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三十九章 降了智

第一百三十九章 降了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6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三十九章 降了智

这两条热评一下子把网友们对于视频最大的关注点说了出来,不合常理的判决加过于年轻的女法官,这两个标签合在一起就是法官不公正。

瞬间点燃舆论。

秦聿看着视频里的女法官,这不是姜芮书吗?

他手指轻轻一动,点了分享链接。

叮咚一声,姜芮书听到手机提示有新消息,点开一看,竟是秦聿发来的消息,什么都没说,只有一条链接。

这是秦聿本人发的消息?不是被盗号发来的木马链接?

她有点疑惑,保险起见没有点开,直接打了秦聿的电话。

“秦律师。”她的声音从电话里似乎带着几分笑意,“刚才是你给我发的消息?”

秦聿以为她打电话来致谢,淡淡地嗯了声。

“那条链接是你特别发给我的?”

“嗯。”

她哦了声,“我还以为是盗号发来的木马。”

“……”秦聿直接挂了电话。

急促的嘟嘟声突然传来,姜芮书愣了下,怎么挂断了,难道他……生气了?

她再打过去,电话没接通就被挂了。

还真是生气了=_=

这人的脾气真是……

她忍不住笑出声,双手握着手机,飞快地打了一条信息:【抱歉,下次不会这样了】

秦聿看着她发来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手指轻轻一点,删除了她的所有短信——

他肯定是被宋黎宇影响,降了智才会给她发信息!

确定不是病毒木马,姜芮书毫不犹豫点开链接,一眼看到#老人跪求法官#,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马上有了猜测。

等看到视频里的自己和张素芬老两口,心道果然。

评论已经炸翻了。

大多评论都在质疑女法官判决不合理,质疑她是不是收了被告的好处,以及她这么年轻成为法官是不是有背景。

姜芮书摸了摸自己的脸,权且将质疑她年纪的评论当成夸奖。

至于其他……

“普法依旧任重道远……”

叹了口气,她发现自己的微博私信也快要爆炸,不少粉丝将这个视频@给她,让她分析是视频里的女法官到底公不公正。

“……”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让她分析自己的判决合不合理。

眼看评论在扒视频中是哪个法院,她觉得这事得上报,便暂时放下工作,去覃庭长的办公室走了一趟,把这事告诉她。

覃庭长惊讶不已,看了视频不由皱起眉头,“这视频是不是有点断章取义?”

姜芮书点头,“这个案子里面两个老人想获取孙女的探望权,但他们不是法定的探望权的主体,也不符合可以获得探望权的情况,孩子妈妈也有正当理由拒绝探望,所以合议庭驳回了他们的诉讼请求。视频只拍了两个老人哀求我还跟我跪下的场面,没头没尾,网友不知道具体缘故,因此产生质疑也很正常。”

她对此很看得开,群众第一反应是怀疑,除了视频有误导的嫌疑和对法律的不了解,说到底还是司法机关的公信力还不足以让人们无条件信任。

她不害怕质疑,因为问心无愧。

再来一次她也会这么判决。

覃庭长上微博看了下,热度真不小,都上热搜了。

覃庭长道:“既然网友们都在质疑,你写个报告过来,一会儿让人在我们法院的微博上澄清一下。”

“好的。”

很快,满世界扒视频里是哪个法院的网友们看到了一条法院的澄清的微博,C区法院的微博没什么知名度,但姜芮书用自己Rachel的微博转发了这条微博,同时其他单位的官微也帮忙转发,很快就引起了大范围的转发和关注。

因为反应迅速,那个视频引起的误会很快澄清了,虽然还有不少人无法理解,心怀质疑,但法院的微博将来龙去脉说得很详细,还列出了相关法律条款,有心人一查就可以确定法院的判决有理有据,不存在什么黑幕。

但是法理和情理的冲突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有人认为老人的诉求是人之常情,法律应该法外容情,有人认为法律就是法律,如果每个人都要法外容情,法律权威性何在?

微博再次硝烟四起。

姜芮书开完庭回来才知道,网友们又掐起来了,她正准备在自己的微博大号下面解释一下法外容情的定义,刘一丹过来跟她说:“有媒体想采访你。”

“采访我?”

刘一丹点头,“覃庭长说网上对法理和情理的争论很大,媒体来采访可以趁机普普法。”

既然领导同意采访,那就采访吧。

来采访的两个记者来自市里的纸媒,一个摄影记者,一个采访记者,姜芮书见了他们才知道是要拍采访视频,到时候直接放到网上去。

采访记者见她盯着摄像机,笑道:“姜法官,你不用紧张,我们这不是直播,说错了可以重复。”

姜芮书笑了笑,“那就好,可开始了。”

采访记者道:“姜法官,请你做个自我介绍。”

姜芮书看着镜头,“大家好,我是S市C区法院民二庭的法官姜芮书。”

采访记者见她不愿多说,马上进入正题:“姜法官,你之前判决的老人诉求探望权一案,引起了众多网友关于情理和法理冲突的讨论,很多人呼吁应该法外容情,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没有法外容情,什么时候法外容情?”

姜芮书略作思考,慢条斯理道:“法外容情有个相对的定义叫法不容情,这两个‘情’其实是不一样的,法不容情是不容个人私情,而法外容情是指容公情,即公众之情,至于什么时候容情,其实也很常见,比如量刑上,对于某个犯罪行为,法律规定是几年到几年,定罪是原则问题,但量刑就有容情的余地。再比如妊娠的妇女不适用死刑,男方不能在妻子分娩六个月内提出离婚,这是考虑到女性生育后的心理承受能力。再比如保护善意的第三人,保护无过错方,保护弱者等等,这些都是法律容情的地方,但若容私情,便容易掺杂个人感情,有失公正,损害法律尊严。”

她的解释很简白明了,记者一听就明白了,“所以老人诉求探望权一案的判决中,你没有容私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