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三十五章 立判高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立判高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三十五章 立判高下

法庭里坐满了人,随着他的踏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只见他只身走到原告席落下,身后空无一人。

旁听席里都是专程赶来旁听这个案子的民众,粉黑路人都有,还有媒体记者,原先宋黎宇放出消息会出席庭审,外界也猜测他是想借庭审博关注,今天一定会出现,这会儿没见着人,旁听席里顿时有了小小的骚动。

这时,被告律师起身道:“审判长,原告和原告代理人迟到庭审,应当按照撤诉处理。”

秦聿闻言抬头看她,有条不紊道:“按照我国《民商案件适用普通程序审判规则》规定,原告迟到超过十五分钟以上,审判长才会宣告延期或是撤诉。”他看了下时间,“我迟到了大概一分钟,很抱歉,没让你达成期待。”

被告律师脸色微微一僵。

原告因无故迟到而撤诉是她最想看到的结果,刚才法官已经要宣布了的,就差那么一会儿,秦聿就来了。

而且她不是很想对上秦聿,这个律师太有名,实力太强,虽然不至于畏惧,但碰上他会很麻烦。

秦聿说罢没给她留一个眼神,转而看向朱玮霖,“我方并非无故迟到,请审判长允许我陈述理由。”

朱玮霖放下法槌,“请你陈述理由。”

“刚才我和原告在法院外面遇到一伙有组织性的,携带大量对原告具有侮辱性道具的人群,这群人与几个试图劝阻他们的未成年人发生冲突,其中一个女孩差点被当众脱衣猥亵,原告为了救这个女孩,遭遇了不明人士攻击,现在无法到庭。”

法庭再次骚动。

其实他们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那群人,甚至旁听席里也有黑粉,他们就是想来看宋黎宇倒霉的,但是没有想到后来还有宋黎宇的粉丝出现,还与那些人发生了冲突,更没想到宋黎宇会挺身而出。

有组织性、侮辱性、殴打猥亵未成年人、还是在法院门口闹事,这简直就是一群无法无天的暴徒!

反观宋黎宇,为了救人挺身而出,不管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他的做法都没法让人指责。

这个律师一张口,双方立判高下。

旁听席里的黑粉马上缩起了脖子,虽然事情不是自己干的,但外头那些人真的过分了。

朱玮霖闻言皱起眉头,“现在那些人呢?”

“法院保安赶到,他们逃了。”

这简直是欺软怕硬,敢做不敢当的怂蛋。

旁听席里的人们视线落到了几个黑粉身上,几个黑粉脑袋垂到了胸口,很想说虽然都是黑粉,但自己跟外面那群人没关系,但被这么注视,还是觉得丢脸又心虚。

朱玮霖又问:“那些孩子呢?”

“应暂无大碍。”

朱玮霖点点头,“你能全权代理原告参与庭审?”

“是的。”

朱玮霖再次拿起法槌,“现在开庭。”

秦聿的目光投向被告席。

最开始宋黎宇想起诉的人很多,包括最开始传谣的汪宁宁粉丝,到后来的大V和自媒体,以及一些正规媒体,但最后秦聿没让他这么做,因为他的目的是澄清同性恋谣言,越快越好,如果起诉的对象太多,案子会变得复杂,证据收集难度也会大幅增加,最重要的是庭审会拉得很漫长。

等到庭审出结果,黄花菜都凉了,到时候谁还会在意一个糊咖怎么样?顶多会在娱乐版出条新闻,激不起多大的水花。

但现在不同。

因为他的关注度还很高,只要判决出结果,不用他做什么,媒体就会自动传播这条消息,轻而易举就能让所有人都知道同性恋传闻是造谣的。

所以,最后宋黎宇起诉的人,是最开始传谣的两个汪宁宁的粉丝。

今天两个被告都没到庭,她们请了同一个律师,于是今天的庭审双方当事人都没出现。

秦聿代宋黎宇向两名被告提出了100万的赔偿,以及由被告承担原告的律师费用和诉讼费,同时要求被告删除造谣微博、选择一家全国发行的报刊向宋黎宇道歉并澄清事实。

100万刚说出来,再次引起骚动。

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秦聿慢条斯理道:“两名被告多次在微博造谣原告是同性恋,引起广泛关注,导致原告因此被退赛,代言下架,失去多份商业合同,事业摆停,他因此遭受的不仅仅是名誉受损,还有其自身商业价值的严重贬值,实际损失远非100万可以衡量。”

说罢,他提交了经过公证处公证的微博截图。

经过公证处等权威第三方取证的证据,哪怕被告删了相关微博,也无法否认自己没有发表过侵权内容。

见事实无法否认,被告律师放弃了否认,道:“关于原告侵害被告名誉权这点,我方并不认同,同性恋目前虽然未被社会主流接受,但不能说某个人是同性恋就是侮辱,被告得出这一结论也是因为被告在节目中表现喜欢与同性亲密,是被告的言行举止让他人对其性取向产生了误会,被告将这一猜测说出来,怎么能算是侵害被告名誉权?”

“同性恋的确不是侮辱人的词汇,但在被告看来,同性恋就是侮辱人的词汇——在被告的微博中,曾经多次出现‘恶心的同性恋’、‘死基佬’等具有明显辱骂性的词汇,真正歧视同性恋的是被告,而不是原告。”秦聿有条不紊地反驳她,“因为被告的这些言论,导致公众对被告产生了隐瞒性向、借机揩油、弄虚作假等等不良印象,使他的个人名誉受到严重侵害,两者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公众人物在媒体或大众舆论面前,负有‘轻度伤害容忍义务’已经是司法共识,原告作为公共人物,有义务承担他人的非议。”

“负有‘轻度伤害容忍义务’是指忍受公众有事实依据的批评、讨论,而非造谣,公众可以批评原告唱功不够好,可以讨论他在舞台上的表现,但不能恶意造谣他是同性恋——造谣不论是对谁,都是违法的。”

被告律师眸光一闪:“如果不是造谣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