑粉连连冷笑。

“一些似是而非的视频算什么实锤?你们是不是汪宁宁的粉丝?先是故意污蔑我家鲤鱼是同性恋,把他踢出前三强的竞争,现在又在这儿污蔑他,是不是想让他没有翻身的之日——你们狗粉真恶心!”

宋黎宇的粉丝一向跟王宁宁的粉丝不合,双方在各大社交平台掐架无数,汪宁宁因为姓汪,又曾经说过自己爱狗,所以宋黎宇的粉就叫他汪狗,他的粉丝就叫狗粉。

只是此狗粉,非彼狗粉,是说汪宁宁的粉丝都是他的走狗,为贬义。

黑粉知道狗粉是什么意思,冷声道:“针对你家蒸煮就是汪宁宁粉?因为跟宋黎宇有竞争,宋黎宇倒霉就是汪宁宁在背后使坏?你们的逻辑可真感人!你们才是狗粉,还是贱狗粉!不但眼瞎心瞎自甘下贱,还逮着人就到处乱咬!”

“不是王宁宁的粉丝,你们这么大动干戈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就是恶心宋黎宇,炒作CP趁机揩油,恶心猥琐死基佬!看他那妖妖娆娆的样子肯定是个受,实力那么差还能力压那么多实力派,肯定是一路睡上来的!”

“你胡说八道!”女孩气得脸红,“你马上给我道歉,否则我这就去法院告你造谣诽谤!”

黑粉挺起胸膛,一副有恃无恐的语气:“去啊去啊,我就在这等你!有种你就去!不去就踏马是贱狗!”

“你——”

“去啊!怎么不去?贱狗不去就快滚!”黑粉抬手就推女孩。

女孩没想到他直接动手,被一把推倒,摔在了地上,手臂擦过粗粝的地面,尖锐的疼痛瞬间袭来,她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同行的其他人见状连忙围上来,另一个女孩扶起她,“哎呀,手臂出血了!”

同伴闻言纷纷怒视黑粉,“你太过分了!”

黑粉原本有点心虚,但见他们气势嚣张,他的同伴也围了过来,顿时换了副语气:“得了吧?我就轻轻那么一推,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演戏想讹我?”

“摔成这样了还能是故意的?!我看你是想推卸责任吧!”

“我推卸责任?刚才那么一下连鬼都推不倒,她摔成这样不是故意的是什么?我看你们是早就计划好了来这么一出!”黑粉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我明白了!是宋黎宇那个死基佬花钱让你们来演这么一出戏的吧?今天来了这么多媒体,你们这么一搞搞得自己像个受害者,回头他装可怜博取舆论同情,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大李说得没错,我看得真真的,大李就轻轻碰了她一下,是她自己往后倒摔成这样,张口就污蔑大李推倒她,百分百是想倒打一耙!”

“我看是宋黎宇教的,宋黎宇不是很喜欢艹人设吗?他最拿手这个,这次艹个小白莲人设博同情轻轻松松就洗白。”

“哈哈哈!这话不错,不过现在白莲人设不适合他,我看可以艹个公交受人设,说不定金主多了他还有机会翻身。”

“公交受哈哈哈哈!这词儿太绝了!宋黎宇绝对本色出演!”

“哈哈哈哈哈……”

“靠!”宋黎宇在车中听到这些话,顿时爆了句粗,当即要降下车窗。

“你最好不要动。”秦聿头未抬,视线未离开电脑,语声轻淡。

宋黎宇的手扣在车窗升降键上,听到他的话回过头来,眼里带着愤怒,“这些脏话我没听到也就罢了,听到了是个男人都不忍!”

“还有二十分钟开庭,你想顺利开庭的话就不要动。”

秦聿一句话戳中他死穴。

他咬牙,胸脯不停起伏,放在升降键的手慢慢握成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手背青筋暴突,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